English

網絡大病眾籌摻假﹐主客觀因素都應重視

2017-12-04 16:14:01

網絡大病眾籌摻假現象難以根絕﹐在根本上說﹐還是由於我們的網絡眾籌仍處於粗放階段。它既指向網絡眾籌平臺的能力建設與醫療信息共享的不足﹐也指向對於各方的責任厘定還並未完全納入法治框架。

  近日﹐一個名為“蘇州小伙”發佈的帖子在網上流傳﹐稱自己家境貧寒﹐母親左右胸均被查出乳腺癌﹐並曬出病歷單﹐希望通過某網絡眾籌平臺眾籌30萬元給母親治病。帖子上線兩天後﹐籌得近2萬元善款﹐但為他母親治療的醫院醫生發現此貼後﹐怒斥其陳述的病情與事實不符﹕其母實際祗有單側乳腺癌﹐而且除去醫保報銷費用﹐他們需要自費的醫藥費僅有6800元。事件曝光後﹐引髮網友熱議。

  由於高效和易操作﹐網絡大病眾籌確實成了不少大病家庭的一個重要“自救”途徑。但正如這起案例所示﹐大病眾籌摻假現象時有發生。這一現象不僅是對具體個案中的捐贈者形成了“詐捐”﹐也傷害了眾籌慈善的整體公信力﹐帶來的直接後果便是﹐很可能讓那些真正需要的大病患者無法通過眾籌獲得救助。因此﹐對於大病眾籌的摻假現象﹐不能等閑視之。

  新修訂的《慈善法》為個人求助保留了空間﹐但一旦個人求助通過網絡眾籌平臺發出來﹐需要對眾籌信息的真實性負責的就不再祗是求助者個人了﹐還包括了眾籌平臺。眾籌平臺要對個人求助信息的真實性把關和負責﹐這是毋庸置疑的﹐也是這類平臺的首要價值體現。

  祗是在現實中﹐由於主客觀原因限制﹐審核責任的落實似乎並不容易。從主觀上說﹐這考驗的是眾籌平臺自身的能力建設問題。如有媒體報道﹐去年上半年某眾籌平臺平均每天發起的個人求助項目達200多個﹐而該平臺專門負責項目審核的人員僅有35人。如此人員投入上的不足﹐很容易令審核質量打折扣。從客觀上說﹐要對求助者病情及其醫療成本作出準確判斷﹐不僅需要平臺的專業精神﹐也與相關信息資源是否開放有關。如有內部人士就指出﹐“國內醫療系統沒有聯網﹐祗能人工打電話過去核實﹐然而也不是所有醫院都會配合。”這顯然增加了平臺的審核難度。

  因此﹐強調平臺審核責任的同時﹐也離不開相應的信息環境的改善。有研究者建議﹐這個領域需要加強政企合作﹐需要政府提供包括醫療信息在內的基礎信息支持﹐允許基礎數據在有監管﹑有保障﹑政府可控的範圍內﹐提供給不以盈利為目的的第三方。就此可以說﹐大病眾籌模式要真正走向成熟﹐不僅需要平臺提昇專業能力﹐我們的醫療基礎信息的開放和共享﹐也應該走向“標準化”﹐真正從信息供給上緩解社會醫療信息不對稱的局面。

  網絡大病眾籌摻假現象難以根絕﹐在根本上說﹐還是由於我們的網絡眾籌仍處於粗放階段。它既指向網絡眾籌平臺的能力建設與醫療信息共享的不足﹐也指向對於各方的責任厘定還並未完全納入法治框架。如﹐若發生“詐捐”﹐平臺必須承擔的法律責任是什麼﹖但在現實中﹐這類行為的定性仍面臨極大的不確定性﹐一定程度上存在“破窗效應”。所以﹐綜合來看﹐要真正迎來一個“不摻假”的網絡大病眾籌時代﹐從個人到平臺到相關制度﹐都需要更多地磨合。(朱昌俊)

責任編輯﹕劉朝
分享

更多銳評敬請關注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