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吳永寧墜亡﹐該鼓勵什麼樣的極限挑戰

2017-12-11 18:15:29

如果說﹐吳永寧自己給挑戰視頻打上“不作死就不會死”字樣﹐更多是希望引起關注的話﹔那麼﹐後來潮湧而來的粉絲歡呼﹐恐怕帶動了他“不作就死”的節奏。這種群情激奮的鼓勵﹐或許才是將吳永寧推向不歸路的強大力量﹐且無法停歇。

  據報道﹐近日﹐自稱“國內高空挑戰第一人”﹑全網粉絲超百萬﹑26歲的吳永寧在湖南長沙某大樓墜亡。警方通報稱﹐其死亡原因系高空墜亡﹐排除他殺。

吳永寧墜亡﹐該鼓勵什麼樣的極限挑戰

  吳永寧墜亡的消息﹐引發輿論熱議。不少人在震驚﹑惋惜之餘﹐對吳永寧挑戰極限的精神給予熱情肯定﹐認為他的努力讓世人看到了中國人久違了的血性。這不難理解﹐畢竟﹐從今年2月10日開始發佈第一條高樓極限運動視頻﹐僅僅10個月光景﹐吳永寧就“收割”了百萬粉絲。這其中﹐除了視頻平臺的幕後推動之外﹐也表明一般民眾確實有著某種“英雄崇拜”的情結。

  現在已經很難搞清楚﹐在吳永寧“每天都在爬”﹑每次都在“玩兒命”的過程中﹐支撐他堅持下去的動力究竟是什麼﹖但有一點想必是一個重要因素﹐即經由網絡直播﹐他精准地實現了與粉絲的互動﹐“大樓就在那裡”﹐固然是一個吸引他去不斷攀爬的因素﹐而粉絲的歡呼與打賞等則是最直接的驅動力量﹐讓他停不下來。

  而正是在虛擬的網絡世界裡﹐吳永寧獲得了巨大的滿足與成就感﹐有掌聲﹐也有金錢的回饋﹐更有某種聚光燈下的“超人想象”。與這些榮光相比﹐現實生活中的親情﹑愛情﹐或許祗能被視為羈絆。這也可以理解﹐為什麼他的女友勸說得多了﹐就會被他屏蔽或者不被理睬。對於一個沉浸在“國內高空挑戰第一人”語境中的人而言﹐任何正常都是難耐的平庸。

  事實上﹐吳永寧並非不知道自己行為的危險性。今年10月﹐他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表示﹕“這項運動在國內是違法的﹐我去小區經常會被保安和物業阻撓﹐祗能偷偷摸摸的﹐靠運氣。被警察抓﹑進局子是常有的事兒﹐不過到目前為止﹐除了教育我們一頓也沒什麼特別嚴重的處分。”從這段話中﹐我們看不到對法律的敬畏﹐也看不到任何自我警醒﹐倒是滿滿的自以為得意。

  這顯然是有問題的。挑戰極限的價值沒有錯﹐但問題在於﹐這個世界並非祗是為了某些個體而存在的﹐任何個體的行為﹐哪怕是為了拓寬人生存空間﹑想象空間的努力﹐也應該遵循基本的準則和邊界。遵守公共秩序是一個標準﹐守法則是另一個標準。也即﹐不僅要愛護自己的生命安全﹐也有責任和義務約束自己的行為不影響其他人的生命安全。

  遺憾的是﹐這些基本常識﹐在網絡直播的喧囂中往往被輕易忽略﹐或者有選擇性地被無視。人們只願意看到一個高出同儕的“英雄”﹐一個寄託了眾人潛在意志的“代言人”﹐為他歡呼﹑喝彩﹐順帶打個賞。至於更多的責任倫理﹑社會規範﹑公共秩序﹐甚至包括“英雄”的生命等等﹐均不在討論者的談資範圍之內。

  如果說﹐吳永寧自己給挑戰視頻打上“不作死就不會死”字樣﹐更多是希望引起關注的話﹔那麼﹐後來潮湧而來的粉絲歡呼﹐恐怕帶動了他“不作就死”的節奏。這種群情激奮的鼓勵﹐或許才是將吳永寧推向不歸路的強大力量﹐且無法停歇。

  我們都是庸常的路人甲或路人乙﹐但我們喜歡創造出個把“英雄”﹐用作我們乏味生活的點綴﹐稍稍滿足一下未曾泯滅的“英雄夢”“極限情”。這實際是一種很悲哀的社會心理﹕常態生活中鮮有自立自為的努力﹐卻往往把情緒寄託到別人身上。

  多少年來﹐我們總是謳歌英雄﹐禮讚死亡﹐鼓勵人要有血性﹐但那都是對他者而言﹐反求諸己則立馬變幻了腔調﹐喜歡弄點綠植﹑談談養生﹑中醫是最愛﹑保養是信仰云云。也因此﹐學者自沉﹐他們歌頌﹔詩人跳樓﹐他們禮讚﹔高空失手﹐又是一輪溢美的諛辭。

  人當然應該有些血性﹐也不妨多一些探索﹑挑戰的精神﹐但前提是不要做無謂的犧牲﹐不要將自己置於擾亂公共秩序的自傷境地﹐更不要將自己不能﹑不願去做的行為投射到他人身上。(胡印斌)

責任編輯﹕劉朝
分享

更多銳評敬請關注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