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廢除不合理證明﹐關鍵是“怒懟”後怎麼辦

2017-12-14 16:31:07

對不合理的“戶籍證明”﹐改革難以一蹴而就﹐於是像公安機關“怒懟”房管局的做法就突顯出其價值和必要性所在。光有公安機關的“怒懟”還不夠﹐但這種“怒懟”還是多多益善。

  “中央三令五申要求簡化群眾辦事效率﹐不得為難群眾﹐為何你單位還要求群眾辦理戶籍證明……”據媒體報道﹐12日﹐一張落款為陝西志丹縣公安局順寧派出所的證明﹐怒懟當地房管部門。

  又見要求開具公安機關不再開具的證明﹐所幸﹐當地公安機關並不祗是拒絕開具﹐而且還向房管局發文“怒懟”﹐要求“切實履行好文件精神﹐簡化群眾辦事難﹑跑斷腿﹑心傷透的無厘頭和荒唐證明”。目前﹐當地房管局稱﹐“領導正在研究解決方案”。暫且樂觀估計﹐這一要求可能將被廢止。但跳出個案來看﹐對於類似的要求民眾開具不合理證明的做法﹐不能只依賴于公安機關的“怒懟”。

  以戶籍證明為例﹐早在幾年前﹐一些地方公安機關就率先作出要求﹕不再開具戶籍證明。2015年8月﹐公安部公佈了18項不該由公安機關出具的證明﹐其中﹐“持有居民身份證和戶口薄等合法證件﹐要求派出所出具身份信息證明的”﹐派出所無需再出具﹐即可視為包含了此次事件中所要求的開具戶籍證明的情形。其背後所依循的行政邏輯也很明顯﹕既然居民身份證與戶口薄能夠證明公民的戶籍信息﹐為何還要額外開具證明﹖

  當地房管局的要求﹐其實是把身份證﹑戶口薄這類法定身份證明的效力架空了。而類似的“棄法定身份證明而不用”﹐額外再要求公民開具臨時性證明的做法﹐其實是很多“奇葩證明”的共同病灶所在。就此來說﹐公安機關不再開具這類不合理的證明﹐仍祗是第一步﹐最重要的還是要讓身份證﹑戶口簿這類法定證明的效力得到真正的尊重。比如﹐在能夠提供法定證明的條件下﹐任何機構都不應該再為公民設置額外證明要求﹐而公民也理當有權拒絕。

  另外﹐即便出於管理需要﹐要求增加信息的核實與審查﹐也應該由有此需求的部門自身承擔審查義務。畢竟﹐公民提供了法定的身份證明﹐就完成了基本的證明義務。既然是額外要求﹐理當由管理部門自己完成﹐不應該將信息核查的成本轉嫁給辦事民眾。如此一來﹐也可從“成本”角度減少行政部門濫設證明要求的動力。

  若公安機關不再開具某項證明﹐一些行政部門還堅持要﹐這在事實上就成了改革的“脫節”﹐對民眾構成了一種更嚴重的“刁難”。這種狀況啟示有關部門在提昇辦事效率﹑簡化辦事程序的改革過程中﹐應盡量做到相關服務要求和流程的標準化﹐減少部門﹑地區之間的要求差異。在此背景下﹐相關的“放管服”改革就應該全國一盤棋──不祗是統一不再開具﹐更要讓所有行政部門都廢除對不合理證明的慣性依賴﹐並對違規部門及時追責。

  當然﹐這樣的改革或許難以一蹴而就﹐於是像此次事件中公安機關“怒懟”房管局的做法﹐就突顯出其價值和必要性所在。一方面﹐種種不合理的“奇葩證明”﹐徒增了公安機關的負擔和壓力﹐他們也是“奇葩證明”的受害者。在這一點上﹐公安機關與辦事民眾可謂有著共同的“利益”﹐那麼﹐其能夠主動發聲﹐既是必要的公共擔當﹐也是提昇辦事效率的題中之義。另一方面﹐證明合不合理﹑有沒有必要﹐公安機關往往最清楚﹐他們的“怒懟”﹐也是行政系統內部的一種主動的信息反饋﹐這對普及相關規定﹐繼而推進相應改革﹐具有不可多得的內在意義。因此﹐對不合理的“戶籍證明”﹐光有公安機關的“怒懟”還不夠﹐但這種“怒懟”還是多多益善。(朱昌俊)

責任編輯﹕陳城
分享

更多銳評敬請關注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