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工具還是分心” 手機焦慮如何解

2017-12-20 17:12:40

很多時候﹐孩子們的好奇心恰恰在這種人為的阻撓下被點燃﹐從而變得更加不可遏制。巨大的誘惑之下﹐孩子們的心神已經被手機牽著走了。一味用強﹐認為通過強制性隔離就能奏效的做法﹐恐怕很難行得通。

  這年頭﹐公共場合也好﹐私密空間也罷﹐大家都在看低頭手機。有人說﹐手機已經成了一個人體器官﹐且高度敏感﹐有時放下﹐總是拿起。課堂上的學生也不例外﹐咋辦﹖

  據媒體報道﹐從本學期起﹐石家莊鐵道大學機械工程學院就規定﹐上課時﹐同學們都要將手機換席卡﹐幫助大家完成“從他律到自律”的轉變。對此有網友表示﹕“又把手機入袋玩出了新花樣﹗”不過﹐報道也寫道﹕“這樣一來﹐同學們上課認真了許多﹐那麼多雙眼睛盯著你好像是在給領導上課一樣﹐同時老師們的上課積極性也由此提高。”

“工具還是分心” 手機焦慮如何解

  “好玩”的背後﹐對應的其實是沉重的現實﹑焦慮的人生。在當下﹐手機在吸引了大多數目光和注意力的同時﹐也成了學校教育的一大困擾。各個層級的學生均沉溺其中﹐在不少外部干預不足的地方﹐因為手機的分神﹐課堂教學實際上已經支離破碎。連帶著﹐就像上文所述﹐老師們的積極性都受到了影響。

  也因此﹐不少學校﹑老師和家長紛紛放出大招﹐試圖隔斷孩子與手機的聯繫﹐把孩子們的注意力轉移到書本乃至其他“正經”地方。據人民網報道﹐今年6月﹐貴陽市一所中學就發生了在操場上砸學生手機的事件﹐其他諸如沒收﹑裝手機袋等等做法﹐更是習見的舉措﹐有的家長甚至不惜以斷網的方式與孩子鬥智鬥勇﹐諸如此類的手機博弈﹐五花八門﹑不一而足。

  遺憾的是﹐外部的干預越是激烈﹑強硬﹐則效果越是不明顯。很多時候﹐孩子們的好奇心恰恰在這種人為的阻撓下被點燃﹐從而變得更加不可遏制。巨大的誘惑之下﹐孩子們的心神已經被手機牽著走了。一味用強﹐認為通過強制性隔離就能奏效的做法﹐恐怕很難行得通。

  這就需要老師也好﹑家長也好﹐辦法要多一些﹐思路要開闊一些。本質上講﹐沒有人認為手機就是禍水﹐但過度粘于手機﹐對於孩子們的功課學業﹑身體健康等﹐顯然是有問題的。但如何把握這其間的尺度﹐做到有序﹑有節制﹐似乎並不容易。像石家莊鐵道大學那樣﹐採取一種“柔性”的治理舉措﹐暫時把學生的注意力從手機上移開﹐或許不失為一個均衡的做法。

  也就是說﹐手機換席卡﹐實際上是學校與學生之間的一種約定﹐學生固然要有所克制﹐而學校也體現了對學生人格的尊重﹐這樣﹐管制方與被管制對象在特定的時空點獲得了互諒。與簡單的手機入袋相比﹐這種互諒也會喚醒學生的理性﹐激發其熱情﹐從而更容易為人接受。事實上﹐教與學﹑家長與孩子之間﹐應該存在很多我們未知的領域﹐需要共同去摸索。而在這個過程中﹐相信總是會有各種各樣的新問題﹑新困惑讓人焦慮﹐而老師與家長的責任與使命正在於幫助孩子不斷克服這些問題與困惑。

  手機當然會產生麻煩﹐這個麻煩可能還很大。如何取捨選擇﹐並不輕鬆。據英國媒體《鏡報》網站消息﹐法國政府于上周通過了一項關于禁止學生在校使用手機的提案。此前﹐英國倫敦政治經濟學院一項研究顯示﹐在禁止手機的學校裡﹐16歲學生的考試成績提高了6.4%。可見﹐手機究竟是 “工具還是分心”﹐已經成了世界性熱點話題。

  無論如何﹐適度的外部干預與主動引導﹐應該是必要的。但在具體的手段﹑方式上面﹐則不妨多一些考量。比如﹐如何讓這種干預更容易為人接受﹖又如﹐老師和家長如何從自身做起﹐率先垂範﹖或者﹐從整個社會的源頭做起﹐淨化網絡空間﹐讓網絡更放心些﹖

  據工信部最新統計﹐截至2017年11月末﹐三家基礎電信企業的移動電話用戶總數累計已達14.1億戶﹐4G用戶佔比近七成。這一龐大的數據背後﹐不僅僅意味著生意﹐也意味著巨大的外部環境影響。因此﹐如何緩解家長的焦慮﹐讓我們的孩子抬起頭來﹐已成了一個嚴峻的課題。(胡印斌)

責任編輯﹕劉朝
分享

更多銳評敬請關注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