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老年代步車成另類特權車﹐緣何招搖數年無人管

2017-12-21 16:57:49

在這個問題上﹐管理部門大可以開放門戶﹐擴大決策的參與性﹐讓公眾出謀劃策﹐以尋求更好的管理舉措。事實上﹐目前國家在新能源汽車方面已有很好的經驗﹐完全可以作為一種參照﹐將“三非”產品牽引到正道上去。

  繼今年年初各地整治“老年代步車”行動之後﹐近日﹐河北保定﹑江蘇南京又開始了整治行動。據報道﹐僅12月18日一天﹐保定公安交警就查處無牌無證“三輪車﹑四輪車”47例。此外﹐南京交警也查扣了多輛違法帶客的“老年代步車”﹐有一男子竟然一周之內被查扣兩輛代步車。

  在當下很多城市﹐馬路上都晃晃悠悠跑著不少汽車不像汽車﹑摩托不像摩托的四輪電車。這些車輛不掛牌照﹑駕駛室非常簡陋﹐且在人行道﹑非機動車道與機動車道之間隨意切換﹐見空就鑽﹐見地就停﹐闖紅燈﹑走斑馬線等等﹐還不受“限行”影響﹐行車的自由度實在是太大了。更奇的是﹐警察基本上對此“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往往並不太願意理會這些車輛。這就是當下中國城市獨具特色的“老年代步車”。

  根據《道路交通安全法》規定﹐機動車經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登記後﹐方可上道路行駛。駕駛機動車上道路行駛﹐應當懸掛機動車號牌。然而﹐目前行駛在城市路面上的“老年代步車”則完全處於監管的真空地帶。不僅沒有號牌﹐也沒有登記﹐甚至都沒有列入工信部《道路機動車輛生產企業及產品公告》﹐屬於典型的非法生產﹑非法銷售﹑非法上路等“三非”產品。

  儘管這些年來﹐業界也曾希望將“老年代步車”正規化﹐一些地方也在嘗試規範管理。2009年﹐山東省出臺《山東省低速電動車管理辦法(試行)》﹐從產品技術參數﹑生產﹑銷售與使用等環節作出規範﹐2014年﹐山東省汽車行業協會發佈此類車輛的行業標準《小型電動車》。此外﹐河南﹑湖北等地也有城市出臺相應規範性文件。但這些措施要麼過於地方化﹐要麼缺乏協同﹐效用有限。

  這也導致現實中出現一種奇怪的扭曲﹐即包括一些監管部門在內﹐大家都對“老年代步車”橫衝直撞不滿意﹐但卻又鮮有治理之舉。公安部門的治理行動也往往呈現階段性特徵﹐緊一陣松一陣﹐這種執法傳遞到社會上﹐則每每表現為彈性執法﹐缺乏常態化的治理預期。由此﹐非但民眾不知戒懼﹐反而助長了無證無牌“老年代步車”的猖獗﹐使其成為一種另類的特權車。

  “老年代步車”對於社會的負面影響﹐並非祗是公眾的觀感﹐而是有著切實的傷痛。據報道﹐近年來﹐以“老年代步車”為代表的低速電動車撞人事件頻發﹐且難於追責。據“中國裁判文書網”顯示﹐“老年代步車”涉案數﹐2016年為270個﹐2017年為198個﹐其中河南﹑山東﹑江蘇﹑河北案件量位居前列。不少案件一審後上訴﹐原因就是對認定涉案車輛是否屬於機動車存在分歧。

  從“老年代步車”出現﹐到當下風靡市場﹐已有10多年時間了。很難想象﹐在道路交通管理日益趨嚴的語境下﹐管理部門居然能夠長期容忍這一奇葩車型存在﹐並招搖過市。這其中﹐“妾身未分明”或許是執法跟不上的一個理由﹐但根本上恐怕還在於各個部門都怕麻煩﹐缺乏主動作為的精神。“老年代步車”何去何從﹐是以規範求有序﹐還是將其逐出市場﹐理應有個說法﹐豈能長期模棱兩可﹖

  具體而言﹐對於當下不羈的“老年代步車”﹐如果確定其有生存空間﹐則無論是從技術參數﹑速度﹑安全性能等標準方面﹐還是在登記﹑證照﹑保險等方面﹐均應有一個總體的規劃與考量﹐即便一時難於措手﹐也要列出時間表﹐規劃好行動步驟。必須明白﹐哪怕是不成熟的管理﹐也比放任自流更符合公共利益。

  何況﹐在這個問題上﹐管理部門大可以開放門戶﹐擴大決策的參與性﹐讓公眾出謀劃策﹐以尋求更好的管理舉措。事實上﹐目前國家在新能源汽車方面已有很好的經驗﹐完全可以作為一種參照﹐將“三非”產品牽引到正道上去。(胡印斌)

責任編輯﹕陳城
分享

更多銳評敬請關注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