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從魏祥到邵鎮煒﹐關愛殘障學生還需“重心前移”

2017-12-28 15:31:27

該花錢的要花錢﹑該用心的要用心﹐唯有將關愛殘障學生工作“重心前移”﹐使其從學前教育開始就能和諧融入學校生活中﹐“魏祥和邵鎮煒”們才不至於非要考個好成績才能贏得尊重和善待。

  遼寧省將加大財政投入﹐健全特殊教育保障機制。12月26日﹐遼寧省教育廳等八部門印發《遼寧省第二期特殊教育提昇計劃實施方案(2017-2020年)》﹐提出提高殘疾學生資助水平﹐全面實施殘疾學生從學前到高中階段15年免費教育。

  比之于口惠而實不至的花式“關愛宣言”﹐地方財政慷慨埋單“殘疾學生15年免費教育”﹐算得上是雪中送炭之舉。不少殘障學生往往身處因殘致貧﹑因殘返貧的家境之中﹐他們不是天生的“勵志哥”“勵志姐”﹔制度與社會的賦能﹐才是他們重拾信念與信心的重要保障。

  2017年有關殘障高考生的新聞中﹐有兩個名字叫人心生溫暖﹕一是考上清華的甘肅定西殘疾考生魏祥。一篇《一位甘肅高分考生的請求》的微信文章﹐換得清華大學“人生實苦﹐但請你足夠相信”的溫情回應﹐此事一度成為高校人性之舉中的美談。二是考上杭州電子科技大學的“輪椅少年”邵鎮煒。2017年高考﹐他以全校第一的成績被杭電計算機專業錄取﹔為了讓邵鎮煒能夠順利安心學習生活﹐該校同學自發組成了61人的“後勤粉絲團”給他“保駕護航”。校方的善舉﹐同學的愛心﹐構築起保障殘障學生自由與權益的銅牆鐵壁。這些制度之外的“加法”﹐洋溢著厚實的人本溫情。

  事實上﹐自2014年盲人考生李金生“破冰”普通高考以來﹐中國高校裡的殘障學生數量漸多。這是人權的進步﹐亦是法治的進步。2008年修訂的《殘疾人保障法》第五十四條規定﹐國家舉辦的各類昇學考試﹑職業資格考試和任職考試﹐有盲人參加的﹐應當為盲人提供盲文試卷﹑電子試卷或者由專門的工作人員予以協助。此外﹐中國早已加入聯合國《殘疾人權利公約》﹐根據規定﹐基於殘疾的歧視包括一切形式的歧視﹐涵括拒絕提供合理便利。正是基於以上法理邏輯﹐教育部等還聯合印發過《第二期特殊教育提昇計劃(2017─2020年)》﹐提出中國的大學應進行必要的無障礙環境改造。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殘障學生權益的保護目前依然存在著兩個誤區﹕一是高校關注得多﹑基礎教育關照得少。盡量保障這些孩子接受無差別的教育﹐是促使其更好社會化並融入時代的最優路徑﹐但遺憾的是﹐面對殘障學生﹐不少中小學仍習慣于舉起“拒絕入學”的大旗。二是考好了的各個錦上添花﹐沒考好的無人雪中送炭。從魏祥到邵鎮煒﹐關心固然叫人動容﹐但更多不具名的殘障學生﹐可能成績未盡人意。他們在世俗的價值考量中﹐又能獲得多少關愛與照顧呢﹖顯然﹐普通殘障學生的權益﹑尤其是基礎教育階段殘障學生的權益﹐需要制度給出靠譜的慰藉。

  該花錢的要花錢﹑該用心的要用心﹐唯有將關愛殘障學生工作“重心前移”﹐使其從學前教育開始就能和諧融入學校生活中﹐更多的“魏祥和邵鎮煒”們﹐才不至於非要考個好成績才能贏得尊重和善待。(鄧海建)

責任編輯﹕陳城
分享

更多銳評敬請關注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