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小學生寒風中跪地考試﹐教育不能如此不知“冷暖”

2018-01-17 14:10:54

由此現象衍生開來﹐其實不光是孩子的挨凍﹑被曬﹐幼兒園孩子遭遇猥褻性侵﹐校園欺凌現象高發等等加之于孩子的傷害﹐某種程度上﹐都可以找到共同的因果鏈條。

  1月11日﹐河南南陽官莊鎮第一中心小學上百名學生寒風中跪在操場考試。該校校長稱因考試學生多﹐教室內坐不下。13日﹐當地教育部門表示將通知各學校停止戶外考試。

小學生寒風中跪地考試﹐教育不能如此不知“冷暖”

  特意查了下南陽最近的天氣﹐最低溫度0℃﹐最高也不過10℃左右﹐另外﹐空氣質量為中度污染。如此溫度下﹐即便是成年人在外面待久了都會感到明顯不適﹐何況是還要考試答題的小學生﹐更何況是以跪著的方式。空氣中度污染﹐正常情況下﹐也是建議人要盡量減少在戶外的時間。這種常識﹐校方應該不至於不知情。而對於該校的孩子而言﹐冬天挨凍﹐或還並不是最壞的狀況。有該校學生就反映﹐“夏天的時候曬得人眼睛都睜不開﹐還會中暑”。

  冬挨凍﹐夏被曬。學校做出種種違反常識的操作﹐理由僅僅祗是因為﹐“考試學生多﹐教室內坐不下”。這是理由嗎﹐或許確實是。我們當然願意相信﹐如果學校的硬件條件再“寬裕”一點﹐校方會盡可能避免這種狀況的出現。但即便在現有條件下﹐要解決學生在室內考試“坐得下”的問題﹐目前的方式顯然並非唯一選擇。比如﹐讓各年級“錯峰”考試﹐問題不就解決了嗎﹖這種操作不涉及多少額外成本﹐也不難協調。那麼﹐問題到底出在哪﹖是校方想不到嗎﹖恐怕更為根本的問題還是在於﹐孩子的“冷暖”抑或說是權益﹐或許從來就被置於某種可以輕易被“犧牲”的境地。

  能夠佐證上述結論的是﹐小學生寒風中考試﹐類似的新聞已經不是第一次出現﹐甚至可以說﹐它成了季節性的重復問題。比如說﹐此前有學校同樣安排學生在寒冷的室外考試﹐理由是“防止作弊”﹔還有學生冒嚴寒列隊歡迎領導﹔前不久亦有學校學生祗能通過繞圈跑步來取暖……從中不難看出﹐幾乎任何一個理由﹐都可以將孩子置於嚴寒或暴曬之下﹐它與學校的硬件條件如何並無必然聯繫﹐更多還是校方乃至整個“社會系統”的態度。

  由此現象衍生開來﹐其實不光是孩子的挨凍﹑被曬﹐幼兒園孩子遭遇猥褻性侵﹐校園欺凌現象高發等等加之于孩子的傷害﹐某種程度上﹐都可以找到共同的因果鏈條。這類事件的具體誘發因素與後果當然不能籠統“合併同類項”﹐但是﹐它們卻都共同指向一種事實﹕孩子的安全和權益保護狀況﹐與社會的正常期待﹐發生了偏離。按照胡適先生把“社會怎麼對待孩子的”列為衡量一個社會文明程度指標之首的標準﹐也可以說﹐至少在如何對待孩子的問題上﹐我們離文明社會的要求尚有不小距離。

  就個案來看﹐事件在輿論介入後﹐當地教育部門回應稱﹐將通知各學校停止戶外考試。輿論的圍觀能夠發揮作用﹐固然讓人欣慰。祗是﹐這種解決問題的路徑依賴﹐似乎顯得太奢侈了──不是每一個挨凍的孩子都能夠被輿論關注到﹐也不是每一個“冰花男孩”都能“幸運”走紅。無論如何﹐別讓孩子冒著嚴寒跪著考試﹐不應該祗能由“旁觀者”指出後才能實現。我們的教育不能如此不知“冷暖”﹐之于孩子的權益呵護﹐我們的社會神經不能如此“遲鈍”。(朱昌俊)

責任編輯﹕陳城
分享

更多銳評敬請關注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