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改判“勸阻吸煙”者無責具有標杆意義

2018-01-24 13:49:20

辦案的法律效果好﹐是指法院裁判要有充分的法律依據﹐在實體上和程序上都立得住﹑立得穩。筆者認為本案再審改判﹐不僅法律依據充分﹐而且表現了較高的法律水準。

  早前﹐醫生楊某因在小區電梯裡勸一名老漢段某某不要抽煙﹐老人情緒激動心髒病發作離世引發了社會熱議。老人家屬田某某將楊某告上法院索賠40余萬元﹐鄭州金水區法院依公平原則判決楊某補償田某某15000元﹐田某某提起上訴。一審判決結果引起輿論一片嘩然﹐網友表示將來遇到類似情形真不知“勸不勸”。

改判“勸阻吸煙”者無責具有標杆意義

  近日﹐鄭州中院作出終審判決﹐認定楊某勸阻吸煙行為與老人死亡結果之間並無法律上的因果關係﹐原審判決適用法律錯誤﹐依法予以撤銷﹐改判駁回田某某的訴訟請求﹐即楊某不承擔任何責任。

  終審改判一經披露﹐社會各界對此結果表示認可。該案二審改判對未來類似案件的處理﹐具有很好的標杆意義。

  辦案的法律效果好﹐是指法院裁判要有充分的法律依據﹐在實體上和程序上都立得住﹑立得穩。筆者認為本案再審改判﹐不僅法律依據充分﹐而且表現了較高的法律水準。

  鄭州中院的終審改判理由指出﹕原審適用侵權責任法第24條公平責任的規定﹐前提應是行為與損害結果之間有法律上的因果關係﹐而本案中楊某沒有侵害段某某生命權的故意或過失﹐其勸阻段某某吸煙行為本身不會造成段某某死亡的結果。段某某自身患有心臟疾病﹐在未能控制自身情緒的情況下﹐心臟疾病發作不幸死亡。楊某勸阻吸煙行為與段某某死亡結果之間﹐雖在時間上前後相繼﹐但沒有法律上的因果關係﹐因此﹐原審判決適用法律錯誤。

  本案終審判決難能可貴之處還在於﹐其正確區分了“法律上的因果關係”與“日常生活中所說的因果關係”。原審判決錯判的原因﹐也正是將正當勸阻引起老人情緒激動﹐進而引起老人心髒病發作並死亡﹐認定有因果關係。殊不知﹐這祗是一種日常生活思維而非法律思維。法律上認定因果關係不應如此簡單﹐而應去粗取精﹑去偽存真﹐準確作出“正當勸阻行為不會造成他人死亡”的司法判斷。遺憾的是﹐像原審這樣認定因果關係﹐在司法實踐中還存在一定的普遍性。

  辦案的社會效果好﹐是指裁判不違背常識﹐符合社會大眾的一般價值判斷﹐能夠正確引導人們的行為。本案在這一點上做得尤其好﹐避免了此前有的判決因錯誤適用法律有關舉證責任分配的規則﹐導致社會大眾對“扶不扶”產生了嚴重糾結。

  本案當事人楊某一直認為﹐自己在這件事上沒有任何過錯﹐一審判決後他之所以沒有上訴﹐是因為他對老人突然離世也很難過﹐且發自內心地想給家屬一定補償﹐但祗是捐贈而不是賠償。原審判決適用公平原則作出﹐認定了楊某沒有過錯﹐也判定他祗是補償而非賠償責任﹐數目也祗有15000元﹐勉強能接受。

  但原審畢竟不是調解結案﹐不是確認楊某自願捐贈15000元﹐而是強行判決他承擔這個數的補償責任。現終審法院直接代表正義發聲﹐改判駁回田某某的訴訟請求﹐亦即楊某對老人的死亡無需承擔任何責任﹐等於司法對於楊某“不請而判”﹐力挺了楊某的正義之舉﹐也讓原判使公眾將來面對類似情形產生“勸不勸”的糾結得到徹底釋然。

  就如同鄭州中院終審改判理由明確指出﹕雖然楊某沒有上訴﹐但一審判決適用法律錯誤﹐損害了社會公共利益。本案中楊某對段某某在電梯內吸煙予以勸阻合法正當﹐是自覺維護社會公共秩序和公共利益的行為﹐一審判令楊某分擔損失﹐讓正當行使勸阻吸煙權利的公民承擔補償責任﹐將會挫傷公民依法維護社會公共利益的積極性﹐既是對社會公共利益的損害﹐也與民法的立法宗旨相悖﹐不利於促進社會文明﹐不利於引導公眾共同創造良好的公共環境。

  去年﹐最高法院在當事人無申訴的情況下﹐主動指令內蒙古巴彥淖爾市中級法院再審王力軍無證收購玉米案﹐撤銷原判改判王力軍無罪﹔今年伊始﹐又出現了河南鄭州中院在當事人無上訴請求的情形下﹐終審改判“勸阻吸煙”者無責﹐這一刑一民兩起改判﹐都遠遠超出了個案意義﹐期待這樣的裁判今後能夠再多一些。(劉昌松)

責任編輯﹕劉朝
分享

更多銳評敬請關注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