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還原真相﹐消除離奇性侵事件上空的疑雲

2018-02-01 09:27:45

越是離奇的案件﹐越是要保持足夠的審慎。此案既然事關那麼多人的切身利益﹑社會聲譽﹐既然那麼多“罪犯”仍在不屈不撓地申訴﹐當然應該有一個說法。

  2008年10月3日﹐正在讀初一的一14歲女孩﹐向東北某地警方寫舉報信稱﹐她從7歲開始被父親﹑爺爺﹑叔叔﹑姑父﹑老師﹑村主任﹑鄉鄰等十餘人強姦﹑輪姦﹐時間長達7年。當月底﹐3天內村裡16人被抓。4年後﹐包括其父母在內的11人獲刑﹐罪涉強姦罪﹑嫖宿幼女罪﹐其父母還被判強迫賣淫罪。

還原真相﹐消除離奇性侵事件上空的疑雲

  此前﹐媒體對於這一案件並無公開報道。網絡上僅有的一些信息﹐也多為被告方申冤的內容。此次澎湃新聞推出長篇報道﹐算是掀起了一個小角﹐讓公眾從更多的細節中﹐略略察知10年前究竟發生了什麼﹑“申冤”一方又持之以恆地在辯解什麼。

  很多人看了報道後都感慨“匪夷所思”“超出想象”﹐這種感慨﹐既包括對案情本身的認知﹐也包括對案件查辦的理解。

  先說案情。一個14歲的初中女生﹐居然在長達7年時間裡﹐被幾乎所有的“身邊人”強姦或輪姦﹐這一惡劣的行為顯然擊穿了慣常的認知。怎麼會這樣﹖怎麼可以這樣﹖小女孩的生長環境何以會如此惡劣﹖對於這樣的犯罪行為﹐當然要施以雷霆重擊。這不僅是為了保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也是為了維護這個社會的正常秩序。

  再說查辦。該女孩遭到這麼多親人﹑老師﹑鄉鄰的侵犯﹐相應的證據鏈是否完整﹖從作案時間﹑作案地點以及作案人等諸多方面看﹐是不是已經形成閉合的證據鏈條﹖

  除此之外﹐眾多被告人所稱的刑訊逼供究竟有沒有﹖如果辦案部門希望證明沒有刑訊逼供﹐有沒有充足的證據證明﹖或者說﹐對於被告人一方拿出的被刑訊逼供證據﹐有關部門又該如何認定﹖可以說﹐查清核准是不是有刑訊逼供行為﹐已經成為破解這一案件真相的一個要件。不妨假設一下﹐如果沒有足夠的物證﹐僅憑當事人口供甚至“零口供”定罪﹐而這些口供究竟是在什麼情況下取得的﹐則無疑變得至關重要。

  當一起案件的被告人普遍當庭翻供﹐否認作案﹐且在服刑多年之後﹐仍拒絕減刑﹐堅持申訴﹐則這樣的表達顯然不能被忽視乃至無視。尤其是﹐越是離奇的案件﹐越是要保持足夠的審慎。

  該女孩現在消失了﹐在經歷了這樣一場驚心動魄的大變局之後﹐她希望有一個安靜的生活環境﹐盡量清除與過去的聯繫﹐這種訴求與努力很正常。即便出於隱私保護的因素﹐也不應該要求她直面媒體與公眾。但這並不意味著她沒有責任回應被投入牢獄者的疑問﹐更不意味著不必接受機構與部門的調查核實。當此懸疑重重﹑真相隱約之際﹐作為直接的當事人﹐理當出來解疑釋惑。

  不是說一起案件結案之後就萬事大吉了。既然事關那麼多人的切身利益﹑社會聲譽﹐既然那麼多“罪犯”仍在不屈不撓地申訴﹐當然應該有一個說法。不僅如此﹐10年前該女孩身邊的“乾爸乾媽”也有必要站出來﹐直面質疑﹐講清楚自己掌握的情況﹐以與眾多“罪犯”的說法相互印證。

  當然﹐關鍵是當初參與辦案的各個部門也應該亮出證據﹐消除此事件上空的疑雲﹐主持公道﹐還原真相。從目前申訴的進展情況看﹐最高檢有關工作人員已於日前約見了該案律師及兩位當事人﹐相信整個事件正在積極推進。無論如何﹐法治的宗旨就是不冤枉一個好人﹐也不放過一個壞人。(胡印斌)

責任編輯﹕劉朝
分享

更多銳評敬請關注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