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問題“扶貧路”涂漆成“整改”﹕最該整改的是瀆職

2018-04-02 17:55:50

失職連著失職﹐自然應摁下“反思鍵盤”上的“追責按鈕”﹕扶貧公路雙層鋼筋變成單層﹐到底“節約”了多少資金﹖問題重重之下﹐又是如何通過層層驗收的﹖整改這麼“不走心”﹐主管部門就未曾察覺﹖

  這則愚人節當天曝出的新聞﹐雖非段子卻滿是段子式的荒誕﹕據報道﹐甘肅省折達公路是條投資近16億元修建的扶貧公路﹐這條公路經過國家級貧困縣省甘肅市東鄉縣﹐原本可以給出門祗能靠爬山或坐渡船的當地民眾解決出行難題﹐可它卻被舉報“工程質量差”﹐特別是這條路上的考勒隧道﹐原設計中的雙層鋼筋變成了單層鋼筋﹐存在嚴重的安全隱患。

問題“扶貧路”涂漆成“整改”﹕最該整改的是瀆職

  耗資近16億元建成的“扶貧路”成了疑似“豆腐渣工程”﹐無疑是拿民眾的生命安全不當回事﹐讓人懷疑“個中必有貓膩”﹐損害了公眾因扶貧攻堅而來的獲得感。

  有關此事﹐整改與追責是免不了的﹐當地專項聯合調查組也發了整改通知﹐要求對隧道封路進行加固整修。可離譜的是﹐所謂整改﹐非但拖延半年才開工﹐且祗是刷了層涂料﹐原來隧道路基的裂縫仍隨處可見﹐牆面也有裂紋。面對記者調查﹐施工方敷衍了事﹐監理方搪塞忽悠﹐甘肅省公路管理局稱只負責“發發文件”﹐管不了隧道的整改﹐其上級單位甘肅省交通廳則稱此事不歸他們管。

  有些人﹑物﹑事﹐總在挑戰我們的想象力。拿該事件而言﹐在各地都在深入開展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專項治理的背景下﹐在建設工程質量終身責任制已全面落實的語境中﹐涉事“扶貧路”卻仍偷工減料﹐讓人驚愕。從後續情節看﹐這絕非出於偶然。

  以往有些道橋之類的工程出事故後﹐人們常說“別總讓老天爺客串‘質檢員’”。在該事件中﹐老天爺還沒來得及“質檢”﹐那些再明顯不過的裂縫﹐就充當起了“舉報者”的角色。

  它舉報的不止是工程質量問題﹐更是層層失職瀆職問題﹕先是施工方的整改陽奉陰違﹐祗是刷層涂料就算“整改”了﹔接著是有關監管方表示“管不了”﹐作為調查組構成人員的省公路局相關負責人堂而皇之地稱﹐“人家說整改好了﹐我又沒空上去看去”﹔該省交通廳的有關領導則不見記者﹐通過保安放話“想待著就待著﹐不想待著就走”……面對國家信訪辦要求的調查﹐面對媒體的監督﹐考勒隧道串聯的一系列地方有關人員竟然如此糊弄。

  見端能知末﹐見因能知果。當事後施工方﹑監理方急著甩鍋﹐涉事主管部門敷衍塞責時﹐當“扶貧路”從民心工程變為寒心工程時﹐整改流于形式﹑糊弄了事﹐也就不難想見了。這些行為沿襲著同樣的弊習慣性﹕缺乏基本的責任意識。這樣的情況之下﹐“一個問題罩著另一個問題”的情況在所難免﹐本該及時糾錯的當地有關方面﹐也用諉責的方式闡釋了什麼叫“一錯再錯”。

  這樣的“一錯再錯”﹐代價不祗是寓於“修建-整改-再整改”之中的折騰成本﹐更有公信力成本。

  失職連著失職﹐自然應摁下“反思鍵盤”上的“追責按鈕”﹕扶貧公路雙層鋼筋變成單層﹐到底“節約”了多少資金﹖問題重重之下﹐又是如何通過層層驗收的﹖整改這麼“不走心”﹐主管部門就未曾察覺﹖說“管不了”﹐是懶政還是另有貓膩﹖……這些問號﹐都需要被拉直﹔那些失職﹐也都需要被追責。

  據最新消息﹐4月1日夜間﹐甘肅省交通運輸廳官網發佈通報﹐將徹查工程質量安全問題背後的違規違紀腐敗問題及工作作風問題﹐以零容忍的態度嚴肅追責問責﹔目前已對曝光的工作不實﹑推諉扯皮的6名相關人員進行停職調查。這份通報來得可謂及時﹐無論是成立以甘肅省交通廳廳長為組長的調查工作組﹐還是“徹查”“零容忍”“知恥而後勇”“深刻反思改進”等表態﹐都有助於廓清公眾那些疑問﹐也呼應公眾對有問題必查﹑有錯必糾的期許。

  靡費公帑的公共道路建設容不得預留隱患﹐扶貧的嚴肅性也不能被“豆腐渣工程”所侵蝕。本質上﹐對扶貧工程的監管﹐本身也是個“工程”。“扶貧路”若出了問題﹐那問題的根源必然在於“人”。問題路要整改﹐但更要“整改”的是責任方的失職瀆職﹐乃至局域的政治生態。

  說到底﹐甘肅省這條“扶貧路”牽出的一連串亂象﹐作為“不作為﹑慢作為﹑亂作為”的典型樣本﹐值得深入解剖。也祗有以徹底整改的方式將反思導向作風與機制層面﹐才能更好地防微杜漸﹐避免類似的“鬧心工程”再寄附在責任棄守之上。(佘宗明)

責任編輯﹕劉朝
分享

更多銳評敬請關注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