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告別舊訴訟機制﹐向冤假錯案說不

2018-05-24 19:04:14

可以說﹐全國刑事司法改革正朝著“疑罪從無”原則的方向行進﹐但由於長期形成的“偵查中心主義”模式﹐其影響力目前難以消解﹐“以審判為中心”的新訴訟模式也不可能一蹴而就。

  作者﹕劉昌松

  據報道﹐21年前﹐兩封舉報信將湖北省襄陽市小學教師徐浩送進了監獄。這兩封信出自張文華之手﹐聲稱他夥同徐浩殺害了李某。之後﹐張文華又冒用唐某某之名另犯搶劫等罪名﹐于2002年被執行死刑。因為張文華已死﹐徐浩無法證明自己是被冤枉的﹐現在仍在獄中服刑。2016年6月﹐徐浩案被列為湖北省“化解千案行動”首案啟動復查﹐參與復查的人員向記者表示﹕該案確有冤屈﹐應當重審(再審)。可兩年過去了﹐目前仍未見進展。

  “該案確有冤屈﹐應當重審”應是啟動復查程序後得出的結論性意見﹐可為何又過兩年多﹐此案還是走不上重審之路呢﹖“偵查中心主義”模式影響深重可能是重要原因。“以審判為中心”訴訟觀念的建立﹐如今依然困難。

  從報道反映的案情來看﹐此案的冤屈較為明顯﹐定案的各項言詞證據均存在諸多疑點。證詞中﹐“其夥同徐浩殺死了李某”和“張文華父親證實案發當晚三人確實在其家中喝酒”的時間對不上﹔證詞還顯示“徐浩歸案後對犯罪事實亦有供認﹐且與其他證據相互印證”﹐但徐浩不僅當庭翻供﹐還聲稱遭到嚴重的刑訊逼供﹐且21年來一直在申訴。

  其實﹐發生在1997年的此案當年即應依法以“無罪”終結程序﹐因為1996年修訂的《刑事訴訟法》已經確立了“疑罪從無”原則。1999年襄樊市檢察院還以“證據不足”為由撤回了起訴﹐後未補充到任何新證據﹐按規定再起訴﹐法院應“不予受理”﹐但當時襄樊中院不僅受理了﹐還判處徐浩死緩﹐湖北高院維持了該判決。祗能說﹐“偵查中心主義”觀念在當年多麼嚴重──偵查機關認定的案件即使再有問題﹐檢察機關不敢不訴﹐法院不得不判﹐“疑罪從無”原則適用困難。

  2014年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提出了“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就是要破除“偵查中心主義”的影響﹐“確保偵查﹑審查起訴的案件事實證據﹐經得起法院審判的檢驗”。此後﹐最高法等五部委出臺了《關於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的意見》﹐最高法院更是出臺了《實施意見》等多個細則﹐反復強調“證據裁判原則”﹐“沒有證據不得認定案件事實”“非法證據應當堅決排除”﹐堅決貫徹“疑罪從無”原則。

  可以說﹐全國刑事司法改革正朝著“疑罪從無”原則的方向行進﹐但由於長期形成的“偵查中心主義”模式﹐其影響力目前難以消解﹐“以審判為中心”的新訴訟模式也不可能一蹴而就。湖北省“化解千案行動”列為首案的徐浩案啟動再審之難﹐為此作了很好註解。因此﹐各級政法機關應該拿出更大的膽識和勇氣﹐堅決地向舊的訴訟機制告別﹐堅決地向冤假錯案說不。(劉昌松)

責任編輯﹕劉朝
分享

更多銳評敬請關注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