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體驗“洪峰漂流”﹖不﹐那叫綁架公共安全

2018-07-17 17:09:17

類似事件頻發﹐每每招致公眾質疑。無論如何﹐我們的公共安全不能被形形色色的“洪峰漂流”綁架。個人愛好與公共安全之間﹐一定要有明確的界限﹐不得隨意逾越。

  7月13日﹐有重慶市民報警稱﹐洪峰正在過境的嘉陵江中有人被困。消防官兵駕衝鋒舟沿江尋找1小時發現7名“落水者”﹐但7人均拒絕救援。他們自稱是專業游泳隊員﹐故意到此體驗“洪峰漂流”﹐消防隊員祗得在洪水裡護送7人直到天黑。這段“洪峰漂流”拒絕救援的視頻傳到網上後引發對漂流者的廣泛譴責。

  消防官兵駕衝鋒舟搜救“落水者”﹐而“落水者”卻絲毫不領情﹐仍沉浸在“洪峰漂流”中﹐甚至被救上船後再次跳江游泳﹐這樣的錯位令人錯愕。

  客觀而言﹐那7名游泳愛好者拒絕救援﹐並非完全不可理解。洪峰過境﹑大江暢遊﹐帶有一定的挑戰性﹑刺激性。從消防人員的觀察看﹐這些人也並非菜鳥﹐而是有著專業基礎的專業人士﹕“他們選擇了江心水域﹐能避開漩渦。漂流者身上穿的救生衣也屬於更加貼身的專業救生衣﹐不是普通船隻上用的那種。而且每個人的身上還都綁了不止一個漂浮球。”

  然而﹐即便如此﹐這些人的做法也不足取。這樣的冒險是一種魯莽舉動﹐也是對自身生命安全的不負責。要知道﹐任何探險行為﹐都應該是預做綢繆﹐繫好“安全繩”﹐從而有備無患。無論是盲目相信自身的經驗能力﹐還是低估大自然的破壞力﹐他們的行為怎麼看都是一種輕忽。

  再者﹐嘉陵江是公共場域﹐游泳愛好者擅自“洪峰漂流”﹐也會危害公共安全。那麼多消防人員一路陪同﹐浪費救援資源不說﹐也將消防隊員的安全置於了不測境地。

  近年來﹐不少人都熱衷於這種缺乏常識的探險﹐也往往將自身置於危險境地。無論是京西的小五臺山﹐還是關中的秦嶺等﹐每年都會曝出穿越者被困後被艱難救援的新聞。就在昨天(7月16日)﹐據報道﹐經過百餘救援人員的18小時救援﹐被困浙江省溫州市瑞安絕望谷的寧波驢友何先生獲救。今年6月25日﹐10名野營者不顧汛期警示﹐在重慶市豐都縣河灘上露營遭遇河水突然暴漲﹐好在消防救援及時﹐幸而脫險。

  類似事件頻發﹐每每招致公眾質疑﹐遺憾的是﹐這些事情過去了也就過去了﹐當時的質疑很快消散﹐而緊接著﹐另一波“不怕死的”又接踵而來。因此﹐有必要從制度層面強化約束﹐管好這些任性的冒險者。

  一方面﹐可嘗試實行救援收費制度。儘管保障每一個公民生命安全是政府的責任﹐但政府也沒有必要為明知故犯者的恣意買單﹐要讓那些冒險的人適當付出代價。此前﹐媒體關於救援費誰來支出的問題曾有過熱烈討論﹐驢友﹑冒險者既然敢於嘗試危險行為﹐就應有付出代價的準備。政府履行公共服務職責的前提﹐是所處理的事務具有高公共性。探險行為不僅公共性低﹐且有著不測風險﹐加之許多人自身行為魯莽﹐所以救援費用不應全由政府買單。

  另一方面﹐必要的情形下﹐也可以賦予消防人員緊急帶離相關人員脫離險境的權力。以此次的“洪峰漂流”為例﹐儘管消防人員心急如焚﹐但他們沒有強行帶離人員的權限﹐所以“祗能去勸阻和引導”﹐而這並無益於公共安全。

  無論如何﹐我們的公共安全不能被形形色色的“洪峰漂流”綁架。個人愛好與公共安全之間﹐一定要有明確的界限﹐不得隨意逾越。(胡印斌)

責任編輯﹕王營
分享

更多銳評敬請關注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