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給女考生集體降分﹐隱性歧視更可怕

2018-08-03 11:27:15

用篡改分數的手段區別對待女性﹐是對女性的不尊重﹐也不利於就業市場的性別均衡。包括在公務員﹑事業單位的招聘中﹐除非崗位特殊﹐排斥女性的行為都會被明確禁止。

  8月2日﹐日本多家媒體報道稱﹐日本東京醫科大學在今年2月進行的醫學部醫學科的入學考試中﹐對女性考生的成績一律予以降分處理﹐控制女生錄取人數和比例。而且﹐這種僅對女生不利的做法並未對考生作出說明﹐從2011年左右開始一直持續進行。

  東京醫科大學性別歧視曝光後﹐引來眾多批評之聲。根據東京醫科大學相關人士透露﹐給女性考生集體降分是考慮到女性從醫後因結婚﹑生育離職的情況較多﹐會導致醫院出現職位空缺。但這種在一些業內人士看來是“必要的惡行”的操作﹐不論其是否有科學依據﹐都掩蓋不了歧視本身的不合理。自始至終﹐東京醫大的操作都秘而不宣﹐女性考生在不知情的狀態下大學入學考試成績被調低10~20%。如果沒有媒體揭露﹐想必這種隱晦的性別歧視做法還會一直繼續下去。

  也正是因為這份歧視的隱蔽性﹐其對女性的傷害一直以來被掩蓋了。分數的人為控制帶來的是醫學領域女性昇學率的大幅下降﹐並由此造成一種她們不適合學醫的刻板印象﹐強化外界對女性的有色眼鏡。生活中﹐類似的歧視還有很多變種﹐比如女司機被妖魔化﹐但事實上並沒有任何數據能夠支撐女性不適合開車﹐或者交通事故率高於男性的說法。很多性別歧視﹐還是發軔于對女性能力骨子裡的偏見。

  現實中很多企業考慮到有關崗位的針對性和要求﹐在招聘時會傾向于選擇男性﹐直接註明性別要求﹐這種明面上的招聘門檻無可厚非。因為性別平等並不意味著否定求招聘方的自主選擇權﹐絕對不能設置性別要求。企業會衡量人力成本﹐如果把“特定的招聘對象”藏在個人判斷裡而非寫在紙面上﹐那麼即便是女性過了簡歷關和初試﹐還是很可能因為各種理由被淘汰掉﹐最終空歡喜一場。

  但是這種雙向自主選擇﹐僅限於自由競爭的市場經濟領域。新聞中所涉及的是大學入學考試﹐暗箱操作本身就不合理﹐而入學也不同於入職﹐教育是更趨向于公共性﹑性別平等原則更應該徹底貫徹的領域。用篡改分數的手段區別對待女性﹐是對女性的不尊重﹐也不利於就業市場的性別均衡。包括在公務員﹑事業單位的招聘中﹐除非崗位特殊﹐排斥女性的行為都會被明確禁止。《就業促進法》﹑《婦女權益保障法》都明確提出﹐用人單位不得以性別為由拒絕錄用婦女﹐或者提高對婦女的錄用標準。

  當然﹐徒法不足以自行。就像東京醫科大學案例所顯示的﹐當下女性權益的脆弱﹐恰恰體現在各種隱性的歧視上。基於個人和企業之間不對等的博弈關係﹐職場女性在被歧視的環境中往往缺少主動權﹐最典型的是有些企業在女職工懷孕時﹐會故意將其安排到條件更差或者待遇更低的崗位﹐逼迫她主動走人﹐省去裁員的成本﹐規避法律風險。

  日本在“高考”上區別對待女性﹐近期全球範圍內也出現了許多關於兩性平權話題的討論﹐這一方面說明性別歧視是個全球議題﹐另一方面也印證了兩性平權之路的舉步維艱。對於類似事件的揭露﹐有利於重建女性在公共領域上的話語權。而要真正保護女性不再受到類似的不公平待遇﹐就得從消滅隱性歧視入手﹐重視女性權益保護﹐加快相關制度建設步伐﹐在教育﹑就業等各個領域都堅守公平對待的底線。(熊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