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博士叫板郭德綱﹐相聲求變才是真問題

2018-08-15 16:25:08

讓觀眾開口笑固然重要﹐但這個“笑”不應該是無聊﹑乏味甚至是惡俗的笑﹐搞一點模仿秀﹐拼貼一些網絡笑話﹐或者佔點別人家的便宜什麼的﹐也可能會逗人發笑﹐但笑過之後卻是益覺無聊。

  這兩天﹐相聲界翻騰起了一些不大不小的浪花。

  以“公式相聲”紅遍網絡的上海交大博士夫妻李某和鄭某火了。在東方衛視推出的一檔《相聲有新人》選秀節目中﹐二人屢次叫板郭德綱﹐現場表現令人驚訝。博士夫妻上臺先送三本自撰書籍﹐稱“您千萬別撕了﹐估計你能看懂這本”﹔被淘汰後則放話﹕“咱們走著瞧﹐今天是您不讓我們過﹐明天坐在那個位置上的也許就是我們。”

  博士夫妻的表現迅速引髮網友調侃﹐不少網友表示出對“公式相聲”的不解﹐認為這兩位博士表現出來的情商堪憂。

  平心而論﹐這對博士夫妻的颱風不敢恭維。抱著書﹑用食指指人﹑穿著寫著公式的T恤﹐以及張口就是鋒芒畢露地怒懟﹐令人感覺他們的不紅﹑沒能走下去﹐就是因為郭德綱的存在﹐“踏平坎坷成大道”﹐祗要把老郭幹掉﹐那相聲界就數他倆了。

  這未免是絕大的誤解。首先﹐即便是為了搏出位﹑吸引眼球﹐博士夫婦的現場表現也完全可以用“無禮”來概括﹐我輩讀書識字﹐當知書達禮﹐有謙抑﹐有敬畏。讀進去的書﹐應該內化為修養﹐外化為氣質﹐塑造出一個新的生命個體。如果上來就是一股霸凌之氣﹐生怕人家不知道你倆是博士﹐完全不約束自己的行為﹐實在是淺薄了。

  其次﹐郭德綱現在也算是相聲界的前輩了﹐即便想超越他﹐也應該走正途﹐用作品把他的觀眾“搶”走。總是說狠話﹐甚至說出小混混打架打不贏時的面子話﹐怎麼可能會贏得觀眾的同情與理解﹖相聲演員﹐還得是通過相聲藝術說話﹐別的都不好使。郭德綱作為評委﹐當然有不讓你過的自由﹐這不僅涉及到對相聲藝術的認知偏好﹐也是遊戲規則允許的﹐願賭服輸。

  說起來﹐輿論紛紛用了怒懟這個詞。其實﹐這裡並不存在“懟”﹐自始自終﹐郭德綱的表現都很淡定﹐也足夠包容。當然﹐這也與郭有足夠的底氣有關。不對等的爭論﹐就等於沒有爭論。

  當然﹐博士發難的方式或許確實不雅﹐但這並不意味著相聲就可以高枕無憂﹐更不意味著以郭德綱為代表的主流相聲就沒有憂患。

  郭德綱以及德雲社的努力﹐為日漸式微的傳統相聲添了一把火﹐重新找回了不少觀眾。然而﹐一個不容忽略的現實是﹐缺乏原創性﹑幽默感的相聲﹐僅靠插科打諢﹐或者拿對方老爹﹑媳婦開涮﹐不可能行之久遠﹐更不可能產生什麼思想性乃至藝術感染力。

  讓觀眾開口笑固然重要﹐但這個“笑”不應該是無聊﹑乏味甚至是惡俗的笑﹐搞一點模仿秀﹐拼貼一些網絡笑話﹐或者佔點別人家的便宜什麼的﹐也可能會逗人發笑﹐但笑過之後卻是益覺無聊。對於一門表演藝術﹐“笑”不僅是值得追求的舞臺效果﹐也是藝術審美的特殊手段。也即﹐“笑”不能止于生理層面﹐更該指向精神層面﹐應該能夠多一些愉悅﹑警示﹑啟迪﹑超越等等﹐所謂謔而不虐﹑婉而多諷。

  如果缺乏危機意識﹐一味強調自己有人緣﹐在舞臺上“行得通”﹐恐怕很難真正扭轉觀眾不斷流失的大勢。

  同理﹐後起者如博士夫婦﹐如果沒能及時洞察觀眾的需求﹑審美的規律﹐而只想著以激烈﹑極端的方式尋求出人頭地﹐同樣沒戲。侯寶林先生曾說過﹕“留有餘地﹐恰到好處﹔寧可不夠﹐不可過頭”﹔馬三立先生也曾說過﹕“不喜歡用大喊大叫﹑超刺激的怪聲﹑怪氣﹑怪相找噱頭”。當觀眾的爆笑變成了調笑﹐還表演什麼相聲呢﹖(胡印斌)

責任編輯﹕王營
分享

更多銳評敬請關注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