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女生被群毆﹕校園欺凌不能一再挑戰底線

2018-08-16 16:21:12

一再爆發的校園霸凌事件﹐讓人憤怒﹐也讓人無奈。校園應該是最安全的地方﹐這不僅關係到公民的基本權利﹐也是國家和社會的責任所繫﹐不能一再挑戰公眾的認知底線了。

  據報道﹐近日﹐因不堪遭受同學長達兩個小時的侮辱毆打﹐重慶某技工學校學生范某從位於4樓的寢室跳下﹐摔成十級傷殘。事後﹐其父親將打她的6名學生及其家長﹑女兒所在學校告上法庭。日前﹐經重慶市第五中院判決﹐參與施暴的6名學生承擔七成責任﹑學校承擔兩成責任﹐范某承擔一成責任。

  又是一起情節極其惡劣的校園暴力事件。據受害人披露﹐其僅僅因為告訴老師同學鄒某逃課﹐就招致鄒某及其他5名同學的百般折磨﹐扇耳光﹑用鞋底打頭﹑扒光衣服拍裸照……很難想象﹐如此暴力的舉動居然是一群高職女生所為。

  從逃課﹑報復﹑侵凌﹐以及呼朋引伴群毆同學等一系列行為看﹐鄒姓女生的極端表現也恐非偶發﹐而是熟練的“技能”。面對如此強大的“暴力集團”﹐作為一個被恐懼挾持了的女孩﹐范某其實並沒有太多的選擇。

  我們一貫說﹐有人欺負你﹐你可以選擇告訴老師﹐也可以報警。但實事求是地講﹐在特定的情境下﹐一個還未成年的女生﹐到底有沒有勇氣與霸道的同學對抗到底﹐也因人而異﹐很難一概而論。能夠選擇“自力救濟”﹐固然可以免于遭受更大的傷害﹐但這並不表明每個人都會有這樣的勇氣。

  跳樓自殘的極端行為固然不可取﹐也是對生命的不負責任﹐但也應該看到﹐在此事中﹐范某已經走投無路。當然﹐理解范某的處境也並不意味著讚同她的舉動。一個人的漫長人生路﹐在遇到各種挫折乃至屈辱時﹐如何走出困境﹐活出一個自我﹐需要絕大的堅忍。而與此同時﹐外部世界也完全有責任﹑有義務為青少年提供一個安全﹑可預期的成長環境。

  遺憾的是﹐在此事件中﹐我們絲毫看不到學校有任何有效的管理制度﹕學生隨便逃課﹐沒有人管﹐最後還得讓說實話的同學承擔後果﹔一群學生在宿舍打人﹐且長達兩個多小時無人察覺﹐或者有人察覺也無人理睬﹔學生跳樓了﹐也不見學校有任何致歉的表示。

  判決書稱﹐范某“在面對鄒某等人施加的暴力行為時﹐本應當通過報告老師或者報案的方式﹐將自己解救出危險狀態﹐而不是任由欺凌者肆意妄為”。這樣的表述雖合情合理﹐但未免太過理想化。當一群人在欺凌一個人時﹐這個人是否能有足夠的理智與能力去報告老師﹑去報警﹖當一個學校的秩序淪陷﹐壞學生可以肆無忌憚欺凌她人時﹐一個柔弱的學生又如何“將自己解救出危險狀態”﹖

  事實上﹐類似校園霸凌事件﹐很多都發生在職業學校。這並非帶著歧視的因素﹐而是從側面表明了﹐職業學校在管理上確實存在嚴重的失序。這種失序﹐不僅表現在師生之間存在疏離﹐而且同學之間的關係也十分淡薄。

  然而﹐我們不能再縱容類似的行為在校園中堂而皇之地發生。學校應該是一個最能體現平等﹑公正﹑友好等公共價值的所在﹐每一個學生都應該有著無限的可延展性﹐都應該在這裡享受到最起碼的公平﹐而不是被隨意欺凌。

  面對校園欺凌﹐學校當然責無旁貸﹐一個學生被凌辱﹐我們不應該指責她不夠堅強﹐而是應該追問﹐學校為什麼沒能給予她足夠的保護。其次﹐司法也有必要通過事後懲戒﹐給受害學生一個說法﹐給社會一個交代。法律介入﹐也是一種必要的社會教育﹐可以幫助學生觸摸到行為的邊界時有所忌憚。

  一再爆發的校園霸凌事件﹐讓人憤怒﹐也讓人無奈。校園應該是最安全的地方﹐這不僅關係到公民的基本權利﹐也是國家和社會的責任所繫﹐不能一再挑戰公眾的認知底線了。(斯遠)

責任編輯﹕劉朝
分享

更多銳評敬請關注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