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騙保假死”悲劇﹕保障女性權益地位任重道遠

2018-10-15 16:56:29

在這場悲劇中﹐我們無法用簡單的是非來衡量﹐正如無法用簡單的“殉情”形容戴某花的死亡一樣。這種複雜性也提醒我們﹐中國女性權益和地位的保障﹐依舊任重而道遠。

  10月10日﹐湖南新化琅塘鎮的戴某花在朋友圈留下絕筆信後﹐帶著一對兒女離開了人世。次日﹐三人屍體在該鎮一處水塘被打撈上岸。12日﹐戴某花丈夫何某投案自首。原來此前的9月19日﹐他偽造墜河現場﹐製造車毀人亡假相﹐企圖騙保。然而﹐何某卻不能親自送摯愛一程。目前﹐他因涉嫌故意毀壞財物罪和保險詐騙罪被公安機關刑事拘留。

  何某買的100萬人身意外險﹐受益人正是妻子戴某花﹐而為了讓妻子順利拿到賠償金﹐何某沒有將秘密告訴給妻子。但真正促使戴某花自殺的﹐不祗是丈夫離世的誤會﹐從她帶著孩子自殺的選擇可以看出﹐這種狠心背後﹐是對生活的徹底絕望。

  何某冒著法律風險騙保求生﹐足以說明這個家庭的財務有多麼糟糕。警方通報顯示﹐何某還有十餘萬的網貸﹔媒體報道也提到﹐2016年8月戴某花拿到了老家拆遷補償和賣地收入近30萬元﹐不過很快又開始找娘家人借錢還信用卡。

  在絕筆信中﹐戴某花說﹐“為了何某﹐我信用卡欠了幾萬”。與之形成對比的是﹐為了讓睏頓的家庭能運轉下去﹐她“買一件100多的衣服都要糾結半天”。不難想象﹐當她苟延殘喘維持的家庭﹐換來的卻是丈夫離世的消息時﹐那種心理上的破裂感﹐會如何擊垮她的防線。

  其丈夫失聯期間﹐除了要承受喪夫之痛﹐戴某花還承受著來自家族的巨大壓力。比如﹐她在絕筆信中質問道﹐為什麼“何某消失不見就把責任推向我”﹔此外﹐何某的二哥﹐還對外散播她有精神病的消息。甚至何某家族親友試圖在外姓的戴某花身上尋找何某死亡的答案。

  農村本身是家長裡短的熟人社會﹐很多時候外界的流言蜚語﹐可以左右女性在社交關係中的地位。戴某花省吃儉用﹐仍然逃不掉家族的責難﹐以及具有道德貶義色彩的精神病指控﹐這將一名傳統女性失去丈夫庇護後的真實處境﹐暴露得淋漓盡致。正如作為兩個孩子的母親﹐她在丈夫出事後決定外出打工時﹐何某的父親﹐卻讓她簽一份定期給孩子生活費的協議﹐這不啻于對她母親身份的侮辱。

  家族壓力﹐流言蜚語﹐這些是跟喪夫之痛一樣無形致命的東西。關於這點﹐有個無比殘忍的背景是﹐中國農村婦女的自殺率過去一直很高﹐且幾倍于農村男性。只不過隨著城市化迅速推進﹐以及平權觀念的逐漸普及﹐女性地位才有所提高。但儘管如此﹐正如此次悲劇所顯示的﹐廣大農村地區仍然有大片平權意識的空白區存在。

  這為戴某花帶著女兒自殺提供了某種邏輯解釋。這種殘忍的選擇﹐包含了一家四口團聚的心理﹐但在另一層面﹐也可以理解為戴某花為了避免女兒在塵世間遭遇和自己一樣的宿命循環悲劇──自己曾經遭受過的女性被排斥刁難﹐被流言蜚語纏繞到窒息的外界壓力﹐未來何嘗不會在女兒身上上演﹖

  在這場悲劇中﹐我們無法用簡單的是非來衡量﹐正如無法用簡單的“殉情”形容戴某花的死亡一樣。這種複雜性也提醒我們﹐中國女性權益和地位的保障﹐依舊任重而道遠。(熊志)

責任編輯﹕王營
分享

更多銳評敬請關注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