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律師收取委託人錢款﹐也能構成詐騙嗎

2018-10-15 12:54:20

辦理案件不是靠過硬的法律素養和嫻熟的辦案技能﹐而是靠跑關係賄賂他人得逞﹐律師界把這種律師稱為“勾兌律師”。是用犯罪的手段“辦案”﹐法治日益健全﹐他們必將受到刑事追究。

  據報道﹐山東省某律師事務所主任孟某﹐以花錢找關係和辦理取保候審等為由﹐先後向挪用資金案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王慶軍的兒子王永剛索要1550余萬元。日前﹐孟某因涉嫌詐騙罪被山東省淄博市人民檢察院批准逮捕﹐當事人王慶軍說﹐他和(新的)辯護律師已經要求自己遭到誤導作出的所有供述﹑證人證言以及審計報告等證據﹐作為非法證據排除。

  所謂詐騙罪﹐是指以非法佔有為目的﹐採取虛構事實﹑隱瞞真相的手段﹐騙取他人財物﹐數額較大的行為。刑法規定﹐犯該罪數額較大的﹐處3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罰並處罰金﹔數額巨大的﹐處3至10年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數額特別巨大或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並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本案發生在山東省淄博市﹐山東省對於詐騙罪的數額較大﹑巨大或特別巨大的三個數額節點分別為6000元﹑8萬元和50萬元。孟某的涉案金額為1550萬元﹐遠遠超過數額特別巨大的50萬元起點﹐若罪名成立﹐最高可判處無期徒刑。

  在司法實踐中﹐正常執業律師收取委託人錢財﹐被以詐騙罪刑事追究的案例﹐十分罕見。因為律師接受當事人的委託﹐為委託人提供法律服務﹐現在已經完全市場化。拿北京為例﹐北京市司法局明確﹐“全市律師法律服務收費全面實行市場調節價”。可見﹐委託人和律師之間﹐普遍能夠根據案件難易程度﹑律師資歷狀態和辦案能力﹑當事人經濟水平和律師業一般行情等因素﹐協商確定合適的律師代理費用。

  然而﹐據報道﹐孟某在收取了150萬元正常律師費之外﹐聲稱要“花錢找關係和辦理取保候審”﹐從委託人處先後又索取了1500多萬元。委託人的父親雖然確實被取保候審﹐卻是因為湖北省武漢市東湖新技術開發區法院認為“本案犯罪地和被告人居住地均在山東省淄博市和青州市﹐本院沒有管轄權”而退案﹐武漢公安因為偵查羈押期限已經屆滿﹐不得不依法變更為取保候審﹐而不是孟某花錢找關係辦理的。這些情節若屬實﹐孟某的行為即可認定為以非法佔有為目的﹐虛構事實﹑隱瞞真相﹐騙取委託人的巨額財產﹐符合詐騙罪的構成要件。

  若孟某沒有對委託人撒謊﹐他收受委託人的巨額錢款﹐基本上都用在打點辦案人員上了﹐辦案人員以此為由才宣稱沒有管轄權退案﹐進而辦成取保候審。孟某的行為同樣是犯罪的﹐涉嫌成立行賄罪或者介紹賄賂罪。

  一般而言﹐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辯護人要求司法機關啟動非法證據排除程序﹐大多因為遭到刑訊逼供或者威脅作證﹐而孟某服務的當事人王慶軍要求“非法證據排除”的﹐竟然是“自己遭到(律師)誤導作出的所有供述﹑證人證言以及審計報告等證據”。這說明﹐律師孟某可能還涉嫌指使他人作偽證﹑指使他人篡改審計報告等﹐這另行涉嫌成立辯護人﹑訴訟代理人毀滅﹑偽造證據﹑妨害作證罪﹐可同詐騙罪或者賄賂罪等進行並罰。

  像孟某這種律師﹐辦理案件不是靠過硬的法律素養和嫻熟的辦案技能﹐而是靠跑關係賄賂他人得逞﹐律師界把這種律師稱為“勾兌律師”。“勾兌律師”﹐是用犯罪的手段“辦案”﹐在法治日益健全的今天﹐他們必將受到刑事追究。

  在這裡﹐也要藉此提醒其他當事人及其家屬﹐委託律師提供法律服務﹐要看重律師的業務能力和職業道德修養﹐不要迷信某些律師的一系列光環﹑認為其“有背景﹑有關係”﹐辦案效果好。本案中﹐當事人可能就是因為孟某有山東省淄博市律協副會長﹑市政府法律顧問等頭銜﹐委託其代理他父親的案子﹐前面已被騙650多萬元﹐在其父親被取保候審後孟某又要求轉賬500萬元﹐他仍“沒有太多懷疑”﹐當即轉款﹐致使受騙加重。

  也要看到﹐孟某案對律師界也有警示作用。《律師法》規定﹐律師是指依法取得律師執業證書﹐接受委託或者指定﹐為當事人提供法律服務的執業人員。律師是一種法律職業﹐通過提供法律服務獲得報酬無可厚非﹐但應取財有道﹐恪守職業道德規範。更何況﹐律師在服務費之外不可接受委託人的財物和其他利益﹐委託人主動給好處律師尚且不能要﹐律師主動向委託人索要財物﹐法律更不允許。(劉昌松)

責任編輯﹕王營
分享

更多銳評敬請關注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