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男童被狗撕咬﹐“人狗對立”非照片之過

2018-10-23 10:39:24

對於這樣一起惡性事件﹐話題本該如此正常延伸。醫院的行為放在狗患兇險的前提下﹐它激起的人們對流浪犬的擔憂恐懼﹐若認為這就是“人犬對立”﹐那祗能說立了個虛妄的靶子。

  近日﹐甘肅省酒泉市一男童被七八隻流浪犬圍攻咬傷﹐頭皮遭流浪犬撕裂掉﹐當地人民醫院在救助過程中將血腥圖片公佈于眾﹐此舉立即引發全國各地愛心人士和動保組織不滿﹐認為醫院行為將會引發人犬對立﹐不利於全國流浪犬保護工作順利開展。

  從輿論傳播的角度看﹐公佈過於血腥的照片﹐的確存在不妥﹐不過它所造成傷害﹐更多還是指向男童的隱私﹐以及大眾的信息接受尺度。這種情形下﹐愛狗人士和動保組織以引發人犬對立為由﹐指責醫院做法﹐是否過於敏感﹖

  醫院作為救治方﹐是男童受傷慘狀的見證者﹐如果出於警示目的﹐公佈完整圖片﹐提醒市民當心流浪犬傷人﹐提醒加強狗患治理﹐提醒養狗者對狗終身負責﹐並非不可理解。

  對普通市民來說﹐目睹這樣一張張極具衝擊力的照片﹐除了對男童心生憐憫外﹐首先想到的恐怕是流浪犬後患無窮。沿著這個基礎性共識出發﹐首要追問應該是﹐七八隻流浪犬集中出現傷人﹐職能部門是否失職﹖治理流浪犬的迫切性也再次被擺在眼前。遺憾的是﹐愛狗人士和動保組織﹐祗看到流浪犬保護的重要性﹐甚至預見了人犬對立的後果﹐卻忽視了具體個案中男童被傷害的事實﹐這種邏輯跳躍未免有些冷漠。

  愛狗先要愛人。若溫情脈脈的愛心﹐只談到流浪犬的保護﹐唯獨對受害者缺少代入感﹐看不到狗患最殘忍的一面﹐它只會讓狗患治理顯得更無足輕重。

  準確來說﹐所謂“人犬對立”原本就是偽命題。不管是圍繞流浪犬﹐還是圍繞不文明養狗行為引發的對立衝突﹐本質上都是人和人的矛盾。具體到此事中﹐如果說存在對立﹐那對立的製造者﹐也是對流浪犬負有治理責任的部門﹐愛狗人士與動保組織若以此為由指責醫院自然站不住腳。

  輿論場上雙方的矛盾激化﹐很大程度上源於缺少對話空間。此事中﹐雙方本可以形成共識﹐愛狗人士卻過於敏感﹐再次站到了大眾的對立面。真正“不利於全國流浪犬保護工作”的﹐絕非一張張血腥圖片﹐而是將流浪犬治理浪漫化的邏輯﹐導致某些愛狗人士活在愛心可以治百病的幻覺中﹐甚至像攔車救狗﹑像人肉摔狗者那樣﹐以犧牲他人合法權利為代價﹐滿足自己的道德觀感。

  就隱私談照片傳播﹐就狗患談治理﹐對於這樣一起惡性事件﹐話題本該如此正常延伸。醫院的行為放在狗患兇險的前提下﹐有不妥﹐但未必是什麼大的罪過﹐至於它激起的人們對流浪犬的擔憂恐懼﹐若認為這就是“人犬對立”﹐那祗能說立了個虛妄的靶子。它的後果﹐是讓事件再次變成了雙方的口水戰。

  不管輿論走向如何﹐回到原點來看﹐男童所遭受的傷害﹐應該有來自職能部門的說法。此次事件也提醒各地﹐流浪犬的治理是何等迫切。(熊志)

責任編輯﹕王營
分享

更多銳評敬請關注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