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繼母虐童案一審宣判﹐防虐待要突破家庭敘事

2018-10-31 16:47:47

直至孩子被打成了植物人不得不送醫﹐才得到有效干預﹐再次說明發生在家庭內部的虐待行為的隱蔽性。並且這種由家庭場域所塑造的隱蔽性和封閉性﹐既有現實因素﹐也有觀念因素。

  據報道﹐案發一年六個月後﹐備受社會各界關注的陝西渭南繼母虐童案﹐于10月30日在渭南市臨渭區人民法院公開審理並宣判﹐被虐兒童繼母孫小倩犯虐待罪﹑故意傷害罪﹐被判有期徒刑16年。

  庭審現場的信息顯示﹐2017年3月29日﹐年僅6歲的男童鵬鵬因受傷﹐意識模糊﹐被送至渭南市第一人民醫院。院方在急救過程中發現男童有心臟驟停等現象﹐全身遍佈多處傷痕﹐經過診斷﹐他當時已75%顱骨粉碎﹐兩根肋骨骨折﹐雙目視網膜脫落﹐全身多處皮膚潰爛。醫院隨後報了警﹐鵬鵬的繼母孫小倩很快被公安機關以虐待罪刑事拘留。至此﹐“繼母虐童”一事才得以進入法律視野﹐長期施加于鵬鵬身上的暴力也才真正被叫停。

  如此惡劣的虐待行為﹐直至孩子被打成了植物人不得不送醫﹐才最終在醫生的警覺下得到有效干預﹐再次說明發生在家庭內部的虐待行為的隱蔽性。並且這種由家庭場域所塑造的隱蔽性和封閉性﹐既有現實因素﹐也有觀念因素。

繼母虐童案一審宣判﹐防虐待要突破家庭敘事

  從現實來看﹐由於孩子並不具有清晰的自我保護意識﹐以及對合理“懲戒”的辨別能力﹐加之虐待現象又多發生在家庭內部﹐多數虐待行為及其對應的傷害﹐都會順理成章的消化于家庭之內﹐外人往往難以進行有效監督和干預。

  從觀念角度看﹐則是在“棍棒底下出孝子”的傳統觀念驅使下﹐很多虐待乃至故意傷害行為﹐都是假“管教”之名而行之﹐家長們根本不會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是否越過了正常的限度﹐甚至不排除其認為“孩子是我的﹐我就有打的權利”。而這一點進一步模糊了虐待與適度懲戒的邊界﹐外人也往往將之視為家事﹐難以作出準確的干預和反應。

  所以﹐要想真正提昇社會對於虐童行為的防範能力﹐強化社會對於“虐待”概念的認知﹐對虐待現象多一點警惕﹐是非常重要的一步。庭審中透露的幾個細節就非常耐人尋味。比如﹐鵬鵬的班主任曾指證在2017年3月初發現鵬鵬臉上有紅印﹐那幾天鵬鵬一到學校就睡覺。經詢問後﹐鵬鵬稱經常寫作業到凌晨兩點﹐隨後也就不了了之﹔另外﹐一名超市老闆曾見到鵬鵬來到超市要吃的﹐稱自己已經好幾天沒吃飯﹐“我當時看到孩子的眼睛是青的”﹐但這一反常現象也沒有引來足夠的警覺。

  假使當時班主任或超市老闆對於鵬鵬的反常多一點疑慮﹐作進一步的探尋﹐那麼﹐虐童的蓋子或許可以早一點被揭開。指出這一點﹐當然不是說應該怪責班主任和超市老闆的“疏忽”﹐而是說﹐如果整個社會對於虐待現象表現得更敏感﹐很多虐待行為是可以更容易被發現和更早被制止的。

  在電影《刮痧》中﹐其主要情節多被解讀為東西方文化的衝突和差異﹐但換個角度看﹐影片中所展示出的西方社會對於虐童行為表現出的高度敏感性﹐其實更值得我們學習。這種意識和觀念的強化﹐是促成真正的防治行動的第一步。也唯有此﹐才能讓發生在家庭內部的虐待現象﹐受到更多的社會審視﹐而不再被隱蔽在家庭的封閉空間內。

  從技術操作層面﹐當然也可以有更多的實質性行動。比如﹐相關的公共部門或公益組織﹐可以進社區加大虐待概念的普及力度﹐幫助社會明晰虐待的邊界和法律性質﹐從而減少認知和意識上的盲區﹔再比如﹐學校應該對孩子加強相關的通識教育﹐提高他們的自我保護意識﹐使其學會求助等等。總之﹐虐童現象發生在家庭內部﹐但其防治﹐卻終究要突破家庭的邊界﹐導向整個社會系統。(朱昌俊)

責任編輯﹕王營
分享

更多銳評敬請關注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