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農村污染﹐不可簡單歸咎于農民素質問題

2018-11-09 17:46:00

強調農村生態破壞並非一個素質論命題﹐也是為了提醒﹐它是政府對農民﹑農村公共服務欠賬的體現。尤其是在節點逼近的前提下﹐不能將治理成本﹐全部轉移給農民﹐甚至用簡單粗暴的罰款方式﹐來逼著農民選擇更環保﹑但成本急劇提昇的生活方式。在推銷生態環保觀念時﹐無視農村生產﹑生活的基本規律以及路徑依賴﹐只會激化基層的矛盾。

  經國務院同意﹐由生態環境部與農業農村部共同制定的《農業農村污染治理攻堅戰行動計劃》發佈實施。《計劃》提出﹐到2020年﹐要實現農村飲用水安全有保障﹔農村生活垃圾和污水得到治理﹐實現村莊環境乾淨整潔有序﹔減少化肥﹑農藥使用量和農業用水總量等一系列目標。

  飲用水安全﹑生活垃圾﹑污水治理﹑養殖業和種植業污染防治﹐《計劃》涉及的基本都是農村生態問題的難點。即便在相對發達的城市﹐像生活垃圾分類﹐推進一直都比較困難。對觀念相對傳統落後的農村來說﹐實現徹底的移風易俗﹐難度無疑要大很多。

  需要指出的是﹐農村生態破壞的種種症狀﹐不可簡單地歸咎于素質問題﹐用歧視的眼光來治理。像很多農村地區水體﹑空氣嚴重污染﹐主要破壞源並非農民﹐而是那些鄉鎮企業或者工業企業﹐在污染處理設備不達標的前提下﹐以至於出現疑是“癌症村”的現象。治理層面更需要考慮的是﹐職能部門環評把關為何不嚴格﹖

  另外像典型的農業化肥污染﹐一方面﹐可以理解為農民生態環保觀念的落後﹐但另一方面何嘗不意味著農藥化肥的環保標準低下﹖

  從城市進化的歷史來看﹐農村環保觀念落後﹐更多還是投入不足的結果。沒有像城市一樣的污水處理系統﹐農民家庭當然不可能裝上現代化的排污管道﹔沒有集中化的垃圾收運處理站﹐四處傾倒垃圾的習慣自然難改。基礎設施落後的前提下﹐要求他們像城裡人一樣﹐養成良好的環保習慣﹐生活成本和經濟成本將急劇上昇。

  當然﹐要補齊農村基礎設施短板﹐錢是難題。比如《計劃》也祗是強調﹐“東部地區﹑中西部城市近郊區等有基礎﹑有條件的地區”﹐基本實現農村生活垃圾處置體系全覆蓋。而且對農村來說﹐由於人口分散﹐加大公共投入﹐面臨著很現實的使用效率問題。但即便如此﹐那些沒有財力支撐的貧困地區﹐不該成為生態治理的飛地﹐財政轉移支付要加大扶持力度。

  經濟水平差異﹐決定了農村基礎設施建設﹐以及移風易俗都是個循序漸進的工程﹐這要求在尊重農民生活習慣同時﹐切忌為了政績而搞面子工程。此前有媒體調查﹐農村的改廁工作在基層異化﹐在山西省婁煩縣﹐房前屋後﹑鄉間路邊﹑山坡溝裡﹐沒有圍牆﹑沒有頂棚﹑裸露在外的蹲便器隨處可見。

  此次出臺的《計劃》﹐距離2020年的目標時間﹐祗有不到兩年左右。考慮到農民對農村生活方式的依賴性﹐在完善基礎設施同時﹐實現環保觀念變革﹐達成治理目標難度依舊不小。在這樣緊迫的時間限制下﹐更得防止形式主義作風﹐用折騰底層的面子工程來應付檢查。

  值得一提的是﹐《計劃》強調﹐嚴厲查處在農村地區隨意傾倒﹑堆放垃圾行為。從責任主體來看﹐一方面﹐必須保證公共投入資金到位﹔另一方面﹐不可以罰代管﹐職能部門必須充分盡到告知教化的義務。

  強調農村生態破壞並非一個素質論命題﹐也是為了提醒﹐它是政府對農民﹑農村公共服務欠賬的體現。尤其是在節點逼近的前提下﹐不能將治理成本﹐全部轉移給農民﹐甚至用簡單粗暴的罰款方式﹐來逼著農民選擇更環保﹑但成本急劇提昇的生活方式。在推銷生態環保觀念時﹐無視農村生產﹑生活的基本規律以及路徑依賴﹐只會激化基層的矛盾。(熊志)

責任編輯﹕劉朝
分享

更多銳評敬請關注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