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上至五星酒店下至快捷連鎖﹐酒店業何以集體淪陷

2018-11-15 13:11:51

誰監督﹑怎樣監督﹖誰執罰﹑何以執罰﹖問到最後﹐真正的問題就兩個﹕一是行規的層級太低﹐執行率如紙上畫餅﹔二是低階的規矩和混亂的現實是兩層皮﹐監管幾乎處於真空狀態。

  你以為祗有快捷酒店是“蘿卜快了不洗泥”﹖錯﹗數千元單價的五星酒店﹐或許同樣折戟在糟糕的衛生狀況上。

  11月14日﹐微博網名“花總丟了金箍棒”的博主發佈的一段視頻再度對國內五星級酒店的衛生亂象提出質疑。視頻中曝光的14家五星酒店﹐無一例外都存在用同一塊臟抹布﹑顧客用過的臟浴巾等擦拭杯子﹑洗手臺﹑鏡面等衛生亂象。而售價高達約4500元一晚的上海寶格麗酒店甚至被曝光﹕客房服務人員從垃圾桶裡檢出一次性杯蓋繼續給客人使用。

  這大概再度印證了一個老理﹕規則不彰﹑監管失靈﹐沒有人可以獨活﹑亦無人可以幸免。說得再直白一些──在剛性他律和多方治理不到位的時候﹐僅僅仰仗酒店業不靠譜的社會責任﹐不僅快捷酒店管控堪憂﹐高端酒店同樣會失序失范。若干年前地板業“免檢”的前車之覆﹐還不足以成為後車之鑒嗎﹖

  這條名為《杯子的秘密》的曝光視頻﹐之所以叫人憤怒而氣絕﹐有兩重肇因﹕第一﹐去年快捷酒店臟亂差的衛生狀況觸目驚心﹐已然在公共輿論場引發喧囂的議論。曾有杭州網友@愛生活的馬克君﹐在杭州隨機取樣了幾家快捷酒店﹐對它們進行了設施﹑環境和衛生等實測﹐結果令人髮毛﹕有的塵土污垢不少﹐有的血跡毛髮橫生﹐有的噪音超標﹐有的毛巾殘破……痛定思痛﹐說好的以儆效尤呢﹖事發一年後﹐故事依然﹑問題依然﹐誰能攤手聳肩﹖第二﹐此次高端酒店的衛生狀況被晾曬在公眾面前﹐依然不是職能部門的火眼金睛﹐而是網友自發的粗放監督﹐儘管細節有待核實﹐但真相幾乎板上釘釘。那麼﹐我們常規的監管﹐究竟是喪失了起碼的監督敏感﹐還是早就已然不問不管﹖

  “一塊臟浴巾擦遍杯子和廁所”。這些高端酒店固然要接受輿情民意的拷問與譴責﹐公眾想問的是﹕相關行業監督和職能監管究竟麻木不仁到何種狀態了呢﹖根據中國洗滌用品工業協會就發佈的報告顯示﹐快捷酒店消毒水平有待加強﹐相關行業標準仍未出臺。報告針對國內三星至五星級酒店和經濟連鎖酒店設施清潔狀況進行調查﹐結果顯示﹐“酒店衛生程度基本和其價格呈現正相關的關係”。面對這樣的調查結果﹐高端消費者似乎略有慶幸。不過﹐昨晚的這段爆炸性視頻﹐大概徹底澆滅了這種“僥幸”。市場失靈﹐誰也別指望能花錢買平安﹑花錢買自律。

  面對這種儼然成風的驚天丑聞﹐妄想讓服務員集體背鍋怕是糊弄不了民意的。其實﹐最叫人憤而難平的是﹕面對快捷酒店到星級酒店的衛生失守亂象﹐除了網友的民間調查曝光﹐有什麼常態的體制機制能倒逼出規範有序的衛生狀況呢﹖換句話說﹕枕套怎樣算合格﹑毛巾怎樣算違規﹐面對這些具體而微的現實問題﹐“國標”在哪裡﹑監管怎發力﹖

  一塊抹布承包整個衛生間的惡心橋段﹐不是自去年開始﹐也不會在今年結束。有數據說﹐2018年國內旅遊人次有望突破60億﹐大眾旅遊時代已然來臨﹐這大大刺激了國內酒店業的發展。據不完全統計﹐在2000年到2010年的十年之內﹐全國共有超過8000家經濟型酒店開門迎客。品牌酒店﹑國際酒店﹑連鎖酒店……在這個龐大的產業鏈上﹐于衛生環節來說﹐且不談低端酒店﹐星級酒店基本都有客房清潔程序與衛生標準﹐國家亦頒佈過《旅業客房杯具洗消操作規程》等。問題是﹐誰監督﹑怎樣監督﹖誰執罰﹑何以執罰﹖問到最後﹐真正的問題就兩個﹕一是這些家規或行規的層級太低﹐執行率如紙上畫餅﹔二是低階的規矩和混亂的現實是兩層皮﹐監管幾乎處於真空狀態。

  長遠來說﹐面對如此混亂的酒店行業﹐表態毫無意義﹐也許祗有健全的制度和成熟的監管方能給民眾定心丸吧。(鄧海建)

責任編輯﹕王營
分享

更多銳評敬請關注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