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亂象重重的醫療織物洗滌行業也要被“洗滌”

2018-12-17 18:05:29

為了規範醫療布草洗滌行業﹐今年5月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曾下發《醫療消毒供應中心基本標準和管理規範(試行)》﹐對清洗﹑消毒﹑滅菌﹑儲存等各個環節﹐提出了嚴格的衛生標準。

  近日﹐新京報記者對江西南昌市兩家醫療布草洗滌企業進行臥底調查﹐發現有洗滌廠為了提高效率﹐使用工業洗滌劑清洗醫療布草﹐也無嚴格的高溫消毒環節。此外﹐一些兒科醫用布草被夾雜在成人醫療布草中混洗﹐帶血的醫用布草與其他患者衣物和床單進行混洗。有洗滌廠員工坦言﹐他們所謂的分類洗滌﹐祗是把醫院分開﹐不分科室﹐不分洗衣設備。

  醫用織物被雜亂堆放在地面﹐兒童用布草與成人用布草混洗﹐違規使用工業洗滌劑清洗醫用布草﹐跳過高溫消毒環節……如果不是媒體調查揭露﹐外人估計很難想象﹐在衛生要求極高的醫院裡的那些手術服﹑病號服﹑床單等﹐經過了如此不堪的洗滌流程。

  比起酒店行業的衛生亂象來﹐醫用織物的洗滌亂象有著更大的潛在危害﹐它所帶來的遠遠不止心理上的不適。比如﹐一些傳染性患者穿過的病服或者用過的床單﹐如果不分科室﹐與普通織物混洗﹐並且沒有經過高溫消毒和滅菌處理﹐不排除細菌擴散的可能﹐導致二次污染。

  為了規範醫療布草洗滌行業﹐保障衛生安全﹐今年5月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曾下發《醫療消毒供應中心基本標準和管理規範(試行)》﹐對清洗﹑消毒﹑滅菌﹑儲存等各個環節﹐提出了嚴格的衛生標準。可見﹐其並非無據可依的監管空白地帶﹐但從媒體報道來看﹐醫療洗滌行業的衛生亂象﹐卻跟酒店行業一樣﹐也呈現出集體淪陷的一面。

  一方面﹐當地的兩大洗滌中心﹐無一例外都存在各種違規混洗的問題﹔另一方面它們包攬了當地25家左右醫院的業務﹐其中不乏大型的三甲醫院﹐考慮到醫院是人員流動性很高的公共場所﹐一旦發生二次污染﹐波及面會相當大﹐危害後果也會超過酒店行業。

  頗為諷刺的是﹐在南昌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的布草洗滌服務採購公告中﹐曾明確地羅列了洗滌標準﹐如醫務人員污衣被與病人污衣被必須分開等。但現實中﹐這項業務外包出去後﹐醫院也甩掉了監督的責任。顯然﹐醫院缺少嚴格的驗收程序﹐其衛生安全體系有著重大的疏漏。這種對醫生和患者都不負責任的姿態﹐與三甲醫院的招牌極不相稱﹐無異于砸自己的口碑。

  當然﹐更值得追問的﹐還不祗是業務外包之後對監管責任的切割。涉事的洗滌廠之一﹐其法人代表是南昌第一醫院的退休外科主任﹐還是南昌市洗滌行業協會的法人代表。憑著亂象紛呈的洗滌環境和流程﹐能拿下諸多三甲醫院的業務﹐除了身份的便利外﹐背後有沒有利益的輸送往來﹖至少從醫院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來看﹐這種嫌疑很難排除。

  洗滌廠﹑醫院﹑行業協會﹐糾扯不清的身份牽連和盤根錯節的利益關係﹐足以證明這是個高度封閉且圈子化的領域﹐也為當地醫院集體的事實淪陷提供了一種解釋。可怕的地方還在於﹐一旦違規混洗成為盛行的潛規則﹐我們很難衡量醫用織物是否發生了二次污染﹐以及二次污染是否造成了具體的傷害。

  不論如何﹐醫療領域有著高傳染風險﹐必須有全流程的衛生把控。如果連醫院的用品都骯髒不堪﹐那還何談救治病人﹖(熊志)

責任編輯﹕王營
分享

更多銳評敬請關注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