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別放任污染信息環境的“黑公關”

2018-12-19 17:37:47

相關平臺尤其是自媒體平臺﹐必須肩負起主體責任﹐不能繼續以法不責眾為由﹐放任“黑公關”式寫作。當然﹐在治理的同時也要避免誤傷﹐為公共言論的生產留下足夠的空間。

  互聯網經濟年代﹐企業在形象建設上的投入逐漸加大﹐與之對應的是“黑公關”也成為屢見不鮮的現象。前段時間﹐媒體的集中報道揭開了這個行業黑暗的一面。比如報道提到﹐有企業要給上百個自媒體交保護費﹐“在交了30多萬元‘保護費’後﹐立刻主動進行正面宣傳。”

  值得一提的是﹐在傳統媒體年代﹐話語權掌握在報紙﹑電視人手裡﹐這些在今天看來內容生產工藝有些落後的載體﹐因為有嚴格的審核把關流程﹐且更愛惜羽毛﹐所以“黑公關”的現象相對來說比較少見﹐很少有媒體為了蠅頭小利去濫用監督權﹐變相敲詐勒索。

  “黑公關”開始泛濫﹐更多還是始于社交媒體和自媒體的崛起。內容生產的門檻降低﹐創作權從擁有專業知識的精英下沉到普通人。更便利的發稿條件﹐除了導致內容水化外﹐還讓專盯“負面監督”的流量變現產業鏈成為可能。

  這裡的“負面監督”之所以要打上引號﹐是因為本質上它並不是對監督權的正常使用。這點我們可以從“黑公關”的特徵上看出來。

  比如﹐捏造或拼接組接負面新聞﹐用不實的內容操縱輿論﹐抹黑特定企業的形象和聲譽。從過去業界的一些案例來看﹐“黑公關”往往會在短時間內大量持續發文﹐信息傳播的密度很高。並且在被抹黑的特定企業推出新業務﹐融資﹐上市等關鍵時期﹐就必定會發佈攻擊性文章。而且﹐為了擴大傳播效果﹐一些“黑公關”還會用標題黨聳人聽聞﹐或者用涉嫌恐慌﹑色情的字眼與企業或者產品建立聯繫﹐進而達到混淆視聽的目的。

  “黑公關”之所以難治﹐一方面是因為當前的資訊環境下﹐人人都掌握麥克風﹔另一方面﹐也跟其遊走在法律的灰色地帶有關。比如用標題黨來誇大負面效果﹐嚴格來講很難被判定內容失實﹐或者負面信息的表述往往介于客觀陳述與誹謗之間﹐很難訴諸法律。再者﹐“黑公關”背後可能有金錢的交易﹐也可能祗是人情往來﹐利益關係相對隱蔽﹐是否有金錢關係已不是判斷“黑公關”的主要依據﹐以此為抓手也未必好打擊。

  不過話說回來﹐考慮到一些自媒體“黑公關”往往都是連續﹑密集發文﹐通過集中造勢來吸引眼球﹐而且內容包含大量憑空捏造的信息﹐所以對平臺來說﹐如果同一媒體/自媒體多次針對同一企業/行業發佈不實信息﹐那麼就該提高警惕。是否有侵權事實﹐侵權事實是否短時間內長達多次﹐都可以成為“黑公關”的判定標準。

  對於企業而言﹐“黑公關”直接傷及聲譽﹔對讀者來說﹐原本清爽的資訊環境﹐經過“黑公關”帶節奏和攪混水之後﹐也變得污濁不堪。而從整個社會層面來講﹐“黑公關”式的營生會污染社會的監督權﹐降低媒體監督的信譽閾值。無辜的企業被拖下水﹐花錢找打手的企業卻坐收漁翁之利﹐由此只會形成劣幣驅逐良幣的競爭生態。

  所以相關平臺尤其是自媒體平臺﹐必須肩負起主體責任﹐不能繼續以法不責眾為由﹐放任“黑公關”式寫作。當然﹐在治理的同時也要避免誤傷﹐為公共言論的生產留下足夠的空間。(熊志)

責任編輯﹕王營
分享

更多銳評敬請關注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