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智能電視用戶被強制觀看跨年節目是平臺強權

2019-01-03 18:01:04

誰在合謀﹑誰在得利﹑誰在踐踏規則與法紀﹑此事會否被各家效仿而引發破窗效應﹖願這些問題﹐不要繼續在風中飄搖﹔願監督管理部門﹐將之視為互聯網江湖開年的現實考題。

  這個跨年夜﹐不少互聯網電視觀眾過得比較鬧心。來自江蘇﹑四川﹑山東﹑廣東﹑山西等地的網友反映﹐在使用有線電視﹑IPTV等平臺觀看衛視跨年晚會的過程中﹐突然出現江蘇衛視跨年廣告﹐緊接著自動轉臺﹐連遙控器都失靈了。江蘇衛視聲明稱﹕CIBN酷喵影視客戶端引導智能電視用戶觀看插屏廣告的推廣行為﹐是為了提高其獨家網絡內容的播放量﹐酷喵影視已就致歉。

  影視客戶端為提高獨家播放量就可以為所欲為﹐讓觀眾被強制轉臺﹖致歉了就應該停止追問質疑嗎﹖在收視造假重霾之下﹐公眾對相關衛視的疑似霸王推銷行為多有聯想﹐屬於情理之中的群眾監督﹐而酷喵影視此舉既然是市場化的商業行為﹐就當承擔法律上的權責追問。如果雙方互踢皮球﹐利益互相勾兌﹐于互聯網化廣電節目發展來說﹐終究不是善例。元旦當晚﹐有媒體在微博上搜話題#江蘇衛視強制跳臺#﹐發現其閱讀量已超3.5億次﹐討論量也有1.9萬──這既說明此事影響之廣﹐亦說明此舉後果之惡。

  三個疑問接踵而至﹕第一﹐“為了提高其獨家網絡內容的播放量”﹐各家軟件就可以霸王硬上弓嗎﹖如果這樣的行為不被遏止﹐此舉會成為各家衛視拓展收視和流量的“新殺手锏”嗎﹖第二﹐有線電視﹑IPTV﹐乃至VIP類播放軟件﹐消費者不是無償使用﹐在收費之後仍發生這種單方的強制轉臺行為﹐消費者的知情權和自主選擇權置於何地﹑公平法治的市場規則置於何地﹖此外﹐當事方沒有一家意識到此舉的惡劣和囂張﹐僅表述為“進行了一次插屏廣告的推廣﹐讓用戶誤以為產生了跳端行為”──相較于流量背後的實際收益﹐這種“關機重啟”或才能解決的霸道推廣﹐還不夠極端﹑還不值得反思並警惕﹖這已經不是簡單的用戶體驗問題﹐而是有預謀有執行的疑似強制性文化消費。職能監管部門﹐恐怕不能任由這種強制轉臺惡行勃然發展下去。

  在成熟市場機制之下﹐一個共識越發清晰﹕在沒有消費者許可﹑在沒有對等利益交換的合同前提之下﹐任何商業流量的獨霸式強賣行為﹐都是法理情理上的“耍流氓”。在流量變現的事實語境下﹐軟件平臺如果聯手節目方利用壟斷性地位強制營銷﹐這樣的“市場佔有率”與收視造假又有何異﹖在利益瓜分大戲中﹐互聯網觀眾反倒成了砧板上的唐僧肉。

  智能電視用戶被強制觀看跨年節目﹐背後的平臺強權之惡﹐是比強制看一臺未必中意的晚會更惡劣的事情。誰在合謀﹑誰在得利﹑誰在踐踏規則與法紀﹑此事會否被各家效仿而引發破窗效應﹖願這些問題﹐不要繼續在風中飄搖﹔願監督管理部門﹐將之視為互聯網江湖開年的現實考題。(鄧海建)

責任編輯﹕劉朝
分享

更多銳評敬請關注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