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專項工程資金被挪用﹐誰來問罪

2019-01-14 16:44:13

春節在即﹐多少農民工和他們的家庭還在等著這些工錢過年﹐不能因為地方政府在挪用資金上的曖昧就漠視對民工權益的侵犯。

  每到年底﹐都會看到一些讓人痛心的農民工討薪事件。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有農民工反映﹐有1.9億的車船稅專項資金本該用來支付他們的工程款﹐卻被吉林省四平市政府挪作他用﹐導致2017年就完工的工程﹐至今拿不到工錢。對此﹐四平財政局負責人承認﹐是在別的地方佔用了資金﹐卻說不清楚錢被用到哪裡了。按照四平交通局的說法﹐他們制定了個三年還款計劃﹐預計到2021年才能把錢還光﹐但這個計劃並沒有官方批復。

  欠薪入罪對於很多個人或企業來說﹐存在一定威懾力。過去農民工被包工頭或者建築公司欠薪﹐輿論還可以呼籲地方政府出面主持公道﹐可現在欠薪主角變成地方政府﹐讓人覺得荒誕。2017年就完工的工程﹐農民工辛辛苦苦幹完了活﹐卻要到四年之後才能拿全工錢。而且﹐這還是理想狀態﹐按照四平相關部門不清不楚的表態﹐很可能這個還款計劃還存在變數。

  就像很多欠薪企業一樣﹐地方政府當然很可能有很多難言之隱。挪用中央專項資金﹐本身就是財政違法行為﹐地方明知故犯﹐不像是某個人﹑某個部門的擅自主張﹐極有可能是被拿去用在他們認為更緊急﹑更重要的事情上。可問題在於﹐無論地方政府有多緊急的事項﹐都不是侵害民工權益的理由﹐就像包工頭或企業無論自己多困難﹐都不能拖欠農民工工資一樣。

  這起欠薪事件暴露兩個層面的問題﹕挪用中央專項資金﹐這些錢到底被用去了哪裡﹖程序上存在怎樣的問題﹖這些涉及財政紀律的問題﹐自然都必須調查清楚。如果中央專項資金都可以根據地方的“特殊情況”而隨意調配﹐那專項資金的設立就沒有意義。所以﹐這個層面是否有違法違規行為﹐必須要調查清楚之後告知公眾。

  但這些問題﹐不影響對欠薪行為性質惡劣的判定。無論是出於什麼樣的理由挪用﹐祗要是造成了長期拖欠民工工資的事實﹐那就是侵犯民工權益﹐就應該對相關責任人加以追究。惡意欠薪罪不僅針對個人﹐也針對單位。在立案標準裡面有一條是“數額較大”﹐根據相關司法解釋﹐拒不支付十名以上勞動者的勞動報酬且數額累計在三萬元至十萬元以上的就可認定數額較大。四平交通局下的這個工程涉及700多人﹐現在還欠民工兩千萬左右。數額堪稱巨大﹐難道不需要加以問責﹖

  春節在即﹐多少農民工和他們的家庭還在等著這些工錢過年﹐不能因為地方政府在挪用資金上的曖昧就漠視對民工權益的侵犯。從現有信息看﹐四平地方政府自己查自己﹐很難在這件事上給出合理的解釋﹑及時的善後﹐因此﹐上級政府有責任盡快介入﹐把欠薪和挪用專款兩件事徹底查清。政府挪用專款的欠薪現象若不及時問罪﹐那會給社會一個不好的示範。(敬一山)

責任編輯﹕劉朝
分享

更多銳評敬請關注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