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懲戒權回校”什麼時候都不晚

2019-03-04 15:34:18

懲戒是權力﹑更是責任﹐是千百年來教育要素中的“陽光空氣和水”。放棄懲戒的校園﹐欺凌亂象只會更為囂張惡劣。

  近兩年來﹐校園欺凌事件屢屢見諸報端。校園欺凌事件的發生也暴露出社會各方對青少年身心健康教育方面的漏洞。民進中央敏銳地關注到了校園欺凌現象﹐並建議建立具有可操作性的校園欺凌處理辦法﹐明晰學校和教師的反欺凌責任﹐給予學校適當懲戒權。此外﹐不少政協委員也非常關注校園欺凌﹐並紛紛建言獻策。

  時下﹐校園欺凌面臨的最大尷尬是﹕欺凌形式是五花八門的﹐治理方式卻是手段有限的﹔欺凌傷害事件觸目驚心﹐懲戒程序卻大多比較溫柔。

  2016年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發佈了校園欺凌報告﹐其中收錄了18個國家10萬年輕人的數據﹐顯示全球學生中25%的人曾經歷過欺凌。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一項針對10個省市中小學生的抽樣調查顯示﹐32.5%的人偶爾被欺負﹐6.1%的人經常被高年級同學欺負。在最高檢報告中提到﹐2016年以來﹐共起訴侵害在校學生的暴力犯罪1萬餘人。冰冷的數字背後﹐是受害者千瘡百孔的人生。

  越是問題嚴峻﹐越要措施雷霆。一方面﹐2016年4月﹐國務院教育督導委員會辦公室印發《關於開展校園欺凌專項治理的通知》﹐在全國開展了為期九個月的專項治理。2017年11月﹐教育部等十一個部門聯合印發《加強中小學生欺凌綜合治理方案》﹐旗幟鮮明地表明了積極防治校園欺凌的態度。但是另一方面﹐面對日益複雜隱蔽的校園欺凌亂象﹐既有政策措施仍顯得捉襟見肘。正如民建中央所坦言的──比如現行政策下﹐學校執行治理政策的努力祗能改善肢體欺凌和言語欺凌現象﹐較為隱蔽的關係欺凌﹑網絡欺凌等問題繼續存在。學校介入與處理欺凌的方式集中於“教育與鼓勵”“移交公安部門”兩種﹐與校園欺凌類型的多樣性﹑復合性不匹配。

  今年的全國兩會上﹐不出意外的是﹐《未成年人保護法》的修訂或會成為熱點之一﹕因修訂草案會涉及校園欺凌問題﹐公眾自然寄望藉此推進反校園欺凌立法工作。不過﹐徒法難以自行﹐僅僅靠法律底線的事後責罰來喚醒校園法治的澄明﹐顯然不太樂觀。除了探討校園安保的執法權之外﹐最關鍵的﹐還是推動合法懲戒權早日回歸校園。

  祗有賞識的教育﹐終究是瘸腿的。《中國教育報》此前曾刊載過一組數據﹕在一項面向某地400多名中小學教師的問卷調查中﹐對於“您讚成對違規學生實施懲戒嗎”﹐選擇“讚成”的教師佔98.7%﹔而被問及“學生違規時﹐您會實施懲戒嗎”﹐祗有26.9%的教師選擇了“會”。馬卡連柯說﹐適當的懲戒不僅是老師的權利﹐更是老師的義務﹐不瞭解懲戒﹐老師就放棄了一部分自己應盡的職責。

  苗頭早發現﹑惡行早懲戒﹐校園裡的“小霸王”也許就能及早收手。于情來說﹐教育之嚴苛﹐須輔之以懲戒權為常規手段﹔于法而言﹐日韓也好﹑歐美也罷﹐區別的祗是教育懲戒權執罰的主體﹐但校園內絕不會讓欺凌者無法無天。懲戒是權力﹑更是責任﹐是千百年來教育要素中的“陽光空氣和水”。放棄懲戒的校園﹐欺凌亂象只會更為囂張惡劣。

  “懲戒權回校”﹐什麼時候都為時不晚。尊師重教﹑立德樹人﹐不妨從賦予學校合法懲戒權開始。(鄧海建)

責任編輯﹕劉朝
分享

更多銳評敬請關注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