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商業廣告禁入校園”還要重申多少次

2019-04-08 16:06:47

碰到要求學生“自願”看不免費的演出﹐家長基本上都會遵從。一來老師往往要求寫讀後感﹐不看演出怎麼寫﹖二來不配合校方要求﹐家長怕孩子在學校不受待見。

  “最近學校老師給娃發了一張音樂童話劇的券﹐還要求每位同學看完這個劇後寫一篇觀後感作文。可是去現場發現票價很貴……”據報道﹐陝西省西安城北一小學生的家長日前將音樂童話劇的券拍照傳給記者。記者在西安人民劇院看到﹐不少家長帶著孩子正在檢票口排隊等候入場﹐售票的地方有不少家長正在諮詢﹑買票。不少家長去了劇院買票觀看後﹐吐糟被“套路”了。

  從“券背面要求學生寫觀後感作文”到“憑券學生免費家長全價”再到“便宜票沒有了祗能買貴的”﹐一系列“神操作”讓人感到套路滿滿。正如報道所提及的疑問﹐“免費觀演出券”既然是公益性的﹐為啥學校不組織學生集體觀看﹖工作人員用“正”字統計人數﹐是不是根據觀影人數給學校或者老師計酬﹖為啥票價短期內暴漲﹖

  將問號拉直或許並不難﹐監管部門祗要真正徹查即可。問題是﹐此事中一些監管部門扮演的角色﹐會不會也不光彩呢﹖畢竟﹐高達50所左右的學校參與其中﹐這恐怕不是搞定一兩個老師就能完成的。有網友戲稱﹐搞定班主任就能搞定學生﹐搞定校長就能搞定班主任﹐搞定局長就能搞定校長……雖然不無調侃﹐卻需相關部門好好查一查﹐既不能讓老師背鍋﹐也不能放過背後的操弄者。

  該事件最讓人氣憤的﹐是學生和家長又一次淪為商業“侵略”的受害者。商業活動為何能一再攻佔本該是淨土的校園﹖

  “堅決禁止任何形式的商業廣告﹑商業活動進入中小學和幼兒園。”教育部究竟下發過多少這樣的文件﹐實難統計。就在今年2月﹐教育部辦公廳就幾起商業廣告進校園事件發佈通報稱﹐各地教育行政部門要全面落實全國教育大會精神﹐對近期發生的幾起商業廣告進校園事件進行深入剖析﹐不斷增強校長教師政治意識﹑責任意識﹑法治意識。時隔不到兩月﹐西安就出現了這樣的事情﹐難道果如通報中所稱的﹐是“個別學校和地區思想不重視﹑活動組織不嚴密﹑學校管理不規範﹑日常監管不到位﹑全面排查不徹底”﹖

  有沒有問題﹐一查便知。一定程度上說﹐出現問題不可怕﹐可怕的是一再出問題。有個細節是﹐2016年1月﹐媒體曾刊發“西安幾十所小學老師發券讓學生看電影”的報道﹐不少家長反映電影票是老師給發的﹐他們被迫周末帶孩子去看電影﹐原以為是免費的﹐可到現場一看卻要60元。對照看﹐簡直如出一轍﹐偶然嗎﹖停留在公眾記憶裡的丑聞尚未散去﹐相關人員又如法炮製﹐吃相未免太過難看。遏制乃至消除此類現象﹐在啟動問責機制的同時﹐還須盡快建立有效而有力的防範機制。

  一些機構冒天下之大不韙﹐且無視禁令﹐“利”字作祟。據計算﹐以此次事件為例﹐若每天四場﹐演兩天﹐本次演出收入約96萬元。這是一筆不小的收入﹐最終都進入哪些人的口袋﹖如果名不正言不順﹐以牟利為目的﹐這樣的斂財與分贓何異﹖

  更應該看到﹐碰到校方要求學生“自願”看不免費的演出﹐家長基本上都會遵從。一來老師往往要求寫讀後感﹐不看演出怎麼寫﹖二來不配合校方要求﹐家長怕孩子在學校不受待見。在這種話語權明顯失衡的情況下﹐面對學校的“助攻”﹐家長忍痛選擇被“宰”便是無奈之舉。故此﹐化解類似攤派﹐除了要求監管部門履職盡責﹐秉持公心之外﹐也需共同深思如何進一步平衡好家校關係。

  為堅決禁止商業廣告﹑商業活動進入中小學校和幼兒園﹐確保校園一方淨土﹐按照教育部辦公廳的最新部署﹐各地教育行政部門要在全面排查的基礎上﹐對區域內所有中小學校﹑幼兒園排查整改情況進行“回頭看”﹐確保不走過場﹑不留死角﹑不存隱患。具體到西安這一事件﹐相關部門有責任給家長和學生一個交代﹐並在自我反芻的同時﹐查清楚究竟有沒有做到“不走過場﹑不留死角﹑不存隱患”。(王石川)

責任編輯﹕王營
分享

更多銳評敬請關注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