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稅收壓過環保﹐代價不能總是群眾承擔

2019-05-07 17:59:47

我們不能超越社會發展階段以過於理想化的標準要求地方政府﹐但是﹐即便是發展這些傳統產業﹐還是必須守住環保和保障民眾生命安全的底線。

  近年來﹐山西呂梁交口縣回龍鄉村民多次舉報﹐當地一個氧化鋁項目的赤泥庫。村民稱﹐赤泥庫壩面出現裂縫﹑鹼液漏出﹐嚴重污染環境﹐同時引發對可能潰壩的擔憂﹐村民稱“怕那個壩塌了把村子淹了”。

  不同地區的環保各有各的問題﹐但這些悲劇中總有一個共同的不幸──最無辜的底層民眾承受著污染最大的傷害﹐但他們維權自救能力卻又最弱。以這個氧化鋁項目而言﹐2011年就已經開工﹐2017年開始當地群眾發現堤壩滲水﹐恐慌不安。可是這一懸在村民上方的隱患﹐卻至今沒有消除。

  是這個項目合法合規沒有什麼別的“硬傷”嗎﹖恰恰相反﹐這個項目從開工到現在都沒有取得過《安全生產許可證》﹐也就是說一直明目張膽的“帶病生產”。不用說存在安全隱患和嚴重污染的事實﹐就算暫時沒有發現問題﹐項目也應該先停業通過環評和安評之後再開工。可這種理論上很清晰的解決路徑﹐在現實中卻依舊長期被無視。

  理由也不令人意外﹐這項目能為當地解決就業﹑帶來大量稅收。這是很多地方環境污染故事中的共同點﹐不是地方環保部門不知道﹐不是地方主政官員看不見﹐而是一種利益權衡之後的選擇。地方經濟的發展﹐或需要有納稅大戶﹐或需要有能大量解決就業的企業﹐在這樣的考量之下﹐小部分人的權益就失去了保障。

  可以說﹐類似這樣堂而皇之﹑久懸不決的污染問題﹐基本就是這種施政思維下的產物。世間沒有萬全策。地方發展的確會面臨各種利弊選擇﹐可其中還是得有底線﹕人的生命是平等的﹐不能為了稅收和部分人的就業﹐而視另一部分底層民眾的生命安全于不顧。明知道可能有非常嚴重的污染和隱患﹐拿不出化解方案就倉促引進上馬。因為這種畸形發展觀﹐很多地方已經付出非常慘重的代價﹐血的教訓不能漠視。

  當然﹐必須承認的是﹐每個地方的發展都囿于各種客觀限制﹐不是每個地方都適合發展高新技術﹑都能吸引尖端產業﹐有些相對落後的地方祗能暫時吸納高耗能﹑資源型企業﹐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我們不能超越社會發展階段以過於理想化的標準要求地方政府﹐但是﹐即便是發展這些傳統產業﹐還是必須守住環保和保障民眾生命安全的底線。

  具體到交口縣氧化鋁項目中﹐信發鋁廠存在環境污染問題與安全隱患是客觀事實﹐當地不能選擇性忽略。目前﹐據媒體報道﹐當地政府已經完成了入戶摸底工作﹐順利的話5月底實施貨幣補償搬遷。這樣的補救措施是必要的﹐但該項目的問題遠不止污染方面﹐事後搬遷並沒有觸及根本癥結所在。如果總是循著這樣的發展路徑﹐即便這一次將問題勉強解決了﹐下一次呢﹖

  說到底﹐對於地方政府而言﹐在工廠選址的考量上﹐首先考慮的都應該是對當地居民的影響﹐協調好居民的利益與需求﹐而不是事後補償。

  不能讓稅收考量﹑政績考量壓過對民眾生命的考量﹐不能總讓底層民眾承受發展和環保衝突之後的代價。這對於地方主政官員而言並非高要求。事實上﹐祗要對民眾生命安全多點敬畏﹐更好地兼顧發展和環保之間的衝突﹐地方發展才能切實符合整體利益。(敬一山)

責任編輯﹕王營
分享

更多銳評敬請關注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