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延長男性陪產假是值得期待的嘗試

2020-05-20 17:52:15

“誰來帶孩子”是年輕人在生育時考慮的重要因素。而延長男性陪產假﹐鼓勵父親參與到育兒中來﹐顯然可以促進男性分擔育兒職責﹐減少女性生育時的顧慮。

  連續幾年﹐男性陪產假都成為兩會熱議的話題。

  去年﹐全國人大代表﹑民建廣東省委會副主委﹑華南師範大學教授林勇提交了《關於夫妻合休產假的建議》﹐引發熱烈討論。今年﹐他繼續帶來了這一話題的建議﹕夫妻合休產假﹐並有計劃﹑分步驟延長男性休假天數。

  全國人大代表﹑蘇州大學校長熊思東也將在今年兩會提交《關於延長男性配偶陪產假期的建議》。其中提及﹐應將男性配偶陪產假延長至38天。

  上海市婦聯2009年就開始提出增設“父親照顧假”﹐鼓勵父親參與子女撫育。在今年的上海兩會上﹐上海市婦聯再次建議﹐合併產假和配偶陪護假為家庭育兒假﹐並將現有夫妻雙方的138天假期延長至半年﹐即182天﹐夫妻雙方協商確定各自休假天數﹐並強制父親休假不少於30天。

  可以說﹐隨著代表委員﹑相關機構多年的討論﹑建議﹐延長男性陪產假已經越來越成為社會共識。而事實上﹐各地的相關制度也陸續“破冰”﹐例如﹐2016年全國29省份推行新計生條例﹐其中河南﹑雲南等地將男性護理假延長至一個月﹔山東省則表示﹐要“探索推行男女共享的帶薪育兒假”。

  無論從社會發展的宏觀角度來說﹐還是從個體家庭的微觀利益上看﹐延長男性陪產假﹐都是值得期待的嘗試。

  從個體角度來看﹐正如林勇代表所說﹐“二孩政策大大降低了用人單位對女性職員錄用的概率”。女性長期在育兒方面承擔主要責任的現實﹐大大降低了她們的職場競爭力。許多女性在求職時遭遇區別對待﹐在職業發展過程碰到職業“天花板”﹐都與此有關。尤其是二孩政策實施以來﹐女性花費在育兒上的時間﹑精力都可能大大增加﹐更導致用人單位傾向于不招女性員工。為此﹐人社部等九部門曾聯合發文﹐明確規定招聘時不得詢問女性婚育情況﹐不得將限制生育作為錄用條件等。但是﹐女性因為生育問題在職場遭遇或明或暗歧視的現象仍屢見不鮮。

  從家庭角度來看﹐子女是父母雙方的孩子﹐理應由雙方共同撫育﹐育兒成本不能僅由母親一方來承擔。更何況﹐父親長期缺席的“喪偶式育兒”﹐不但容易造成家庭矛盾﹐更對孩子的健康成長不利。近年來﹐各地相繼出臺家庭教育促進條例﹐均強調父母共同育兒﹐不得以離異等原因拒絕家庭教育﹐也是出於這一目的。

  從社會角度看﹐這幾年來﹐生育率持續走低越來越成為關注的焦點。國家統計局顯示﹐2019年﹐我國全年出生人口為1465萬人﹐人口出生率為10.48%﹐再次下滑。“年輕人為什麼不願意生娃了”一再成為熱議話題。有調查發現﹐“誰來帶孩子”是年輕人在生育時考慮的重要因素。而延長男性陪產假﹐鼓勵父親參與到育兒中來﹐顯然可以促進男性分擔育兒職責﹐減少女性生育時的顧慮。同時﹐政府主導的陪產假政策﹐如果以一定的強制性推行﹐則所有男性都享有相同的陪產假﹐不至於因此而影響個人職業發展﹐也在一定程度上保證了公平公正。

  當然﹐在改革大方向正確的前提下﹐也要看到﹐僅僅延長男性陪產假﹐恐怕還不能完全解決問題。從上位法的立法修改﹐到具體政策的落地﹐需要不短的時間。具體陪產假延長的幅度﹐也需要分步驟﹑有計劃地循序漸進﹐短期內恐怕還很難有實質性的改變。

  此外﹐社會上仍然大量存在著“男性負責掙錢養家﹑女性負責相夫教子”的傳統觀念﹐人們對家庭勞動的價值還不是很重視﹐許多人仍然認為育兒等家庭勞動“輕鬆”“不重要”﹐祗有外出上班才是為家庭做貢獻。要讓父親們“心甘情願”地參與到育兒等家庭事務中來﹐就必須改變這種偏見﹐推動社會樹立起新的家庭﹑勞動理念。

  當然﹐養育孩子不僅是家庭的責任﹐社會也應該為育兒提供良好的條件。因此﹐也需要大力發展社會托育機構﹐在以家庭為主的育兒模式之外﹐探索社會輔助的育兒路徑。政府可以對相關機構﹑企業提供優惠扶持政策﹐減輕家庭育兒負擔。各方綜合發力﹐才能為養育下一代掃除障礙﹐創造優越環境。

  無論如何﹐延長男性陪產假都是這一“政策組合包”中的優良選項。(土土絨)

責任編輯﹕王營
分享

更多銳評敬請關注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