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巢”恰恰是成長的正確打開方式

2017-04-20 08:04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7-04-20 08:04:42來源﹕中國青年報作者﹕責任編輯﹕李然

  儘管這些獨居青年的生活中充滿著懶惰﹑迷茫等小問題﹐有時還有著抗拒長大的小怨念和小矯情﹐可正是這些自由生活的過程讓他們不斷“試錯”﹐最終找到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

  美劇《衰姐們》第一集就講述了一位美國“空巢青年”的窘迫故事﹕大學畢業兩年後﹐女主漢娜一直依賴父母的資助在紐約打拼。可是有一天﹐她的父母突然從密歇根的老家來訪﹐宣佈停止提供一切資助。聽到這一“噩耗”﹐漢娜立即陷入恐慌﹐她在朋友的鼓勵下拿著自己的作品去跟父母要求多幾個月的資助﹐未果﹔她鼓起勇氣申請提高實習工資﹐結果卻被炒了魷魚。

  生活在大城市﹐獨居﹐缺乏情感寄託﹐放到中國﹐漢娜完全符合“空巢青年”的定義。隨著城市化進程﹐獨居青年的增多已成為全球性趨勢﹐他們的生活狀態引發了不少人的憂慮。社交密度稀薄﹐孤獨地像條狗﹐“空巢青年”的生活好像並不幸福。

  可是﹐我認為“空巢”恰恰是成長的正確打開方式。它讓我們懂得如何發現真實的自我和感受﹐如何經營自己的生活﹐如何進行屬於自我的社交。

  我在紐約和華盛頓等地實習時﹐接觸過不少剛畢業的大學生﹐他們大多會感嘆孤獨給自己帶來的變化。孤獨﹐讓他們學會了如何與自我相處﹐發現自我真實的感受。一位攝影師朋友畢業於美國一所知名高校的工程類專業﹐可是他對於這個專業並不特別感興趣。在無聊的獨居生活時﹐他拾起相機到各地拍攝﹐甚至跑到非洲去拍獅子。他說﹐這段獨處經歷讓他開始學會與自己對話﹑思考真正的人生訴求。如果沒有這段經歷﹐也許他不會放棄工程師的工作﹐也不會像如今這麼快樂。

  回家就刷劇﹑玩遊戲﹑點外賣﹐許多家長對“空巢青年”的生活方式表示憂慮。我認為﹐儘管這些獨居青年的生活中充滿著懶惰﹑迷茫等小問題﹐有時還有著抗拒長大的小怨念和小矯情﹐可正是這些自由生活的過程讓他們不斷“試錯”﹐最終找到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相較在父母監督下把每分每秒都“利用好”﹐我反而更欣賞獨居青年在勤勞和懶惰﹑節儉和奢侈﹑死宅和社交達人之間略顯稚嫩和笨拙的平衡。因為這意味著他們開始真正獨立地掌控自己的生活﹐承擔起自由的重量﹐而不是遵循固有程序的機器。

  獨居生活並不意味著自我封閉﹐相反﹐它提供了自主社交的契機。從小到大﹐大多數人交朋友都帶有被動性。在校園時代﹐朋友大多來源於同學﹐而你並不能主動選擇自己的同學。“空巢青年”必須跳出原來的舒適圈﹐學會主動地接觸他人﹐構建新的社交生活。我剛到華盛頓時﹐沒有多少朋友。後來﹐我通過參加智庫﹑青年聚會等活動﹐找到了許多志同道合的好朋友﹐他們不同的文化背景擴大了我的視野﹐打破了我交友圈過於同質化的傾向。這種生活讓我學會關心他人﹐學會與陌生人溝通。

  針對中國“空巢青年”增多的現象﹐社會沒有必要過度恐慌﹐應該給予寬容和支持。當我跟美國的獨居朋友說到“空巢青年”時﹐他們大都覺得這個概念過於悲情。大多數剛大學畢業的美國青年也祗能負擔得起一間房的租金﹐到了紐約更是祗能住在曼哈頓島上一個狹小的空間。不過﹐他們卻常常不覺得這是什麼束縛﹐照樣傻樂傻樂地經營著自己的生活。紐約等大城市對獨居青年的友好性是他們生活並不悲情的重要原因﹐年輕人會在社交網站上看到各種有趣的活動。比如最近在華盛頓﹐就有日本國寶級藝術家草間彌生的“無限鏡屋”展覽﹐傑弗遜湖畔賞櫻活動和日本文化節﹐還有hello kitty的移動咖啡車吸引無數青年排隊購買。

  年輕人正是在獨處中認識自我﹐在調試中學會生活﹐在不確定中自主社交。也許在長輩看來﹐他們還像小孩子一樣﹐生活一團糟。但是請別著急﹐總有一天﹐他們會在複雜生活中找到平衡。他們創造出新的生活方式﹐點綴這個世界﹐讓它更加色彩斑斕。(任冠青)

[責任編輯:李然]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