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頭去哪了﹖揭秘糖尿病注射針頭亂扔背後的亂象

2018-07-12 08:02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8-07-12 08:02:14來源﹕中國青年報作者﹕責任編輯﹕李然

  針頭去了哪裡

  身為一名內分泌科醫生﹐胡源習慣了日復一日地為糖尿病人看診﹑開具處方和查房。大大小小的病例等著他處理﹐越壘越高的醫學論文等著他瞭解﹐相較之下﹐醫用針頭顯得有些不值一提。

  從業10餘年間﹐他從未想過﹐那些被患者帶回家自行採血和注射胰島素的針頭﹐後來都去了哪裡。

  直到2014年一個普通的工作日﹐這位無錫市中醫醫院的醫生﹐隨口問了問病人如何處理針頭。答案讓他“後背發涼”──在醫院被謹慎收集﹑處理﹑焚燒的廢棄針頭﹐在院外卻輕鬆投入到生活垃圾中。這些長度不足一厘米的醫用銳器﹐散落在垃圾堆裡﹐暴露在空氣中﹐可能正攜帶著肉眼看不到的病原體。

  胡源坐不住了﹐他決定在科室為患者做一次遲到的知識普及。他自費購置了一些收集廢棄針頭專用的銳器盒﹐免費發放給糖尿病患者﹐並指導他們將廢棄針頭交回醫院。

  4年過去﹐這場原本只在一間科室醞釀的氣流﹐席捲了長三角14家三級甲等醫院和數不清的一﹑二級醫院。米黃色的圓柱形銳器盒一共發放近萬個﹐保守估計﹐至少從垃圾堆裡“搶”回了50萬個廢棄針頭。

  相較每年使用量上億的採血針和胰島素注射針﹐50萬祗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分子。

  胡源的身側如今站著近百人﹐在為此發起的公益組織“愛未來” 中﹐有他的同事﹑親友﹑患者﹐也有大學生志願者。這些人正在努力讓這個數字更大一些。

  曾有罹患“糖尿病足”的老人一瘸一拐地趕回醫院上交盒子。哐當哐當﹐上百個針頭碰撞在一起﹐那是攢了3個月的量。這個年輕的醫生突然覺得﹐自己手裡收回的也許不僅是一個裝滿針頭的容器﹐還有一些別的東西。

  亂扔針頭的背後藏著一個巨大的“三不管”地帶

  一個銳器盒成本不足兩元﹐卻能裝下上百個廢棄針頭。回收針頭並不復雜﹕醫院發放銳器盒並為病人提供針頭“以舊換新”服務──交來一定數量的舊針頭﹐可免費換取新針頭。

  胡源向病房裡的糖尿病人發過調查問卷﹐回收問卷之後﹐他傻眼了。50個病人裡﹐祗有1個人能做到回收廢棄針頭。

  “太麻煩了”。協助發放問卷的護士長朱立萍帶回來病人的聲音﹐“(針頭)隨便扔扔就好啦。”“這麼多年都是直接扔垃圾桶﹐沒有什麼問題的。”

  胡源後來才意識到﹐亂扔針頭的背後藏著一個巨大的“三不管”地帶﹐“可以說是管理盲區”。我國的《醫療廢物管理條例》對於在醫療機構產生的醫療廢棄物處理有著嚴格的規定﹐可當危險廢物產生地點為家庭﹑且執行者是患者本身時﹐就沒有了約束力。

  他查閱資料發現﹐《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規定﹐“收集﹑貯存﹑運輸﹑利用﹑處置固體廢物的單位和個人﹐必須採取防揚散﹑防流失﹑防滲漏或者其他防止污染環境的措施﹔不得擅自傾倒﹑堆放﹑丟棄﹑遺撒固體廢物。”而依照《國家危險廢物名錄》﹐廢棄針頭等醫療廢物屬於危險廢物﹐理應受到管理。

  問題由此而來。糖尿病患者普遍缺乏相應的法律常識﹐可他們唯一能獲得這些知識的渠道──醫療機構和藥店廠商﹐卻都心照不宣地迴避了這一問題。“藥店廠商祗管賣藥賣針﹐哪裡會給自己多找麻煩。”李巍說。他是一家醫藥公司的代表﹐也是“愛未來”的創始人之一。

  而在醫療機構﹐需要煩惱的事情太多了。無錫市第三人民醫院內分泌科主任華文進坦言﹐自己做了33年的內分泌科醫生﹐忙著研究如何更精細地“控糖”。他所在的科室常年教患者如何有效地注射胰島素﹑怎樣減輕注射的疼痛。無論是前端的醫學技術發展﹐還是中端的注射手段改進﹐他所在的內分泌科都未曾缺席﹐唯獨少了對那些數量龐大的家用廢棄針頭去向的追問。

  在過去﹐那祗是末端不值一提的存在。但胡源的想法讓他意識到一個很緊迫的問題──廢棄針頭潛藏的危險。

  曾被忽視的﹐已經悄然變成了龐然大物。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和中華醫學會內分泌學分會提供的數據顯示﹐全國18歲及以上人群糖尿病患病率為9.7%﹐患病人數近1億。這意味著﹐每年數以億計的採血針和胰島素注射針頭由患者在家使用並存在隨意丟棄的風險。

  在無錫市中醫醫院內分泌科主任朱麗華眼中﹐這個數字在可以預見的未來將只多不少。從醫數十年﹐她注意到了中國糖尿病患者人數的“爆髮式增長”﹐已躍居全球糖尿病病患數量首位。核心原因在於生活方式的改變﹐“吃得太多﹐動得太少。”讓她憂心的是﹐這個態勢不但沒有遏制﹐並且在年輕人群中有不斷擴大的苗頭。

  “這些針頭到底該丟到哪兒﹖”胡源的問題難住了不少內分泌科醫生。多年前﹐就曾有糖尿病患者指著裝滿針頭的藥盒﹐拿同樣的問題問過蘇州市中醫醫院內分泌科主任黃菲。

[責任編輯:李然]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