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試管嬰兒30年問題漸凸顯 發育成熟還要走多久﹖

2018-08-10 08:03 來源﹕中國新聞網 
2018-08-10 08:03:17來源﹕中國新聞網作者﹕責任編輯﹕李然

  世界首個試管嬰兒路易絲布朗7月末出席英國科學博物館展覽﹐與她的胚胎使用過的玻璃乾燥器合影﹐紀念世界上首個試管嬰兒誕生40周年。

  40年後某天﹐北京一家輔助生殖中心走廊上﹐一位三十來歲的女性患者在等待檢查結果。這位患者告訴科技日報﹐為了來北京做試管嬰兒﹐她辭掉工作﹐每天往返于住處和醫院之間。“還有十來天﹐我就可以有自己的孩子了。”臨走前﹐她說道。

  據瞭解﹐因為家鄉沒有生殖機構而辭職到異地做試管嬰兒的人不在少數。

  1978年7月25日﹐一對英國夫婦通過試管嬰兒技術生下一名健康女嬰。十年後﹐北京大學第三醫院也成功誕生內地首例試管嬰兒。目前﹐全球已有約600萬人通過試管嬰兒技術出生﹐其中中國每年人數高達20多萬﹐成為試管嬰兒誕生最多的國家。

  回望中國試管嬰兒30年﹐在技術快速發展的同時﹐有些問題也日益凸顯。

  潛在需求缺口大 行業壁壘高

  試管嬰兒﹐醫學上稱為體外受精─胚胎移植技術﹐“是把卵子和精子都拿到體外來﹐在體外實現卵子和精子的結合﹐再把結合好的受精卵和早期胚胎﹐轉移回女性的子宮中孕育﹑成為孩子的過程。”北京大學第三醫院生殖醫學中心副主任劉平這樣解釋道。

  我國試管嬰兒領域曾出現兩次井噴式的發展階段。一次是2000年前後﹐一次是最近三四年間。如今﹐國內輔助生殖中心已近500家。

  由於政策﹑技術和資金的限制﹐在內地首例試管嬰兒誕生後﹐中國輔助生殖技術經歷了十餘年的緩慢發展期﹐到2000年左右才快速發展起來。隨後不久﹐國家衛健委頒佈《人類輔助生殖技術與人類精子庫評審﹑審核和審批管理程序》﹐將人類輔助生殖技術歸為特殊高新技術﹐實施技術准入制度﹐嚴格把關機構數量。2015年國家衛計委補充規定﹐下放審批權到省一級部門﹐國內生殖機構迎來再一次的增長高峰。據相關資料顯示﹐2007年批准開展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的機構共有95家﹐到今年則達到近500家。

  但這樣的數量﹐還難以滿足需求。

  “中國每年約有2億適孕產婦﹐其中不孕不育患者有10%到20%﹐而需要做試管嬰兒的佔20%到30%﹐也就是500萬人左右。而國內所有生殖中心加起來﹐每年也就做了20萬到30萬例。”北京協和醫院內分泌與生殖婦科中心主任郁琦教授說。

  面對這400多萬人的潛在需求﹐許多醫療機構都想來分一杯羹。然而牌照稀缺﹑審批難度大﹐使得該行業的進入壁壘高。

  技術推廣需放開准入 建立幫扶機制

  機構數目增長過快﹐也帶來一些新問題。據科技日報調查瞭解﹐國內多省市均存在輔助生殖機構發展不平衡的問題﹐取卵周期數少的不到200﹐多的則超過20000。

  一些新建的小機構缺乏病源﹐而大中心卻人滿為患。

  “一年做上萬周期﹐這對醫院的管理是一項巨大的挑戰。”郁琦說﹐“一個周期至少需要病人來醫院10到20次﹐那就得有十萬人次﹐而每一次來要調整藥的用量﹑做B超﹑打針抽血等等。這得要多少大夫來處理每天的檢查結果﹖真的要配備這麼多大夫﹐又得要多大的空間去操作﹖對於管理人來講﹐這麼多周期﹐你很難知道底下大夫都在幹什麼。”

  “我認為一家機構最多做五千周期﹐超過這個數就需要分流。”郁琦補充道。

  除了周期數不平衡﹐各機構被批准開展的技術項目也有很大差異。截至去年底﹐國內近500家生殖機構中﹐僅40家三甲醫院可開展第三代試管嬰兒。

  “試管嬰兒應該成為婦產科的基本技術﹐這需要國家放開技術准入制度﹐向大多數醫院推廣。”郁琦表示。

  “我在技術和理念培訓時發現﹐新建立起來的這批機構中﹐很多醫生沒有足夠的知識基礎。”郁琦告訴科技日報﹐“培訓的事﹐光靠幾家醫院也的確不夠。從國家層面﹐應該有統一的培訓和幫扶機制。”

  對於相關政策的改革﹐郁琦持樂觀的態度﹕“我們現在也在推動這方面的改革﹐但到底怎麼改﹑改成啥樣﹐也是需要商量的事。目前管理層也越來越重視這項技術。”

  要不要赴美生育 因人而異

  近年來有數據流傳稱﹐美國試管嬰兒成功率平均比中國高出50%。如此驚人的差異﹐使得中國出現一股赴美生育熱。

  “國內想做試管嬰兒的中產階級﹐有80%最後都選擇去美國。”美國HRC生育醫療集團中國市場部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人士告訴科技日報﹐“在美國帕薩迪納醫院中﹐中國患者佔到了三分之二”。

  據網上資料顯示﹐HRC目前是美國西海岸最大的生殖醫療中心﹐帕薩迪納是其旗下9家醫院中的總院。

  “這三年﹐國內去美國做試管嬰兒的人數猛增。這也不難理解﹐畢竟美國的成功率有80%﹐而中國這方面做得最好的北醫三院﹐也就能達到40%﹐還有的機構連20%都不到。”這位業內人士說。

  對此種說法﹐劉平回應稱﹕“中國與國外的技術水平是持平的。就成功率而言﹐因為中國年輕病人多﹐所以國內反而還高些。”

  郁琦則有另外的解釋﹕“美國是唯技術論的﹐普遍在治療周期里多加了移植前胚胎遺傳學篩查(PGS)這一步﹐把所有獲得的胚胎都篩查一遍﹐挑出完全正常的胚胎去移植﹐當然成功率高。”

  “但值不值得對所有病人採用﹖這個技術目前並不能達到百分之百正確﹐很可能篩掉一大批正常胚胎﹐對胚胎的活檢也會造成一些胚胎的損失。所以美國的成功率高﹐實質是因為PGS取消了很多患者進行胚胎移植。”郁琦補充道。

  然而不做PGS﹐是否又會因為移植進異常的胚胎而生下畸形兒﹖郁琦表示﹕“我們有很多成熟的產前診斷技術。祗要做好產前診斷﹐這些都不是問題。”

  促排卵和實驗室胚胎培養是治療周期最關鍵的兩個步驟。由於起步較晚﹐中國的實驗室多是進口世界上最先進的機器設備﹐而胚胎培養成功與否﹐很大程度上依賴于機器先進性。在促排卵方面﹐中國也走在世界前列。

  “促排卵的方案﹐目前沒有比中國更豐富的國家了。國外很多中心﹐促排卵方案抄來就用。中國醫生善於觀察病人用藥後每天的反應﹐針對不同人群制定出了不同的方案。這是中國特色﹐國外學不來。你要不細細地觀察﹐根本就沒法實施。”(實習生 劉雨亭)

[責任編輯:李然]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