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白領運動健身的“兩難困境”

2018-08-10 08:05 來源﹕中新網 
2018-08-10 08:05:17來源﹕中新網作者﹕責任編輯﹕李然

  陳晨“復出”工作已經有八個月了。在一家國際酒店管理公司工作的她﹐通常被稱作“白領”。對於白領來說﹐通常的一個工作日﹐開始于早晨匆忙的打卡﹐到關上電腦﹑離開辦公室結束。在這之外的是屬於他們珍貴的餘暇時間。可對於一個一歲零十個月孩子的媽媽來說﹐她的一天是由目光丈量的──從告別睡夢中兒子的那一眼起﹐到回到家﹐遇上兒子期盼的笑眼而止。這之間的時間屬於工作﹐這之外﹐是屬於小兒子的。

  用陳晨的話說﹐她的兒子比較特別﹐“誰都跟﹐看見你的時候會粘著你﹐看不見你可能有時候就想不起來你。”說是這麼說﹐可陳晨還是把大部分的閑暇時間都用來陪孩子。從兒子剛生下來的一年零兩個月﹐到後來工作的八個月﹐陪孩子之外的其他事﹐都是盡量“抽空”做﹐包括她長時間堅持的健身。她也過上了比“朝九晚五”更高密度的生活。

  每天中午十二點左右﹐她會出現在公司寫字樓裡的健身房﹐跑步﹑器械運動﹑拉伸再洗澡﹐然後回去繼續下午的工作。當問到為什麼要在工作日裡還放棄中午休息的時間﹐“因為晚上要回家啊”﹐她回答到。“他知道我幾點回來﹐每天到了7點半左右﹐就開始要喊我﹐找媽媽了。”

  陳晨一直都有健身的習慣﹐即使懷孕的時候也沒有停止﹐一直到生產前一個月還在游泳。“我出了月子就去健身了”。那時她每天趕在12點左右去打泰拳﹐“那個時間小孩睡覺﹐我就基本上是12點或者10點左右抓緊就出去了”。現在﹐她一周去打兩次拳﹐周中一次﹐周末一次。因為“教練說建議一周三次﹐但是最少不少於兩次﹐所以我就按最少的來”。周末﹐她會趕在兒子午睡時出發﹐打車半個小時過去﹐打拳一個小時﹐再半個小時回到家﹐“回來的時候他應該睡醒了在吃水果”。

  即使是這樣﹐時間上的衝突依舊不可避免。周中打拳﹐她一般會晚一個小時到家。夏天﹐小孩子一般十點才睡﹐陳晨還可以放下疲憊陪兒子玩上一會兒。但冬天﹐她九點鐘到家的時候兒子已經睡了。第二天兒子還沒醒她又要走了。打一次拳﹐兩天的時間沒辦法陪兒子。

  和陳晨一樣﹐羅琦的運動時間也被擠壓到中午。而沒有像樣場地條件的他﹐選擇了路跑。11點半午休時間到﹐他就開始了拉伸和熱身﹐然後出發。夏日正午的北京﹐地面溫度超過四十度。用他的話說﹐沒辦法。“自己喜歡路跑﹐但晚上下了班還要回家做飯﹐忙家務﹐加班。等到這些都忙完了﹐有時間了﹐也不早了﹐又會影響休息。”他祗能在別人避之不及的酷暑裡﹐換上一件吸汗的背心﹐離開涼爽的辦公室﹐踏入滾滾熱浪﹐義無反顧。

  “我不怎麼運動﹐想運動來著﹐但時間不合適”。同樣的問題﹐洪艷給出了另一種答案。她在西安一家跨境物流公司工作﹐客戶大多生活在大洋彼岸。因此她在東半球的土地上﹐過上了西半球的時間。一個接一個的夜班﹐也意味著一個接一個的“白日夢”。“去年還準備報健身中心來著﹐但是我們的時間和國內時間是反著的﹐五點四十下班﹐早上八九點健身房不開門啊﹐十點我就睡了。”

  這可能有些極端﹐但不是個案﹐有人會像陳晨﹑羅琦這樣在家庭和工作的夾縫中開闢出自己的空中花園﹐但也有不少選擇放棄。當被問到平時有沒有運動習慣時﹐簡薇不耐煩的說“我一出差就一個月﹐在健身中心辦卡又不能暫停﹐而且好不容易休息﹐我還想歇一歇玩一玩呢。”在她看來﹐財務清算工作的壓力已經讓她“日漸憔悴”了。放棄運動這個想法不需要什麼掙紮。

  根據國家體育總局早年間公佈的中國群眾體育現狀調查的數據﹐影響人們參與體育活動的客觀原因當中﹐缺少時間﹑缺少場地和精力不足分別佔前三位﹐分別為53.8%和34.9%和29.8%。

  來自于國家體育總局的另一份數據﹐2015年發佈的《全民健身活動狀況調查公報》顯示﹐2014年全國共有4.1億20歲及以上城鄉居民參加過體育鍛煉﹐比2007年增加0.7億人。從年齡分佈看﹐呈現出隨年齡增大參加體育鍛煉的人數百分比降低的特點﹐其中﹐20~39歲年齡人群中經常參加體育鍛煉的人數百分比較低﹐30~39歲年齡組僅為12.4%﹐是經產參加體育鍛煉的比率最低的年齡段。這正是白領人群高度集中的年齡段。

  其實羅琦所面臨的難題不祗是時間。常年困擾他的足底筋膜炎﹐甚至剝奪了他“享受”熱浪的權利。而這一由運動引起的慢性損傷﹐常常是鍛煉者的不科學運動造成的。

  上海體育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鄭家鯤介紹說﹐白領人群普遍注重減脂﹑減壓﹐追求時尚﹐追求漂亮﹐因此他們對健身有著強烈的需求。但是他們的科學健身知識相對缺乏﹐沒有很好的掌握一些健身方法和技能技巧。對科學健身瞭解不夠全面﹐也存在著一些健身的誤區﹐不會合理安排自己的健身計劃﹐這是白領人群健身中存在的特點和困難。

  北京體育大學體育休閑與旅遊學院社會體育教研部主任王曉雲也指出﹕即使大多接受過高等教育﹐白領人群對健康觀念的認識依然存在偏差﹐無病即健康的觀點沒有根本上的改變。

  程翔現在是上海一家連鎖教育機構的老師。現在襯衫T恤﹐文質彬彬的他﹐當年也是一隻“體育館老鼠”。他告訴記者﹐剛工作的時候空閑時間比較多﹐他每天有時間就泡在體育館﹐三個月的時間把自己練的“放在屏幕上不輸給彭于晏那種”。“但後來就動刀了”﹐他話題轉的有點突然。原來﹐突然大負荷的訓練﹐膨脹了肌肉﹐也突出了他的腰間盤﹐以至於後期不得不手術治療﹐“在床上躺了半個多月”。

  一位健身教練告訴記者﹐科學的增肌訓練會先評估受訓者的身體﹐根據情況﹐制定不同階段的訓練計劃。“比如說肯定得有個適應期﹐然後在逐步增量﹐但如果沒有專業人士指導﹐盲目增加訓練量﹐就容易出問題﹐尤其白領人群中﹐有一些二十多歲的小伙﹐精力旺﹐又想快速塑造體形﹐很多(受傷的)。”

  根據國家體育總局2015年《全民健身活動狀況調查公報》裡公佈的數據﹕在20歲及以上人群中﹐參加體育鍛煉的人群中有48.0%的人接受過體育鍛煉方面的指導﹐接受“同事﹑朋友相互指導”的人數百分比最多﹐為32.3%﹐其次為“專業教練﹑社會體育指導員”和“其他受過相關專業訓練”的人的指導﹐所佔百分比均在5%左右。還有5%的人參照書刊﹑視頻等資料進行體育鍛煉﹔有56.5%的人是通過“自學”掌握體育鍛煉技能。在學校學習獲取的體育鍛煉技能的有19.9%﹐參加“社會短訓班”和“從事過專業訓練”的分別為4.4%和2.2%。此外﹐17.0%的人是從其他途徑獲取。今年來市場化過程中﹐人們有更多途徑獲取專業指導﹐但不可否認的是盲目鍛煉的情況依舊存在。

  接受參訪的傍晚﹐陳晨又在朋友圈發出她打拳的視頻。夏天的傍晚﹐她會在兒子期盼的笑眼中回家。其實她曾不止一次的說過“晚上健完身我會亢奮﹐然後會失眠。”(應受訪者要求﹐文中部分姓名為化名)(李赫)

[責任編輯:李然]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