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宰客”醫療機構﹕軟磨不行來硬的

“宰客”醫療機構﹕軟磨不行來硬的

2018-09-13 08:24來源﹕半月談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刀子動到一半﹐才開始介紹治療方案和價格﹗這還叫醫院嗎﹖

  明明沒什麼大毛病﹐醫務人員動點手腳﹐誇大病情忽悠就診者做手術。

  手術過程中﹐不僅不給上麻藥﹐還故意用手術器械弄痛就診者﹐直至在手術臺上同意採取高價治療方案。

  近期﹐在深圳開庭的一起醫療詐騙和強迫交易案﹐公佈出來的這些細節﹐令人瞠目結舌﹑膽戰心驚。

  個別醫務人員心術不正﹐醫療“宰客”從以虛假廣告為核心的詐騙﹐昇級到了強迫交易的程度。

  20萬盤下一家醫院強行“宰客”

  近期﹐一起醫療機構採取虛構病情﹑使用暴力和威脅讓就診者接受高價治療的惡性案件﹐在深圳寶安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

  2016年底﹐來自福建莆田的陳某某﹑黃某某出資20萬元盤下位於深圳市龍華區大浪街道的惠愛門診部﹐並以許諾股權﹑保底工資3萬元且有提成的薪資聘請龍某某為主治醫生﹐開展婦科診療。

  兩股東﹑一醫生﹑三護士的6人門診部﹐為讓就診者進行更多消費﹐“開發”出四種病情﹕

  一是在檢查時將生理鹽水﹑利多卡因注射到就診者陰道壁中製造陰道囊腫假象﹔

  二是使用棉花在就診者宮頸口涂抹血液製造宮頸息肉假象﹔

  三是在就診者宮頸上涂抹黃色藥膏﹐讓就診者接受陰道淨化治療﹔

  四是在B超檢查時虛構盆腔積液B超結果。

  “病情”確診後﹐門診“醫務人員”往往以“虛構病情”告知就診者需要進行治療﹐並提供較為便宜的百元普通治療方式和數千元的高價微創治療方式供就診者選擇。

  多數就診者選擇普通治療。“醫務人員”便在治療過程中故意不為病人進行麻醉﹐並用止血鉗夾就診者陰道壁﹐致其疼痛難忍。

  然後﹐“醫務人員”勸說就診者選擇高價微創治療方式。

  若就診者要求停止治療﹐“醫務人員”則以“手術已經開始﹐無法停止”為由拒絕為就診者縫合傷口﹐並使用威脅﹑哄騙等手段讓就診者選擇高價微創治療方式。

  當就診者表示無力承擔微創治療費用時﹐“醫務人員”則以“可以先簽欠條﹐以後再還錢”的方式引誘就診者進行微創治療。

  就診者往往因疼痛難忍且處境尷尬無奈接受高價治療。

  一些就診者有陪同親友﹐“醫務人員”還讓親友看就診者疼痛難忍﹑流血等狀況﹐促使陪同親友繳款。

  受害人﹕這種地方還能叫“醫院”嗎

  該案直至2017年10月﹐一位陳姓就診者被逼無奈從門診部2樓診療室跳下受傷﹐警方接警介入後才被揭開。

  當日﹐陳女士在惠愛門診進行診療﹐因經濟拮據選擇普通治療﹐最終因疼痛難忍接受高價微創治療。

  後來﹐因陳女士無力支付診療費用﹐“醫務人員”要求其向親友借款支付﹐不讓陳女士離開﹐最終導致陳女士跳樓逃出。

  半月談記者在法庭上瞭解到﹐警方找到了包括陳女士在內共16位受害者。案發時間均在2017年﹐從3月3日至10月14日。受害人被騙金額從1368元到18903元不等﹐總金額約13.51萬元。

  開庭當天﹐有兩名受害人來到庭審現場。她們告訴半月談記者﹐雖然治療過程讓人痛苦且不滿﹐但在警方找她們瞭解案情之前﹐完全沒想過自己是掉入了“醫務人員”設置的陷阱。

  “我哪裡想過‘醫院’會這樣﹐這種地方還能叫‘醫院’嗎﹖”受害人李女士說。

  但也有受害人稱“要報警”而嚇住了這些“醫務人員”。2017年9月9日﹐一位陳姓受害人前往惠愛門診進行白帶異常檢查﹐被強迫接受6000余元的無痛囊腫切除手術。

  術後被逼交款時﹐陪同陳女士就診的親友稱要報警﹐惠愛門診的“醫務人員”為息事寧人僅收取陳女士2800元。

  監管部門開展專項整治

  為何存在如此誇張的醫療“宰客”問題﹖監管是否到位﹖監管又面臨哪些難題﹖

  截至半月談記者發稿前﹐深圳市衛生監督局對此未予以回應。但記者瞭解到﹐深圳市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在今年5月21日印發了一份文件──《深圳市嚴厲打擊醫療機構醫療欺詐等違法違規行為專項整治方案》(以下簡稱《整治方案》)。

  根據方案﹐在9月底前﹐全面排查全市醫療機構是否存在“醫療欺詐﹑強迫交易﹑誘導消費﹑強制消費”等情形﹐並對群眾投訴﹑舉報較多﹐問題較突出的醫療機構以及泌尿外科(男科)﹑婦科等專科領域進行“精准打擊”。

  深圳市衛計委在宣傳《整治方案》時還列舉了一個男科案例﹕住在深圳寶安的張先生在某民營男科醫院治療生殖器發炎症狀﹐選擇了激光包皮手術。

  手術途中﹐醫生說張先生有“神經斷裂”﹐推薦其做“生物膜”修復神經。身不由己的張先生祗好在手術臺上籤了字。

  之後﹐醫生又發現他有“睾丸積液”﹐最好手術取出。張先生稱“沒錢了”﹐但醫生竟表示醫院有一個“貸款”項目﹐患者可以按期付款。

  術後﹐張先生按照醫生建議又接受了“太空艙物理治療”﹐前後各項支出接近1萬元。

  張先生說﹕“有這麼多項目﹐應該提前跟我說清楚﹐讓我自願選擇﹐而不是等我已經躺在手術臺上﹑刀子動到一半了﹐才開始介紹治療方案和價格。”

  可見﹐像惠愛門診部一樣的“宰客”醫療機構並非個案。

  《整治方案》叫停了嫌疑“宰客”的男科﹑婦科項目﹐要求規範一系列存在醫療質量和安全隱患的泌尿外科(男科)﹑婦科診療行為﹐暫停部分手術治療﹐並規範物理治療。

  須加強監管﹑拓寬維權渠道

  近年來﹐強監管雖已發力﹐虛假廣告﹑醫療詐騙並未得到根治﹐始終蠢蠢欲動﹐伺機作案﹐如今更發展為手術臺上強迫治療。

  醫學是專業性很強的領域﹐就診者往往無法辨別自身病情嚴重程度和診療方式妥當與否﹐而犯罪分子恰恰抓住了這一點﹐利用信息不對稱佈下陷阱。

  一些以營利為目的的醫療機構罔顧治病救人職責﹑盲目追求經濟效益而走上“邪路”。

  對此﹐深圳大學醫學部王軍認為﹐政府需要進一步加強監管和暢通醫療維權渠道。

  深圳正在推行的《整治方案》除了提出規範診療行為﹑規範醫療服務項目和價格﹑規範醫療廣告等具體舉措外﹐還明確嚴格落實系統監管責任﹐對日常監管不到位﹐導致違法違規行為滋生蔓延的﹐實行責任倒查﹐嚴肅問責。

  《整治方案》還提出強化社會監督﹐暢通投訴舉報渠道。各醫療機構要將舉報電話海報張貼在醫療機構門診大廳﹑門診各樓層﹑住院各樓層﹑電梯間等顯眼位置。

  此外﹐王軍認為醫療詐騙和強迫交易具有一定的隱蔽性﹐在現行的監管體制內﹐若患者自身未向監管部門舉報﹐監管部門較難發現。

  “政府應當加強對大眾基礎醫療知識的教育。同時﹐就診者也要在生活中注意學習和積累一些醫療知識﹐從而提昇辨別能力﹐以免受害而不知。”(記者趙瑞希)

[責編﹕李然]

閱讀剩餘全文(

相關閱讀

您此時的心情

新聞表情排行 /
  • 開心
     
    0
  • 難過
     
    0
  • 點讚
     
    0
  • 飄過
     
    0

視覺焦點

  • 醫道傳承──口述人﹕徐潤華

  • 岐黃一生﹐大醫精誠──口述人﹕裴學義

獨家策劃

推薦閱讀
房顫病人夏天要注意什麼﹖
2018-10-19 19:08
老年人心臟房顫應注意什麼﹖
2018-10-19 19:08
房顫需要做手術嗎﹖
2018-10-19 19:07
心房顫動和心室顫動有什麼區別﹖
2018-10-19 19:07
房顫到了什麼程度就需要做手術了﹖
2018-10-19 19:07
房顫會造成什麼後果﹖
2018-10-19 19:06
房顫引發的血栓要怎樣預防﹖
2018-10-19 19:06
房顫患者怎樣才能有效預防腦卒中﹖
2018-10-19 19:05
怎麼就得了房顫呢﹖
2018-10-19 19:05
什麼是房顫﹖
2018-10-19 19:04
怎麼識別房顫﹖
2018-10-19 19:04
肌張力障礙患者做腦起搏器手術需要多久才能改善症狀﹖
2018-10-19 18:15
一個腦起搏器能用多久﹖
2018-10-19 18:14
腦起搏器有副作用嗎﹖
2018-10-19 18:14
腦起搏器的優勢是什麼﹖
2018-10-19 18:13
腦起搏器適用人群﹖什麼時候適合做DBS手術﹖
2018-10-19 18:13
腦起搏器的種類
2018-10-19 18:12
什麼是腦起搏器﹖腦起搏器真的科學嗎﹖
2018-10-19 18:11
幹細胞移植治療帕金森有什麼優勢﹖
2018-10-19 18:11
帕金森患者如何進行認知訓練﹖
2018-10-19 18:10
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