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沒患者﹑缺醫生﹑資質低﹐中醫診所困境叢生
首頁> 熱點薈萃 > 正文

沒患者﹑缺醫生﹑資質低﹐中醫診所困境叢生

來源﹕健康時報2019-06-11 08:04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趙明艷(化名)開辦的“東祥中醫診所”搬了3次家﹐從120平到50平﹐從北京的商業中心到偏遠的郊區。2018年1月﹐正值北京最寒冷的時候﹐趙明艷又一次“搬家”了﹐這次搬到了北京東五環外石各莊﹐一個開始拆遷的村子。

  一間牌匾都掛不住的平房﹐門口矗立著無處安放的“門診”立體牌﹐50平方的空間﹐劃出20平方當做起居室﹐剩下30平方用做看診﹐這是趙明艷夫婦最後落腳的地方。

  自2017年7月﹐《中國中醫藥法案》開始實施以來﹐中醫發展如火如荼。然而﹐健康時報記者調查多家中醫診所發現﹐由於患者認可度低﹑醫生資源缺﹑診所資質低﹐眾多中醫診所在堅持中困境叢生﹐絢爛和落寞並存。

  患者少﹕

  “診所靠中醫﹑中藥的收入﹐連房租都交不起”

  39歲的趙明艷夫婦倆都是河北廊坊人﹐從小學習中醫﹐能開一家中醫診所一直是他們的夢想。看見身邊人越來越多到北京﹐也想來闖一闖。

  但是沒想到﹐一直非常有自信的“中醫手藝”﹐在剛到北京第一年就碰了壁。

  “2015年時﹐我們在常營租了一個底商﹐120平租金近2萬﹐當時的想法是隻做中醫﹐我們會針灸﹐會各種手法的推拿﹐也會望聞問切的號脈和中藥方調理﹐但是沒想到﹐診所靠賣中藥﹑坐診的收入﹐最終連房租都交不起。”趙明艷說。

  為了維持生計﹐2016年﹐趙明艷和丈夫把診所挪到了北京市朝陽區褡褳坡﹐距離地鐵站外1800米的定福莊路上﹐一個80平方但房租減半的待出租房。

  可即便是搬到了褡褳坡﹐依然還是很少有人來診所做中醫治療﹐眼看著1萬的房租﹐趙明艷祗能乾著急。

  為了維持生計﹐趙明艷就又在診所裡開闢了賣藥窗口﹐收入才眼見著變多了﹐趙明艷計算了一下患者情況﹐“有時候一整天進門10個患者﹐祗有一個是諮詢中醫的”。

  好景不長﹐後來房子拆遷﹐趙明艷一家被迫挪到了更偏僻的石各莊村裡﹐夫妻倆都感受到﹐要想賺錢﹐單純堅守中醫﹐太艱難了。

  “那天我倆一夜沒睡覺﹐一直回想當時來北京時幻想的把中醫診所做大做好﹐但是現在的藥店患者﹐很少有人會選中藥了。”趙明艷指著如今只剩下一排的中藥材展櫃說﹐還留著一組﹐都是因為捨不得﹐整個診所的收益﹐現在都靠輸液和賣藥。

  據2008─2014年《中國衛生統計年鑒》的統計數據﹐儘管近年來中醫類診所機構數和診療量都呈大幅度增長﹐但平均一個中醫診所2個衛生人員﹐全年按300個工作日計算﹐平均1天接診量約為10人次左右。

  2017年7月1日起﹐我國已經開始實施中醫藥法﹐民間中醫診所開辦只需備案即可。但常州市衛計委主任蔡正茂為記者舉出了這樣一組數據﹐在中醫門診開辦門檻降低的情況下﹐其數量並沒有出現像雨後春筍的增長﹐整個2018年﹐備案制實施以後常州市中醫診所只增加8家﹐中醫診所的高質量開辦仍然需要積極調動﹐祗有這樣﹐才能真正惠及百姓。

  如今﹐趙明艷夫婦的門診為了維持生計﹐已沒有了中醫牌匾﹐正如趙明艷所言﹐每天輸液﹑開藥﹐收入明顯比單獨做中醫的時候多得多了﹐但是兩個人的心中﹐總覺得生活中少了點什麼。

  醫生缺﹕

  “大學同學幾十人﹐祗有我一人選擇開診所”

  “不到60歲我不敢談中醫﹐這是目前大多數人的基本認知。”作為一位長江大學中醫系畢業的80後中醫﹐李志輝毅然決然選擇回老家廣西接手鄉村衛生室﹐李志輝大學的班級有幾十人﹐也祗有他一個開始了獨立開診所的路。

  回憶起把中醫診所辦到至今﹐李志輝也很感慨﹕“在衛生室幹了10年﹐完全找不到中醫和患者的契合點﹐很多和我一起入其他村衛生室的年輕人都離職了﹐但現在﹐我們衛生室的中醫康復吸引了鄰村的很多患者﹐康復項目也讓很多村民開始相信中醫防治未病﹐這一路﹐著實不易。”

  起初﹐李志輝所在的興業鎮衛生室是傳統的中西醫結合模式﹐但是李志輝發現﹐村民大多數都是來拿藥﹑輸液﹐和中醫相關的最多就是針灸和按摩﹐很少有患者專門來配中藥調理身體。

  為了把衛生室的中醫元素更好服務患者﹐李志輝開始轉變思路。

  “治病的人少了﹐但是需要康復的人還是很多的﹐大多數患者在大醫院出院後﹐都會有康復需求﹐而在康復過程中﹐就是中醫最好的介入機會。”從那以後﹐李志輝在衛生室增加了床位﹐而這些床位不再是為需輸液的患者提供﹐而是變成了“康養基地”。

  李志輝告訴記者﹐2017年﹐村裡一位78歲的腦卒中患者在省城溶栓出院後﹐左側肢體還是一直麻木﹐筷子都拿不住﹐走路也需要一直扶著才能挪動﹐在家沒有人照看﹐村裡也沒有養老所﹐家人就把患者送到了衛生室。

  在這裡﹐李志輝專門為每一個患者制訂全中醫康複方案﹐除了疏通血管的中藥湯藥﹐還有針對不同病種康復的設備﹐例如卒中患者﹐就有搭好的模擬樓梯﹐反復練習﹐對於每一種疾病的康復患者﹐李志輝都專門量身訂做中醫調理方案﹐不到3年時間﹐從前祗有賣藥和輸液功能的村衛生室變得鮮活起來。

  50歲的廣西醫生鄭江就在從事中醫15年後﹐果斷轉行。“患者都說中醫療效太慢﹐後來有一年﹐小心翼翼囤積的藥材都受潮了。”

  鄭江說﹐很多患者都覺得滿頭白髮的老人才像中醫﹐對年輕醫生不信任﹐幾個療程的體驗都不願意﹐中藥材進價和售價差額並不可觀﹐讓很多中醫堅持不住“情懷”。

  對此﹐北京中醫藥大學包文虎曾在《北京市3區縣中醫診所發展現狀與對策研究》中調研指出﹐民辦診所無論是技術經驗還是職稱水平的提升空間﹐都遠無法與公立醫療機構相比﹐所以醫學院校畢業生極少數會考慮開診所。

  目前診所的從業人員多為老政策所遺留下來的沒有全日制教育文憑﹐通過自學或師承成才的老中醫。

  在李志輝看來﹐中醫藥難在民間中醫診所發展起來﹐一是個人醫療執業責任保險並沒有得到重視與發展。很多醫學畢業生選擇醫院﹐一旦發生醫療事故或糾紛通常由醫院出面處理﹐而中醫執業醫師如果想開辦個體中醫診所﹐就失去了醫院組織層面的保障。

  再加上待遇差距和職業發展等方面﹐很少有科班出身的高學歷人群獨立開辦民間中醫診所﹐這也是中醫診所在國內的發展沒有新鮮血液加入﹐難以創新的阻礙。

  此外﹐還有醫保問題。“很多患者就算想用中藥治病﹐可能也會選擇公立中醫院﹐因醫保可以報銷﹐但是我開的診所﹐患者祗能自己掏錢。”李志輝說。

  廣州中醫藥大學和廣東省中醫藥局曾在《中醫執業醫師﹐開辦個體中醫診所意願的調查》中指出﹐醫保沒有對中醫傳統診療科目進行覆蓋﹐對社會開辦中醫診所造成障礙。因此很大一部分的患者會偏向于選擇到有醫保覆蓋的醫療機構進行就醫﹐醫保覆蓋既是一種經濟上的支持﹐也是一種對醫療機構誠信的一種認可。

  資質低﹕

  “沒有全日製文憑﹐多為自學或師承老中醫”

  “目前診所的從業人員多為老政策所遺留下來的沒有全日制教育文憑﹐通過自學成才或師承老中醫”。趙明艷夫婦就是跟隨父輩學習的中醫。

  趙明艷知道﹐如果不繼續提高技術經驗和創新經營理念﹐很難讓自己的診所在眾多就醫選擇中突出重圍﹐這也是目前中醫診所艱難維持的一大絆腳石。

  “我這些書都還是上世紀50年代我爺爺留下的﹐他是遠近村子出名兒的老中醫。”40歲的廣西壯族自治區仁和村的村醫藍天嶺﹐從前為了多賺錢放棄了中醫﹐現在想想有些後悔。現在﹐藍天嶺的夢想之一﹐就是要開辦一個自己的中醫診所。

  為了盡早完成開中醫診所的夢想﹐藍天嶺祗能自學。

  深夜12點﹐藍天嶺還在抱著中醫書籍一字一句的做著筆記﹐他告訴記者﹐這種狀態已經堅持1年了。

  而要看的書﹐從最開始的中醫四大名著《黃帝內經》﹑《傷寒論》﹑《金匱要略》和《溫病條辨》變成了佔據半個床的各類藥學經典集合。

  但是﹐對於一個放棄了中醫20餘年的人而言﹐自學中醫著實是件難事。

  在藍天嶺自學的中醫書裡﹐滿滿都是問號。在記者問道是否能看懂時﹐藍天嶺不好意思地說﹐看不懂就多看﹐在網上查查﹐現在手機內存都不夠了﹐存的都是圖片和文檔﹐說完嘿嘿笑著。

  對此﹐蔡正茂表示﹐要想讓中醫診所發展得更接地氣﹐更高質量﹐人才的培養非常重要。

  和藍天嶺一樣面臨窘境的是﹐多數開辦中醫診所的年輕人並沒有後續有規劃的培訓和知識技能的更新﹐在沒有名望和宣傳經驗的情況下﹐很難進一步發展中醫診所。

  “為傳承中醫的精髓﹐我做了一個決定﹐自己開一家傳統中醫診所﹐親自坐堂看病﹐就像幾千年傳承下來的那樣。”作為民間中醫診所的成功代表﹐常州古一中醫門診創始人陳古一把診所開設在常州市武進區古色古香的淹城中醫一條街﹐每天患者絡繹不絕﹐還有很多專門從外地前往的患者。

  中醫人才培養目前主要是靠兩種﹐一是學院﹑學術的傳承﹔二是師帶徒的傳統制度﹐例如各地都有知名的中醫大家﹐如果可以在中醫診所對後續的接班人教學培養﹐通過望聞問切和年輕醫生獨立的分析﹐很大程度上可以大大提高中醫診所的診斷質量。

  陳古一告訴記者﹐中醫診所是中醫發展傳承的經典模式﹐以前治病救人﹐講究“前堂坐診看病﹐後堂配藥煎藥”﹐醫生要親自選定藥材﹐精心炮製﹐全程把控才能對患者進行全方位治療。但現在﹐很多醫院醫生祗管開方﹐後續選藥﹑煎藥等環節就不再把控﹐整體治療效果就大大減弱。

  原國家中醫藥管理局醫政司副司長﹐現中國民間中醫醫藥研究開發協會會長陳珞珈表示﹐目前對於中醫診所的發展﹐有很多利好政策。

  過去要想辦一個中醫診所﹐要經過區縣衛生局申報審批。但現在﹐要辦一個中醫診所到區縣衛生局備案就可以開﹐祗要有執業中醫師的資格證和執業場所﹐以及保證只搞中醫﹑中藥﹑中醫診所不得打小針刀﹐就能申辦中醫診所。

  過去規定面積超120平方米才能開辦中醫診所﹐為了鼓勵民間中醫診所的發展﹐後來改成80平方米﹐最新中醫藥法實施細則改成40平方米。

  在這些政策加持下﹐民間中醫也在困境中充滿希望﹕

  “現在我的兒子也在學醫﹐他立志成為一名好的中醫﹐把好的東西傳承下去﹐讓中醫的根﹑最純粹的中醫之道在傳統的中醫診所傳承和發展。”陳古一說﹐作為一名民間中醫從業者﹐我相信﹐現在﹐就是最好的時代。

  李志輝把自己的村衛生室成功融合辦成了中醫康養圈﹐藍天嶺還在苦學中醫想要開中醫門診﹐趙明艷夫婦輸液賺錢﹐但依然把中藥材捧在手心上﹐陳古一的中醫療法讓患者也越來越堅定相信中醫……

  晚上九點﹐趙明艷還在為預約的輸液患者提前備藥﹐她一邊彈著輸液管裡的藥液﹐一邊說﹐“這些裝藥材的牛皮紙都是我老公特意買的﹐我每天都站著椅子上去看看﹐摸一摸﹐這些中藥材﹐最怕潮。”(記者 張赫 徐婷婷)

  參考文獻﹕

   龐震苗﹐楊婷婷﹐徐慶鋒﹕我國中醫類診所運營現狀及發展對策探討﹐中國醫院管理﹐2017﹐37(06)﹕17-19

   2009─2015年《中國衛生統計年鑒》

  《中醫藥法》

   張子謙﹐鄒曉琦﹐饒遠立﹐黎錦成﹕中醫執業醫師開辦個體中醫診所意願的調查﹐中國民族民間醫藥﹐2016﹐25(08)﹕145-146

   包文虎﹕北京市3區縣中醫診所發展現狀與對策研究﹐北京中醫藥大學﹐2011

[ 責編﹕李然 ]
閱讀剩餘全文(

相關閱讀

您此時的心情

新聞表情排行 /
  • 開心
     
    0
  • 難過
     
    0
  • 點讚
     
    0
  • 飄過
     
    0

視覺焦點

  • 醫道傳承──口述人﹕徐潤華

  • 岐黃一生﹐大醫精誠──口述人﹕裴學義

獨家策劃

推薦閱讀
房顫病人夏天要注意什麼﹖
2018-10-19 19:08
老年人心臟房顫應注意什麼﹖
2018-10-19 19:08
房顫需要做手術嗎﹖
2018-10-19 19:07
心房顫動和心室顫動有什麼區別﹖
2018-10-19 19:07
房顫到了什麼程度就需要做手術了﹖
2018-10-19 19:07
房顫會造成什麼後果﹖
2018-10-19 19:06
房顫引發的血栓要怎樣預防﹖
2018-10-19 19:06
房顫患者怎樣才能有效預防腦卒中﹖
2018-10-19 19:05
怎麼就得了房顫呢﹖
2018-10-19 19:05
什麼是房顫﹖
2018-10-19 19:04
怎麼識別房顫﹖
2018-10-19 19:04
肌張力障礙患者做腦起搏器手術需要多久才能改善症狀﹖
2018-10-19 18:15
一個腦起搏器能用多久﹖
2018-10-19 18:14
腦起搏器有副作用嗎﹖
2018-10-19 18:14
腦起搏器的優勢是什麼﹖
2018-10-19 18:13
腦起搏器適用人群﹖什麼時候適合做DBS手術﹖
2018-10-19 18:13
腦起搏器的種類
2018-10-19 18:12
什麼是腦起搏器﹖腦起搏器真的科學嗎﹖
2018-10-19 18:11
幹細胞移植治療帕金森有什麼優勢﹖
2018-10-19 18:11
帕金森患者如何進行認知訓練﹖
2018-10-19 18:10
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