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翁之意不在酒”﹐那麼究竟意在何處

2017-03-19 10:13 來源﹕解放日報 
2017-03-19 10:13:06來源﹕解放日報作者﹕責任編輯﹕李姝昱

  作者﹕張致遠

  “飲酒與健康”﹐這是多少年來讓愛酒人倍感困惑的一個問題。其實﹐有害健康的並不是“酒”﹐而是“飲”。

  酒乃佳釀良品﹐怎會有損健康﹖對身體造成傷害的是過量飲酒或飲用方法不當。自古以來﹐酒宴上下便有一說﹕“不勝酒力”。酒經過了深釀﹐自有其不可小覷的內力在。飲酒其實是人的體力﹑心力與酒力的較量與平衡。人勝酒力人則補﹐於是神采飛揚﹐心曠神怡﹐氣血通暢﹐肌脹身輕﹔酒勝人力人則萎﹐輕則嘔吐眩暈﹐重則醉臥昏死﹐痛苦萬狀﹐經月不復。所謂“酒不醉人人自醉”﹐君乃貪杯﹐與酒何干﹖

  須知﹐人與人個體差異甚大。武松為施恩奪回快活林酒店﹐行前大碗喝酒﹐施恩擔心喝醉誤事﹐婉勸武松。武松道﹕我喝一分酒是一分的力﹐喝十分酒有十分的力氣。到得酒店﹐一頓拳腳打得渾身蠻勁的蔣門神磕頭求饒。誠然﹐武松當年喝的並非高度白酒﹐但武松鐵體神力﹐海量絕非普通人所能望其項背。有如武松﹑魯達一眾好酒的豪傑﹐開懷暢飲之後﹐總能將一身功夫演繹得出神入化﹐且餘勇可賈。若是換作薛蟠﹑賈瑞一類既無體力又無神思的渾人﹐數杯下肚早就全身癱軟。雖同是飲酒﹐實相去雲泥。現代科學還證明﹐飲而不醉不僅與體力心力有關﹐還與血液中含脢量多寡關聯。

  記得曾與同事們探討:既然“醉翁之意不在酒”﹐那麼意又在何處﹖同事甲說﹕在於欣賞美食﹐吃菜﹗同事乙道﹕在於會同道中人﹐講話﹗酒逢知己千杯少麼。我說﹕“在於進入一種境界﹗”一言甫出﹐眾皆撫掌稱妙。愛酒者眾﹐自然分等分級﹕每飲必醉﹐傷身失神﹐是為酒鬼﹔飲而滋事﹐裝瘋賣傻﹐是為酒徒﹔飲後心志更高﹐其藝更絕﹐能進入平日所不能進入的一種佳境﹐是為酒仙。一如詩仙李白﹐每飲而詩興大發﹐成就無數絕唱。再如書聖王羲之﹐于會稽山陰﹐集高士名流﹐由曲水流觴一飲而有《蘭亭集序》。這些中國歷史上的巔峰之作﹐都與好酒﹑善飲不無關聯。李﹑王等人乃酒仙是也。

  中國千年酒文化﹐從敬賓朋﹑斟美酒﹑營造酒席氣氛﹐到祝酒﹑勸酒﹑祭酒﹐方方面面的禮儀﹐一如陳年佳釀雋永深厚。比如斟酒﹐便有“茶七酒八飯十分”一說﹐寓留有餘地之意。也就是說﹐酒是不斟滿的﹐斟達杯之八分即算滿上了。三五知己﹐聚而飲之。一杯提神﹐兩杯耳熱﹐三杯氣血通達﹐酒過三巡﹐飲酒效果顯現。此時見好就收﹐往往不傷身體﹐花看半開﹐酒止微醺﹐實為最美最佳境況。再如敬酒勸酒﹐和飲酒一樣﹐把握好度為至要。古人認為﹕宴賓朋不勸酒是不好客不熱情﹐但強人所難硬要客人喝酒﹐“是為不敬也”。細細想來﹐老祖宗留下的與酒有關的思想遺產﹐無一不和飲而健身養生關聯。民間也然﹕“三寸喉嚨好過﹐十里柔腸難熬。”──慈父母總是如此這般不厭其煩地告誡子女要牢記“飲和食德”。

  我有一摯友李兄﹐十數年來收集中華大地各地方名酒1.5萬瓶﹐品種逾萬種﹐多為1995年前的糧食釀造酒﹐實為糧食精華﹑養生玉液﹐現皆珍藏于上海海派白酒文化藝術館。這些當年以傳統工藝釀造的老牌子名酒﹐由於市場不大﹑生產量少﹐年代久遠﹐目前存世量已愈來愈少。李兄十餘年耗時勞神﹐致力於搶救中國酒文化的存世實物﹐其財也盡散﹐其力也全傾﹐一心一意唯求搶救﹑保存正在消失的這一份非物質文化遺產。

  此兄平素並無飲酒嗜好﹑口腹之欲﹐但愛酒之心﹑痴酒之情遠勝一般的愛酒品飲之人。其非為身醉﹐實為心醉﹐至誠而為﹐令人感懷動容。(張致遠)

  注﹕原標題為《“醉翁之意不在酒”﹐意在何處》

[責任編輯:李姝昱]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