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於炒作的左宗棠

2017-04-20 08:32 來源﹕北京日報 
2017-04-20 08:32:17來源﹕北京日報作者﹕責任編輯﹕張鑫

  作者:長沙稅務幹部學院教授 劉緒義

  今日網絡時代﹐炒作無處不在﹐其實古人也很重視炒作。唐代的杜甫就是一位炒作高手﹐他一生給李白寫詩數十首﹐以顯示自己與名人不一般的關係﹐而李白只回給他一首打油詩。到晚清之際﹐文人士大夫更是崇尚清談﹐好論時事﹑兵事﹑外事﹐以顯示自己的高明﹐炒作之風盛極一時。但這些手法在一個人眼裡﹐卻祗是小兒科﹐他就是左宗棠──如果要評“大清第一炒作高手”的話﹐非左宗棠莫屬。

  在任何時候﹐一個人要想出名早﹐最好的辦法是有“故事”﹐左公恰恰是這樣的人。

  早在學生時期﹐左宗棠就“好大言﹐每成一藝﹐輒先自詫”。他每寫完一篇文章﹐都要先自我欣賞一番﹕怎麼寫得這麼好﹐難道真的是我寫的嗎﹖聯繫到後來左宗棠到軍機處上班﹐讀到李鴻章的奏摺時﹐“每展閱一頁﹐每因海防之事而遞及西陲之事﹐自譽措施妙不容口﹐幾忘其為議此折者﹐甚至拍案大笑﹐聲震旁室。明日復閱一葉(頁)﹐則復如此……凡議半月﹐而全疏尚未閱畢”﹐讀一頁即故意拍案大笑﹐半個月都沒讀完﹐此情形和學生時代如出一轍。

  成年後的左宗棠﹐更是擅長“編故事”。

  第一個故事﹐道光十年(1830年)﹐江蘇布政使賀長齡丁憂回湘﹐當時年僅18歲﹑名不見經傳的“農村知識青年”左宗棠拜訪他﹐賀為左之才氣所驚﹐“以國士相待”﹐與左盤桓多日﹐談詩論文﹐還親自在書架前爬上爬下﹐挑選自己的藏書借給左看。

  此事載于《左文襄公年譜》﹐問題是二人見面的事﹐其他人並不在場﹐如何佐證﹖極有可能是左公自己創作或傳播出來的。賀長齡是晚清的大學者﹐賀長齡之弟賀熙齡是左宗棠在城南書院的老師﹐他非常喜愛左宗棠﹐稱其“卓然能自立﹐叩其學則確然有所得”﹐也僅此而已。

  第二個故事﹐道光十七年(1837年)﹐回家省親的兩江總督陶澍見到20多歲的舉人左宗棠﹐“一見目為奇才”﹐“竟夕傾談﹐相與訂交而別”。不久又和他訂下了兒女親家。

  這個故事較之前一個更是“別有用心”。陶澍愛才﹐左宗棠得知陶大人回鄉必經醴陵﹐故而事先寫下一副對聯﹕“春殿語從容﹐廿載家山印心石在﹔大江流日夜﹐八州子弟翹首公歸。”上聯“印心石”隱含了陶澍一個引以為豪的故事﹐陶澍看到此聯﹐自然心花怒放﹐引為知音﹔下聯更赤裸裸地拍了陶大人一記馬屁。總之﹐一副對聯擊中了一個傳統士大夫官僚的軟肋﹐竟然不顧年齡和輩分懸殊﹐與之結為親家。

  第三個故事﹐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雲貴總督林則徐在回家途中﹐因為聞悉左的大名﹐特意邀左到湘江邊一敘。林則徐“一見傾倒﹐詫為絕世奇才﹐宴談達曙乃別”。其實﹐林則徐見左宗棠﹐並非“聞聽”其大名﹐而是緣于陶澍。陶﹑林二人關係不淺﹐左又是陶的親家﹐陶在信中早已向林大人介紹過許多故事。左公拜見林大人﹐也是因為陶親家的授意。林大人樂得給陶公一個面子﹐自然不惜美言。

  那麼﹐三個故事都聚焦在左宗棠的“奇才”上﹐此時的左公到底露出過什麼奇才來﹖後人很難曉得。憑常識判斷﹐無非是左宗棠的口才﹐至於詩文之才──左公顯然不如李鴻章﹐至今不見左公留有名詩文。至於其它才能﹐憑初識的一面應該難以判斷。

  為了抬高故事中的人物﹐左宗棠也毫不吝惜地抬舉他見過的名人﹐如林則徐在左宗棠心目中被視為“天人”。更關鍵的是﹐這些故事一般限於二人交往之間﹐外人之所以得知﹐無非是當事人的對外傳播。於是真真假假﹑虛虛實實﹐反正都變成了故事。對此﹐《清史稿》中說得直白﹕“(左公)喜為壯語驚眾﹐名在公卿間。嘗以諸葛亮自比﹐人目其狂也。胡林翼亟稱之﹐謂橫覽九州﹐更無才出其右者。”

  還有一個經典段子﹐說的是長沙發生“劣幕事件”﹐左宗棠被人告發﹐受到追查﹐有個叫潘祖蔭的大臣向皇帝上了一道奏摺﹐說﹕“國家不可一日無湖南﹐即湖南不可一日無宗棠也。”更是將左公抬到天上。

  潘祖蔭的一道奏摺果真如此管用嗎﹖非也﹐左宗棠之所以被赦﹐完全得益於曾國藩﹑胡林翼﹑郭嵩燾等人的保救。而潘祖蔭這句話或許是真的﹐卻未見載于《清史稿》﹐倒是在民間廣為流傳。其所以流佈者﹐無非是左公有意炒作﹐這與左公“喜為壯語驚眾”的秉性極為相得。因此﹐當左宗棠後來抹殺曾國藩的救命之恩﹐即令時人感覺不公﹐為之抱不平。

  左公擅長炒作﹐其手法其實很容易一眼看穿。比如湖南巡撫張亮基派人三顧茅廬﹐“制軍于軍謀一切﹐專委之我﹔又各州縣公事票啟﹐皆我一手批答”等話語﹐都出自于左公書信。好在幾任湖南巡撫都還大度﹐否則這些話將一介地方大員置於何地﹖

  左宗棠有才有謀不假﹐但他的為人識人實在有待商榷。他攀附賀長齡﹑陶澍﹑林則徐等人﹐固然能依托他們之大名成就自己的名氣﹐但這些人對他的事業並無幫助。相反﹐他瞧不起的“才具稍欠開展”的曾侍郎﹐才是他真正的伯樂﹑恩主。

  曾國藩對此看得很清楚﹐晚年他曾對幕僚趙烈文說﹕“左季高喜出格恭維。凡人能屈體已甚者﹐多蒙不次之賞。此中素叵測而又善受人欺如此。”可謂一語道破天機。

[責任編輯:張鑫]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