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頻道> 正文

王林因病死亡﹐犯罪就不再追究了嗎﹖

2017-02-21 09:59 來源﹕光明網-法治頻道  我有話說
2017-02-21 09:59:19來源﹕光明網-法治頻道作者﹕責任編輯﹕陳暢

    作者﹕趙鵬

  大師王林死了﹐這恐怕是雞年之初最有轟動性的消息。這個曾經住在“王府”裡﹐被一個又一個政界領導﹑影視明星和社會名流奉為“大師”的人終究因為各種疾病提前離開了人世。

  值得注意的是﹐所有報道王林死亡的消息最後一句話都是﹕“法院將對王林的違法所得和涉案財產依法作出裁決。”

  什麼意思﹖難道王林不能一死了之嗎﹖

  王林可以一死了之﹐但法律不可能因他的死亡一了百了。我國刑事訴訟程序從立案開始﹐到執行完畢方告終結﹔此後如果啟動再審程序﹐案件還會再次進入刑事訴訟程序中。在上述過程中﹐倘若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死亡﹐對於他所涉嫌的案件﹑因他而被捲入刑事訴訟的各種財物以及他應當承擔的責任都要進行後續的處理﹐有些處理可以由正在辦理案件的機關直接作出﹐但有些則需要啟動特別程序。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死亡了﹐案件怎麼辦

  我國《刑事訴訟法》第十五條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追究刑事責任﹐已經追究的﹐應當撤銷案件﹐或者不起訴﹐或者終止審理﹐或者宣告無罪﹕……(五)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死亡的……又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以下簡稱“最高法解釋”)第二百四十一條﹐被告人死亡的﹐人民法院應裁定終止審理﹐根據已經查明的案件事實和認定的證據﹐能夠確認無罪的﹐應當判決宣告被告人無罪。

  綜合分析上述法律及司法解釋的規定可以得出以下結論﹕犯罪嫌疑人在偵查階段死亡的﹐公安機關祗能撤銷案件﹔犯罪嫌疑人在審查起訴階段死亡的﹐檢察機關祗能不起訴﹔被告人在審判階段死亡的﹐法院要分情況處理﹕如果依據已經查明的案件事實和認定的證據能夠確認被告人無罪的﹐應當判決宣告被告人無罪﹐如果依據已查明的案件事實和認定的證據既不能確認被告人有罪﹐也不能確認被告人無罪的﹐應當裁定終止審理﹐如果依據已查明的案件事實和認定的證據能夠確認被告人有罪的﹐也應當裁定終止審理。王林屬於在偵查階段死亡的犯罪嫌疑人﹐公安機關應當作出撤銷案件的決定。

  刑事案件終結﹐民事責任怎麼辦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死亡後﹐在法律上就意味著其承擔的責任和享有的權利一並終結﹐自然不可能再承擔刑事責任。然而這並不意味著被害人就一定會吃“啞巴虧”。因為大多數情況下﹐在刑事上有責任的人在民事上也應當承擔責任。比如故意殺人﹑故意傷害他人身體的刑事被告人﹐在民事上也應當承擔賠償被害人或其近親屬損失的責任﹔再如財產犯罪的被告人﹐在民事上也應當承擔返還被害人合法財產或者賠償被害人損失的責任。這些民事責任可以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死亡後發生轉移。

  所謂民事責任的轉移﹐是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死亡後的遺產繼承人﹐在繼承的範圍內承擔本應由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承擔的民事責任。當然﹐如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沒有遺產﹐那麼其應當承擔的民事責任也就隨之消滅﹐不會轉移。有人提出過此種情況下應當由國家設立補償基金來彌補被害人的損失。因為保護公民的合法權益不受犯罪侵害是國家的責任﹐當犯罪人不能對被害人進行有效賠償時﹐國家有義務給予受害公民適當的補償。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違法所得去哪兒了

  在2013年之前﹐《刑事訴訟法》和相關司法解釋的規定雖然也暗含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死亡時﹐司法機關已經查封﹑扣押﹑凍結的涉案財物除依法應當發還被害人的以外﹐一律沒收上繳國庫的內容﹐但這些內容對沒收範圍的規定過於狹窄﹐主要圍繞著可以作為案件證據使用的物品和財產﹐並不利於日漸嚴重的貪腐案件﹑恐怖活動案件以及其它重大案件涉案財物的追繳。於是﹐2013年新修改的《刑事訴訟法》專門增加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死亡案件違法所得的沒收程序”作為特別程序之一。

  綜合上述法律及司法解釋的規定﹐我們可以就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死亡後涉案財物的處理進行以下總結﹕

  第一﹐犯罪嫌疑人﹑被害人死亡後﹐公安司法機關應當就查封﹑扣押或凍結的涉案財物性質繼續進行審查。

  第二﹐經審查被查封﹑扣押﹑凍結的財物屬於被害人的合法財產的﹐應當發還被害人﹔屬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合法財產的﹐應當發還給其近親屬。

  第三﹐經審查被查封﹑扣押﹑凍結的財物確係違法所得且不屬於應當發還被害人的財物﹐如果案件屬於貪污賄賂犯罪案件﹐恐怖活動犯罪案件﹐洗錢罪及其上游犯罪﹐電信詐騙和網絡詐騙案件﹐且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能被判處無期徒刑以上刑罰或案件在本省﹑自治區﹑直轄市或全國有重大影響的﹐應當由人民檢察院向人民法院提出申請﹐人民法院經開庭審理後對於違法所得的涉案財產的應當裁定予以沒收﹔對不屬於應當追繳的財產的﹐應當裁定駁回申請﹐解除查封﹑扣押﹑凍結措施。王林涉嫌罪名中含有行賄罪﹐且屬於有重大影響的案件﹐因此可以對其涉嫌行賄的違法所得啟動特別程序。當然﹐對王林涉嫌其它犯罪的違法所得雖然不能適用該特別程序﹐但並不意味著無法對相應財物進行處理。

  第四﹐經審查被查封﹑扣押﹑凍結的財物確係違法所得且不屬於應當發還被害人的財物﹐也不屬於上述第三點裡的幾類特殊案件的﹐不能啟動特別程序處理涉案財物﹐但相關單位仍應按照《刑事訴訟法》關於涉案財物處理的相關條文依法處理。

  以上﹐我們通過王林的死亡梳理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死亡後的相關法律問題﹐其中有些是經過完善後的制度﹐有些還需要進一步明晰法律規定。我們期待國家法律的進一步完善﹐讓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死後法律問題的解決更加符合法律的精神與法治的需要。

  頭腦小風暴

  在討論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死亡對案件本身的影響問題時﹐可能存在的值得思考的問題有以下幾個﹕

  1. 為什麼法院不能在確認被告人有罪的情況下作出有罪判決﹖

  如前所述﹐被告人死亡的情況下﹐人民法院可以作出無罪判決﹐但卻不能作出有罪判決﹐即使現有證據已經足以證明犯罪事實。法律為何如此規定﹖

  有些人認為﹐這是因為如果判決被告人有罪﹐那麼無法對其進行執行。我認為這種觀點不充分﹐因為是否有罪和能否承擔刑事責任是兩個問題。最高法解釋中對於沒有達到刑事責任年齡的被告人﹐規定的是作出“被告人不負刑事責任”的判決。參照這種做法﹐如果僅僅考慮能否執行的問題﹐那完全可以對犯罪事實清楚但已經死亡的被告人作出“不再承擔刑事責任”的判決。但法律及司法解釋並沒有這樣規定﹐顯然上述理由並不是真正的原因。

  我認為法院不能對已經死亡的被告人作出有罪判決的真正原因在於﹐此時被告人已經無法行使上訴權﹐有罪判決等於剝奪了其上訴的機會﹐進而導致“兩審終審”的刑事訴訟模式形同虛設。

  2. 如果法院依據已經查明的事實和認定的證據作出被告人無罪的一審判決﹐檢察機關能否對該判決提出二審抗訴﹖

  對此也有不同觀點。有人認為不可以﹐因為此時被告人已經死亡﹐抗訴沒有實際意義。但我不同意這一觀點﹐首先﹐檢察機關作為國家法律監督機關﹐當發現一審判決確有錯誤時﹐提出抗訴是權力也是職責。有罪判無罪是最嚴重的判決錯誤之一﹐檢察機關當然有權抗訴﹔其次﹐法律和最高人民檢察院的刑事訴訟規則也都沒有禁止此時檢察機關提出抗訴。

  但是問題在於﹐如果檢察機關提出抗訴可能存在兩個問題﹐一是二審程序中被告人因死亡而缺席﹐無法行使辯護權﹐仍然存在剝奪辯護權的問題﹔二是此時出席二審法庭的上級人民檢察院應當如何對二審法院作出建議﹖似乎祗能是“建議二審法院依法終止審理”﹐因為依據法律規定﹐對已經死亡的被告人﹐祗能作出終止審理的裁定和宣告無罪的判決﹐沒有其它方式。

  3. 如果被告人在判決生效後死亡的﹐人民檢察院和人民法院能否對該生效判決啟動再審程序﹖

  首先﹐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人民檢察院按照審判監督程序提出的刑事抗訴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八條﹐“被提出抗訴的被告人已經死亡或者在審理過程中死亡的﹐人民法院應當裁定終止審理﹐但能夠查清事實﹐確認原審被告人無罪的案件﹐應當予以改判”。根據上述條文可以得出以下結論﹕判決生效後被告人死亡的﹐可以對原生效判決進行再審。

  但是問題並沒有那麼簡單﹐因為再審的情況又可以分為三類情形﹕一是原判決認定被告人無罪或者輕罪確有錯誤﹐被告人應當構成犯罪或者構成更重的罪﹔二是原判決認定被告人有罪確有錯誤﹐被告人不構成犯罪﹔三是原判決認定被告人犯有較重罪行確有錯誤﹐被告人應當構成較輕的罪。

  根據前述司法解釋的規定﹐似乎祗能判斷出上述第二種情況是肯定可以的﹐即認定原審被告人有罪的生效判決確有錯誤時﹐檢法機關可以啟動再審程序宣告原審被告人無罪。聶樹斌案就是如此。

  然而上述第一﹑第三種情形是否可以啟動再審程序﹐法律和司法解釋都沒有明確規定。我認為需要結合刑事訴訟的法理知識來理解這一問題。

  在刑事訴訟的再審程序中有一個重要的概念﹐叫做“禁止雙重危險”原則﹐這一原則要求當判決生效後﹐司法機關不能為加重被告人的罪責而啟動再審程序﹐但可以為減輕被告人的罪責進行再審。據此﹐如果認定被告人無罪或者輕罪的判決生效後﹐原審被告人死亡的﹐即使日後檢法機關發現原判決確有錯誤﹐被告人構成犯罪或者構成更重的犯罪﹐則也不能對該判決進行再審﹔但如果認定被告人有罪的判決生效後被告人死亡﹐日後檢法機關發現該有罪判決確有錯誤﹐被告人應當構成更輕的罪﹐應當允許使用再審程序糾正原判決的錯誤﹐但此時恐怕在法律上存在障礙──法院能否在被告人缺席的情況下作出有罪判決﹐哪怕是對被告人有利的有罪判決﹖現有法律無法提供支持。

  據此﹐我國《刑事訴訟法》及相關司法解釋對於已經死亡之被告人案件的再審規定並不能涵蓋所有情形﹐應當引入“禁止雙重危險原則”進一步細化規定。

[責任編輯:陳暢]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