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日中的太原女警﹕誰說女子不如男(圖)

2017-03-08 14:33 來源﹕中國新聞網 
2017-03-08 14:33:54來源﹕中國新聞網作者﹕責任編輯﹕孫滿桃

  中新網太原3月8日電 題﹕節日中的太原女警﹕誰說女子不如男

  中新網記者宋立超

  正值第107個國際婦女節﹐中新網記者走訪山西省太原市公安局各警種女警﹐看這些“男人堆裡”的女警察在各自崗位展現出不輸于男性的能力和風采。

  工作中的法醫張娟層。 宋立超 攝

  法醫張娟層﹕這個警種沒有男女之分

  3月8日﹐在太原市公安局刑偵支隊的DNA實驗室裡﹐法醫張娟層還在忙碌。雖然在這一天﹐單位給所有女性民警放了假﹐但張娟層卻選擇堅守崗位。

  “還有幾起案件送來的檢材需要分析﹐我必須把手頭的工作做完。”身穿白大褂﹑頭戴帽子和口罩的張娟層全副武裝﹐似乎忘了這一天本應是全世界婦女的節日。

  張娟層﹐太原市公安局刑偵支隊六大隊DNA中隊副中隊長(主持工作)﹐從警近20年﹐做過一線法醫﹑傷檢等工作﹐如今專做法醫物證﹑DNA檢驗。在她看來﹐法醫工作雖然又臟又累﹐但責任重大。

  “有的時候檢材很少﹐但這也是一線民警在諸多蛛絲馬跡中尋找出來的﹐因此﹐我們必須認真﹑細緻對待﹔而檢測結果關係到是否能夠找到兇手﹐所以這也需要我們有高度的責任心去認真工作。”張娟層說。

  2013年的夏天﹐太原市某小區一對夫妻被殺死在家中﹐張娟層和同事火速趕赴現場。“當時的現場血流遍地﹐幾乎沒有下腳的地方﹐綠頭蒼蠅嗡嗡亂飛﹐氣味極度難聞。但我們不能退縮﹐還是堅持做完了現場提取工作。”張娟層回憶﹐“那次出現場回來後﹐我感覺頭髮﹑鼻孔都是那種氣味﹐三四天都散不掉。”

  2015年5月﹐太原市杏花嶺區一名女子被殺害。現場凌亂不堪。張娟層和同事們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發現一個牛奶罐並通過技術檢驗最終鎖定了兇手。當嫌犯落網時﹐都不敢相信自己在現場喝剩的一個牛奶罐讓警方找到自己。

  而在偵破某起大案過程中﹐張娟層和同事連續工作﹐儘管家與單位近在咫尺﹐但張娟層卻愣是一個星期沒有回家﹐直到圓滿完成任務。

  張娟層說﹐法醫沒有男女之分﹐都是干一樣的工作﹐一樣的辛苦。而自己作為女性﹐選擇法醫這個職業從不後悔。其中﹐家庭對自己的工作給予了強大動力。不管是丈夫還是孩子﹐都對自己十分支持。而孩子更是把自己當成學習的榜樣。

  戒毒所裡的女管教﹕我喜歡她們叫我老師

  一副眼鏡﹐一頭短髮﹐39歲的孫育枝看上去斯文而幹練。

  “我喜歡學員們叫我老師。”孫育枝笑著說﹐她相信﹐這些因為種種原因而誤入歧途的女子﹐總有一天能揚起頭﹐自信地走在陽光下﹐開啟全新的生活。

  孫育枝是太原市第一強制隔離戒毒所三大隊副大隊長﹐負責女性戒毒人員的管教工作。每年的“三八”節﹐她都和女學員們一起度過。誰的思想狀態不穩定﹖哪個家庭突發變故﹖孫育枝都一一記在心裡﹐隨時和學員談心﹐幫助她們解開心結。

  為了更好的掌握談話技巧和方法﹐孫育枝初來戒毒所便考取了國家二級心理諮詢師資格證。“每一名吸毒人員的背後﹐都有一個缺少愛與關懷的家庭﹐深入瞭解她們吸毒的動因﹐對於幫助她們戒斷毒癮很有幫助。”孫育枝說。

  除了悉心﹑科學的感化教育﹐戒毒所還需要精細化管理。刀子﹑繩子等物品在這裡都是危險物品﹐絕對不能讓學員帶入﹐防止她們自殘或傷害他人。由於吸毒對身體特別是中樞神經的損傷很大﹐因此﹐孫育枝組織戒毒人員進行康復勞動﹐做一些手工製品﹐通過細微的手部活動加強大腦鍛煉﹐促進她們恢復健康。

  日復一日的悉心照料與陪伴﹐孫育枝與戒毒學員之間形成了濃厚的師生情。不管年齡多大﹐大家都喜歡喚她一聲“孫老師”。或許她們將孫育枝看作人生路上的導師﹐指引她們迷途知返﹐重新起航。

  繁忙的出入境辦證服務大廳﹐女警們仍在忙碌。 宋立超 攝

  出入境窗口女民警﹕“小家”與“大家”的取捨

  太原市公安局位於五一東街的出入境辦證服務大廳﹐現有窗口民警9人﹐其中女民警就有6人﹐佔總人數的三分之二﹐是窗口工作的主力軍﹐也是出入境窗口一道亮麗的風景。

  “我們的隊伍裡現在有2個懷孕8個月的准媽媽﹐但她們還是和正常民警一樣上班﹑辦業務﹐即使身體再不舒服也咬牙堅持。”太原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支隊出入國境管理大隊副中隊長牛媛說﹐長時間的坐在一個地方﹐還有的女民警患上了腰椎間盤突出。

  環顧出入境辦證服務大廳﹐一派繁忙景象。在此起彼伏的叫號聲中﹐市民有序辦理相關業務﹐身穿警服的女民警們耐心﹑忙碌地接待每一位辦證群眾。這裡的女警用自己特有的細膩與耐心﹐加上熟練的業務能力和工作技巧﹐為群眾提供著優質高效的服務。

  從警已有14年的牛媛﹐是2011年來到公安機關服務群眾的窗口崗位的。她還記得剛來的時候﹐每天加班加點工作是常事﹐疲累不堪。

  “因為當時五一東街出入境辦證服務大廳承擔著太原全市市民的出入境證件辦理業務﹐每天人特別多。我們經常從早八點開始工作﹐除了中間吃飯﹑上廁所的時間﹐基本一坐就到了晚上7點鐘﹐有時忙得連上廁所都顧不上。那時﹐每日處理量都在千人以上。”牛媛說。

  為了更好地滿足各類群體的辦證需要﹐五一東街大廳實行了中午加班制和延時﹑錯時服務﹐這意味著每個民警在原有工作基礎上﹐每日要增加半小時工作時間。儘管如此﹐牛媛還是提前半小時上崗﹐有時中午吃口飯就上崗﹐不知道有多少上班族﹑學生是經過牛媛“超時”加班服務﹐才如願以償辦好手續。

  做警察難﹐做女警察更難﹐而牛媛更是一位“雙警”家庭的女警察。“我和我愛人都是警察﹐工作的繁忙程度難以想象﹐工作量之大也是難以想象的。而這﹐就涉及到‘小家’與‘大家’的取捨問題。”牛媛說﹐出於對工作的滿腔熱忱﹐卻總是對自己的小家充滿了深深的歉疚之情。

  在牛媛看來﹐窗口女警雖然不是直接在一線執勤﹑破案﹐但卻是公安機關為群眾服務的重要崗位﹐是與老百姓面對面溝通的橋樑。她為自己的工作感到自豪。(完)

[責任編輯:孫滿桃]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