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男的最後心願﹕讓“老賴”不再失信逃債

2017-03-10 11:17 來源﹕光明網-法治頻道 
2017-03-10 11:17:31來源﹕光明網-法治頻道作者﹕責任編輯﹕陳暢

  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辦公大樓806房間是院黨組成員﹑執行局局長侯鐵男的辦公室。2月25日﹐這個不足14平米的房間難得的清淨﹐沒有了往日人來人往的喧囂。辦公桌上靜靜地擺放著兩份待簽的文件和一杯清茶﹐日曆牌上的日期還停留在2月24日。

  就在那一天﹐就在這裡﹐侯鐵男口含速效救心丸堅持開會佈置工作。

  就在那一天﹐就在這裡﹐侯鐵男虛弱得渾身大汗﹐仍不忘囑咐各庭室負責人要抓緊落實各自的工作。

  2月28日﹐鐵男上路遠行﹐千人相送。那些與他朝夕相處的老法官﹑新法官神傷落淚﹐與他共同奮戰的同事戰友掩面失聲﹐與他萍水相逢的當事人扼腕痛惜。

  執行工作是一門藝術

  “執行工作是一門藝術﹐要藝術對待﹐無論是對案情的分析﹐程序的把握﹐還是時間節奏的掌控﹐人員力量的調配都要講究。學會彈鋼琴﹐才能幹好執行工作。”這是侯鐵男心中定義的執行工作。

  在某澤公司申請執行某鶴公司煤炭買賣合同糾紛一案中﹐執行標的額近2億元﹐雙方當事人均是省內大型企業﹐生產經營困難﹐矛盾衝突激烈﹐關係近萬名職工的生產生活﹐存在引發群體性事件﹑影響社會穩定的風險﹐雖經所轄中院數次主持協商﹐但均未能達成和解。侯鐵男帶領辦案人員多次研究處置辦法﹐制定了3套工作方案﹐並親自與雙方當事人進行了3次總計約15小時的談話﹐終於促成和解﹐啃下了這塊硬骨頭。

  “你們周五把文件寫出來﹐從門縫塞進來﹐我周六周日來批。”侯鐵男經常這樣說﹐也是這樣做的。

  多少個不眠之夜﹐他條分縷析﹐思考著破解執行難題的對策。

  多少個喧囂的節假日﹐他“躲”在辦公室裡獨守著那一份寂靜﹐默默地批閱著各種文件。

  同事評價他總是“來得早﹐走得晚”“不知道啥叫累”“鐵打的漢子”。

  沒有努力干不成的事﹐祗有怯懦解不開的結。這些年來﹐侯鐵男憑藉壓不倒﹑打不垮的執著信念﹐敢拔釘子案﹐敢啃硬骨頭﹐先後組織了一場又一場的執行攻堅戰。他瞄準大案難案﹐進行“殲滅性”攻堅﹔從具體問題入手﹐進行“戰術性”攻堅﹔著眼全局﹐統籌兼顧﹐進行“戰略性”攻堅﹔嚴厲打擊失信被執行人﹐進行“壓制性”攻堅﹔加強聯合懲戒﹐進行“集群性”攻堅﹐打贏了一場又一場的執行殲滅戰。

  涉金融企業執行案件關乎地方金融穩定﹐歷來是執行工作的重點﹑難點﹐每每讓人頭疼﹐但侯鐵男不懼這個難。

  2014年4月﹐侯鐵男組織全省法院系統與全省農信社開展了聯合清理涉農合機構執行積案活動﹐對1000多件案情複雜的執行積案進行專項清理﹐來往奔波﹐親自到全省各地查看抵押物進行現場辦公﹐推動重點﹑難點案件執行進程

  在辦理海林騰飛汽車配件公司2881萬元貸款案件時﹐被執行人債權債務情況複雜﹐且存在多家銀行對抵押物落後查封和抵押物權屬不清晰的情況。侯鐵男對此召開專門案情分析會﹐層層剝繭抽絲﹐化繁為簡﹐使案情逐步明朗﹐法院依法裁定最終將抵押物交付享有優先受償權的農信社。牡丹江長安商廈有限公司1190萬元貸款糾紛案﹐在三次流拍後﹐職工大量上訪﹐遲遲無法交付申請執行人﹐侯鐵男親自督辦﹐頂住來自各方的壓力﹐法院最終依法裁定將抵押物交付申請執行人農信社。

  三年來﹐侯鐵男帶領全省法院執行局堅決打擊逃廢金融債務違法行為﹐共為農信社執行回款18億餘元﹐有力地保障了全省經濟的健康發展。

  三十二個鮮紅公章織就執行天網

  “2016年﹐全省法院共受理申請執行案件12.3萬件﹐執結11.7萬件﹐執結標的額256.6億元﹐分別比上年上昇36.8%﹑33.5%﹑13.8%。集中清理執行積案﹐共清理執結涉黨政機關﹑涉金融機構﹑涉民生積案3985件﹐執結標的額5億元。加強聯合懲戒機制建設﹐與相關部門合作﹐將19.1萬名失信被執行人在互聯網上公佈……”

  這是黑龍江高院院長石時態在省十二屆人大六次會議上向人大代表報告法院工作時的數據。報告一出﹐引起了全體代表的熱議﹐而這一切離不開侯鐵男日日夜夜的操勞。

  作為全省法院執行工作的帶頭人﹐面對破解執行難﹐侯鐵男統籌全局﹑協調各方﹐精心謀劃﹑組織實施﹐以最有效的方法加大執行力度﹐以最嚴厲的措施管理執行隊伍﹐以最積極的態度推進執行信息化建設﹐以最強大的聲勢宣傳執行成果﹐打響了一場執行攻堅戰。

  “別人在休息﹐他在抓老賴﹔別人在睡覺﹐他在抓老賴﹔別人在過年﹐他還在抓老賴﹐他是生生把自己累死的﹗”一位同事在追憶侯鐵男生前事跡時﹐泣不成聲。

  2016年6月﹐我省全國人大代表高廣生就執行立法在省高院調研中發現﹐一個拖欠款項的案件經法院判決後﹐贏了官司的原告遲遲拿不到錢。“我就案件中存在的執行難問題向侯鐵男反映﹐省高院立即採取措施將該案依法納入執行監督程序。”高廣生說﹐這起案件比較複雜﹐但侯鐵男頂住了各方壓力﹐全力督促案件﹐加大執行力度﹐很快幾百萬元的拖欠款和利息一次性執行到位。拿到執行款的原告將一面繡有“依法高效執行鐵肩擔起正義”的錦旗和感謝信送到了法院。感謝信上這樣寫道﹕“我們雖然不清楚是哪位法官歷盡艱辛﹑排除萬難維護了我們公司的合法權益﹐但此事卻讓我們堅信貴院全體法官個個公正廉明﹑執法為民”。

  2016年12月29日﹐省高院牽頭﹐與省委組織部﹑省發改委等31家單位正式會簽了對失信被執行人實施聯合懲戒的合作備忘錄﹐涵蓋了招錄公務員﹑行業准入﹑市場交易等57項限制性懲戒措施。

  32個鮮紅的公章傾注了侯鐵男極大的心血﹐他一家家單位去聯繫﹐一家家單位去溝通﹐把這張懲戒老賴的天網編織得又密又緊。

  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侯鐵男在法院工作多年﹐又掛職過基層法院院長﹐深深瞭解長期以來客觀形成的執行工作嚴峻形勢﹐執行難問題已然成為人民法院多年未解的問題﹐執行工作的改革迫在眉睫﹐祗有主動出擊﹐馬上推進﹐才能最終取得解決執行難的最後勝利。他深入研究﹐精心謀劃﹐先後制定出臺了《關於落實“用兩到三年時間基本解決執行難問題”的工作綱要》等幾十個規範性文件﹐狠抓執行落實﹐極大地提高了執行工作規範化水平。

  為此﹐他力主推進執行工作信息化改革﹐促成全省法院在全國率先完成執行案件流程信息管理系統的全對接。指導下級法院開展執行體制機制改革﹐推行審執分離﹐建設以法官為主導的執行團隊﹐從程序入手助推破解執行難。

  侯鐵男還在全國率先提出執行警務化改革的思路﹐並指導部分中院及其所轄基層法院全面完成了警務化改革。就在他去世的當天上午﹐他還召集部門負責人研究深入推進執行警務化改革問題。

  溫和的“鐵”局長

  “鐵男局長很少疾言厲色地批評人﹐喜歡和下屬開一點溫和的小玩笑。”這是執行局的同志們都知道的。

  他常說﹕“你不是傻嘛﹖這樣案子硬上﹖還不趕緊抓住他們一把手談﹗”“有現成的監控不會用﹐你不是傻嘛﹗”“最高院有文件﹐你還不敢提﹐你不是傻嘛。”大家覺得學到很多﹐他卻說﹕“你們還是得練啊﹗”

  有時候﹐侯鐵男佈置的工作兩天沒有回音﹐他會打電話假裝抱怨﹕“一天都忙啥呢﹖也不來看看我。”接電話的人就知道﹐這是領導在催辦了。

  時間一長﹐幾個庭室負責人都養成了習慣﹐下班前去他那兒坐一坐﹐談談工作﹐說說案子﹐也聊聊家長裡短。他就站起來扶著椅背﹐算是一種放鬆了。然後他說﹕“下班了﹐快回家吧﹐我再待一會兒。”

  “執行是訴訟的最後關口﹐必須要讓判決變成老百姓的‘真金白銀’”。這是侯鐵男常對執行幹警們說的話。

  2016年6月﹐申請執行人李潤志在勝訴卻拿不到執行款﹐倍感絕望之時﹐向省法院執行局局長侯鐵男郵寄了一封掛號信。而正是這封連他自己都沒報什麼希望的信﹐讓他摸到了寶。

  侯鐵男閱信後立即要求辦案法院直接向他本人說明遲遲未能執結的原因。在侯鐵男的全程關注下﹐李潤志向法院申請查封的大樓3月1日這天開始進行了掛牌拍賣。

  “要不是侯法官親自過問﹐頂住各種外界壓力﹐各種人為因素干擾﹐我在有生之年都不知道能不能花到這筆錢了。我們全家都特別感謝他。可沒想到我的執行款剛有點眉目了﹐他卻不在了……”李潤志哽咽地說道。

  2017年1月24日﹐農曆臘月二十七。俗語說﹐臘七臘八﹐凍掉下巴。這天的哈爾濱室外氣溫接近零下30攝氏度﹐天還沒亮﹐黑龍江高院執行局的幹警就已整裝待發﹐準備依法強制執行一起借款合同糾紛案件。與此同時﹐侯鐵男已經坐鎮省高院執行指揮中心﹐通過大屏幕遠程指揮執行全過程。

  說起這次行動﹐當時有很多議論。“快過年了﹐萬一被執行人鬧起來咋辦啊﹖”“要不再協調一下﹐盡量不採取強制手段﹖”

  平時待人溫和的侯鐵男聽到後﹐怒目圓睜﹕就是因為快過年了才必須給申請執行人一個交代。行動方案已經非常完備﹐每一個細節我們都已經反復論證﹐每一種可能發生的問題我們都找到瞭解決辦法。我已經向黨組報告了行動計劃﹐你們祗管放手去做﹐出了問題我來承擔。

  那天的執行結果非常好﹐懾于強大的壓力﹐被執行人根本沒敢露面﹐執行幹警強行破拆了涉案房產的鐵鎖﹐並移交給申請執行人。申請執行人賈鳳蘭激動地說﹕“感謝黨﹗感謝法院和法官﹐把房子執行給了我們。兩年了﹐我終於要回了我的家。”

  2014年以來﹐全省法院執行案件結案量每年增長近3萬件﹐許多本已無望執結的難案﹑骨頭案的申請執行人拿到了執行款。

  對待朋友﹑同事﹑家人﹑當事人像春天般溫暖的侯鐵男卻始終在心底堅守一個法官應有的底線。

  侯鐵男的一個同學曾私下找他﹐說有一個案件想讓他幫著想想辦法。他二話沒說就去了﹐當聽過案情後﹐他立刻說﹐這個忙我能幫。只不過﹐侯鐵男幫忙的方式是抽絲剝繭地幫助同學分析案情﹐詳細告訴同學應如何去走法律程序﹐如何寫起訴書﹐應該怎麼選律師……侯鐵男說﹐“我能幫你的﹐就是告訴你如何用法律來保護自己﹐如何走好每一步法律程序。”

  侯鐵男的一個血緣至親家裡有一起案子勝訴了﹐就只差執行。當時侯鐵男已經是省法院執行局局長了﹐這位親屬想讓他幫著打個招呼﹐讓執行快一些。性格一向和善的侯鐵男當時就翻了臉﹐他說﹐“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無論你是誰。”這位親屬覺得侯鐵男太“絕情”﹐從此兩人間有了隔閡。

  侯鐵男這麼做是因為他曾面對國徽作出過一名法官的莊嚴承諾──“我要守住公平正義﹐決不利用手中的權力謀私﹐決不超越職權過問案件為親友辦事”。

[責任編輯:陳暢]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