騙子扮“支付寶客服”主動送錢 女子買房被騙300萬

2017-03-20 08:10 來源﹕金陵晚報 
2017-03-20 08:10:57來源﹕金陵晚報作者﹕責任編輯﹕李伯璽

  通訊員 刑偵宣 金陵晚報記者 徐寧

  為了在淘寶網上買法院司法拍賣的房子﹐南京市民王小姐竟從網上搜索了個“支付寶客服”﹐卻沒想到對方是騙子﹐設計了一個巨大的陷阱﹐甚至還主動“送錢”最終將其銀行卡內的近300萬元席卷一空。

  案發後﹐南京警方兵分多路﹐奔赴北京﹑廣東﹑山東﹑海南等地展開偵查﹐最終確定嫌疑人藏匿于海南千年古鹽場邊的一個古村落裡。而後﹐南京警方聯合海南警方﹐出動百餘警力包圍該古村落﹐將整個詐騙團夥一舉抓獲。

  警方抓獲詐騙團夥成員。警方供圖

  淘寶上“拍房”遭遇“奇葩”轉賬要求

  2015年7月7日下午﹐南京市民王小姐在淘寶網上看到了某法院拍賣的一處房產公告﹐此次被拍賣的一幢房子無論是戶型還是價格都讓她十分心動。一直想買房的王小姐便與某法院工作人員聯繫﹐對方告訴她﹐由於這個房子總價比較高﹐根據淘寶拍賣的相關規則﹐需要王小姐用支付寶交付定金﹐並需要提高自己的支付寶交易額度。

  因為對這個房子情有獨鍾﹐王小姐便按照對方的要求進行操作。不過﹐提高支付寶交易額度需要跟支付寶客服聯繫﹐可王小姐並不知道客服的聯繫電話。於是﹐她便通過網絡搜索﹐找到了一個“支付寶客服”電話──“400-708-2001”。

  電話接通後﹐“客服人員”告訴王小姐﹐要快速提高交易額度﹐就要對王小姐的銀行卡進行昇級﹐必須向其提供的專用銀行賬戶打款四次﹐而打款額度為“銀行卡餘額+100元”。

  對於“客服”這一奇怪的要求﹐王小姐並沒有懷疑﹐祗是有點猶豫。她告訴對方﹐自己的銀行卡上有299.98萬元﹐怎麼能隨便打出去呢﹖這時﹐“客服”表示﹐自己提供的賬戶是支付寶專用賬戶﹐只用於“驗資”﹐不會將其銀行卡上的錢轉走。

  對方還表示﹐將打款額度設置為“銀行卡餘額+100元”﹐就是為了規避這一風險﹐“如果你不信﹐可以先用這一方法向你信得過的賬戶打款試一下。”

  聽了“客服”的話﹐王小姐當即先給自己老公的賬戶打款﹐當她輸入打款金額為299.99萬元時﹐果然顯示餘額不足﹐轉賬失敗。至此﹐王小姐相信了“客服”的話﹐按照對方的要求迅速開始轉賬“驗資”。

  騙子主動“送錢”轉走近300萬後拖延時間

  按照“客服”的要求﹐王小姐將自己銀行卡里的錢進行四次轉賬﹐而每次的金額都是“銀行卡餘額+100元”﹐也就是299.99萬元。第一次轉賬後﹐果然顯示餘額不足轉賬失敗﹐這讓王小姐放心了許多﹐就接下來繼續操作。

  然而﹐當王小姐向所謂的“支付寶專用賬戶”打款“驗資”到第二次時﹐轉賬居然成功了﹐她銀行卡內的299.95萬元竟然真的轉到了對方賬戶上。

  一下子沒了這麼多錢﹐王小姐頓時慌了手腳﹐趕緊問“客服”是怎麼回事。“客服”表示﹐他此前也沒遇到過這種情況﹐不過他讓王小姐不用擔心﹐他馬上將錢轉回去。不過﹐“客服”又說了﹐自己的轉賬額度有限﹐一次祗能轉1萬元。

  此時﹐王小姐早已不知所措﹐祗能期待對方趕快轉錢回來。於是﹐在接下來的20分鐘裡﹐對方陸陸續續轉了23160元到王小姐的賬戶上﹐之後便再也沒有了消息。

  當王小姐再也聯繫不上對方﹐而且剩下的錢也沒有再轉回來時﹐王小姐才意識到自己被騙了。至此﹐王小姐共損失近300萬元。事後﹐王小姐立即向南京秦淮警方報案。

  在向民警反映完情況後﹐王小姐也說出了自己的疑惑﹐她實在想不通﹐本來是無法轉賬的﹐為什麼最後又打款成功了﹖民警經過調查後﹐發現了其中的奧秘。原來﹐此前王小姐之所以打款不成功﹐主要是因為卡內餘額不足。但是﹐就在其向所謂的“支付寶專用賬戶”打款過程中﹐騙子主動向王小姐卡內打了200元﹐湊夠了300萬元。於是﹐當王小姐輸入轉賬金額為299.99萬元時﹐卡上餘額不僅夠了﹐連轉賬的手續費都有了﹐所以交易成功。

  而此後騙子又將部分錢打還給王小姐﹐民警判斷對方是為了拖延時間﹐好將騙來的300萬元巨款轉移。果然﹐警方調查發現﹐在王小姐打款成功後的20分鐘內﹐300萬巨款被轉到了多張外地銀行卡上。

  據南京市公安局刑偵局辦案民警介紹﹐一下子被騙走了近300萬元﹐這是截至案發時南京發生的通訊網絡詐騙案涉案金額最大的一起。在接到王小姐報案後﹐南京市公安局高度重視﹐刑偵局﹑秦淮分局等單位迅速組成“7‧7”特大詐騙專案組﹐全力開展案件偵辦工作。

  取款“草帽男”牽出家族式詐騙團夥

  經過案件梳理﹐民警發現﹐利用“400-708-2001”這一號碼冒充“支付寶客服”進行詐騙的案件不止一起﹐共串並了江蘇省內20多起案件。其中就包括﹐今年6月3日上午10點半左右﹐受害人顧某在南京市六合區被同樣的方法騙走58700元﹔6月28日下午2點左右﹐泗陽倪某想修改其支付寶密碼﹐在網上搜到這一號碼後﹐也被騙走6800元。至於省外﹐同樣有眾多被騙者。專案組判斷﹐該“400”號碼背後﹐應該隱藏著一個詐騙團夥。

  為了揪出幕後黑手﹐專案組首先派一路偵查員到北京對該“400”電話進行調查﹐獲知其使用者身在海南﹐專案組隨即派民警趕往海南開展工作。

  然而﹐海南這麼大﹐嫌疑人身處何方依然是個謎。不過﹐隨著調查的深化﹐警方確定嫌疑人藏匿于海南儋州﹐在當地公安機關的配合下﹐專案組決定從資金流向上尋找該犯罪團夥的行蹤。

  經過反復調取銀行監控錄像﹐警方發現﹐一名戴草帽的男子曾多次出現在銀行﹐並通過涉案銀行卡取款。“‘草帽男’很可能是詐騙團夥成員之一。”專案組作出這一判斷後﹐立即派出辦案民警在銀行蹲守。

  功夫不負有心人﹐在守候的第三天下午﹐“草帽男”再次出現。為了挖出整個團夥﹐偵查員沒有打草驚蛇﹐而是對其進行了跟蹤。但“草帽男”不走尋常路﹐很快在一處道路狹窄的古村落村口將偵查員甩脫。

  不過﹐這次跟蹤也不是全無收穫。民警發現﹐“草帽男”取款時曾與一名女子聯繫﹐而這個女子的網名叫“麗姐愛美麗”﹐那麼這個“麗姐愛美麗”是否跟該起特大詐騙案有關呢﹖

  民警通過對這名女子調查發現﹐該女子曾和“草帽男”一同到銀行取款。至此﹐警方基本認定﹐“麗姐愛美麗”也是詐騙團夥成員。線索越來越多﹐經過研判﹐一個家族式詐騙團夥浮出水面。

  據辦案民警介紹﹐該團夥以張氏兄弟為首﹐大哥張大亮負責詐騙設備採購﹐四弟張四亮負責接電話詐騙﹐小弟弟張小亮負責安排家族中其他親朋好友以及洗錢團夥進行分散取款。

  化裝成電工深入“虎穴”後進村抓捕

  根據線索﹐這個家族式詐騙團夥藏匿在靠近海邊的一個古村落內﹐進村祗有一條蜿蜒曲折的小路﹐路口有人放哨﹐一有陌生人靠近﹐立即就有村民上來盤問﹐警覺性很強。專案組民警打算埋伏在村口﹐等詐騙嫌疑人出村﹐便實施抓捕﹐但是這個詐騙團夥似乎知道有警察守著他們一樣﹐就是不出村。

  為了了解村子內部情況﹐專案組成員煞費苦心。一方面﹐他們通過衛星地圖對村子的周邊環境進行詳細勘查﹐另一方面﹐兩名偵查員購買了兩套電力工人衣服﹐頭戴工作帽騎著摩托車﹐化裝成維修電工深入村子內部進行勘查。

  多日海風吹拂﹐陽光直曬﹐讓兩名偵查員一副黝黑的長相﹐已經與當地人無異。在進村偵查後﹐他們發現進村抓捕難度太大﹐村內小路錯綜複雜﹐並且村口有人放哨﹐還養有惡犬。村口還有一片佈滿野生白鷺的稻田﹐一有動靜﹐罪犯必然與田中白鷺一樣作鳥獸散。

  如果犯罪嫌疑人一直不出村﹐進村抓捕將是唯一辦法。為了將這個團夥一網打盡﹐南京市公安局副局長張勇專程趕到海南成立前線指揮部﹐與海南儋州警方一道制訂抓捕方案。

  在對前期各項工作進行研判的基礎上﹐8月19日﹐經過反復研究進行風險評估後﹐南京﹑儋州兩地公安機關決定於8月20日凌晨開展收網行動。

  百餘警察凌晨包圍村子抓捕團夥成員

  8月20日恰是七夕﹐南京專案組的偵查員們已經在海南度過了四十多天。他們分別給自己的妻子打完一個情人節的祝福電話後﹐就關了手機。隨後﹐一張抓捕的大網在深夜散開。當天凌晨2點左右﹐負責取款的張小亮在儋州市那大鎮落網。

  凌晨4點左右﹐由南京﹑儋州兩地公安機關組織的100余名全副武裝的警力在前線指揮部的統一指揮下﹐分別在中和鎮的天堂村以及洋浦兩地開展抓捕行動。深夜的海南北部海邊一片漆黑﹐唯有陣陣海風和聲聲狗吠以及圍捕警員的腳步聲。村莊的道路四通八達﹐在抵達天堂村後﹐警方迅速將涉嫌詐騙人員隱匿在村內的一個四合院團團包圍。

  隨著現場指揮警官一聲令下﹐百餘名警察迅速進入四合院的5個房間開展抓捕﹐還在睡夢中的張氏兄弟等人連衣服都沒來得及穿就被民警摁在了床上。對其住房進行搜查後﹐令民警驚訝的是﹐這個“400”電話的“支付寶客服中心”﹐就設在這個裝糧食落滿灰的四合院小屋中。

  經審查﹐張氏兄弟初步交代了7月7日詐騙南京秦淮區一名女子近300萬元的作案經過。據辦案民警介紹﹐這個張氏團夥之前詐騙成功的有很多起﹐但大多每起是幾千元﹐多的也就幾萬元。當這一次成功從南京王小姐手中騙到近300萬元後﹐他們就想著能盡快把錢取了﹐為此他們還找了專業取錢的。“一般來說﹐專業取錢的收取的佣金是10%到15%﹐但對方看他們比較急﹐就獅子大開口要了總金額的25%﹐接近75萬元。”辦案民警介紹說。

  之後﹐經儋州警方根據現場繳獲的作案工俱進行比對﹐又帶破其他通信網絡詐騙案20余起。

  至此﹐經過警方40余天的不懈努力﹐這起江蘇省公安廳督辦的通訊網絡詐騙案成功告破。

  (文中當事人均為化名)

[責任編輯:李伯璽]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