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指令再審案13年結果未變 專家呼籲完善申訴異地審查制度

2018-05-29 16:05 來源﹕央廣網 
2018-05-29 16:05:08來源﹕央廣網作者﹕責任編輯﹕孫滿桃

  央廣網北京5月26日消息(記者孫瑩)據中國之聲《新聞晚高峰》報道﹐刑事案件的糾錯﹐不但申訴難﹐再審立案難﹐很多案件雖然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啟動再審後﹐仍然難以改判。最高人民法院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指令再審“張軍案”﹐至今13年結果未變﹐就是一個典型的案例。如何解決這樣的問題﹖專家呼籲建立並完善刑事申訴案件異地審查制度。

  張軍﹐今年80歲﹐原為一名律師﹐曾任山西省政協政法委辦公室主任﹐1990年受省政協指派代理龐家峪村村民與鄉政府的土地糾紛案﹐1991年被以“教唆拒不執行人民法院判決罪﹑受賄罪﹑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15年﹐服刑4年多後﹐因身體原因出獄﹐此後張軍不斷申訴。“我申訴28年﹐截至目前一共申訴了3525次。”

  代理人劉欣介紹﹐當年﹐張軍是被告村民的代理律師﹐他在庭審時發表的代理意見是﹐安坪鄉政府侵佔龐家裕村土地于法無據﹐這個案件法院判決龐家裕村將佔用的454畝土地退還﹐使用權歸安坪鄉政府﹐後來在案件執行過程中發生了群體性事件﹐法院因此認為是張軍教唆村民拒不執行人民法院判決﹐以受賄﹑詐騙﹑教唆拒不執行人民法院判決等三罪名判處張軍15年有期徒刑。

  張軍為什麼不服﹖劉欣說﹐原審法院將村民暫存在張軍處的辦案經費(蓋有龐村委員會公章的委託代管書為證)判為受賄﹐將別人報銷的三張飯費收據1190元判為詐騙。在最高人民法院這次指令再審之前﹐受賄罪與詐騙罪已經經過再審糾正。

  劉欣介紹﹕“我們接受委託後查閱了幾百份資料﹐其中包括龐家峪村村民聯名為張軍鳴冤4000多次的材料﹐全國律協為此向最高人民法院發函要求判處張軍無罪﹐盡早獲得一個經得起事實和歷史檢驗的公正判決。此後最高人民法院于2005年以事實不清﹑證據不充分為由指令再審。”

  但是﹐在最高法指令再審之後﹐地方法院兩次重審均在未補充任何證據的情況下做出了與原審相同的有罪判決。

  張軍說﹕“‘張軍案上有案﹐因為案子前面有個土地案’。意思是如果宣告我無罪﹐土地案就翻了。這個是謬論﹐我的案子是刑事案﹐土地案是民事案﹐我的刑事案構成犯罪﹐該怎麼辦怎麼辦﹐構不成刑事犯罪﹐該平反就平反嘛。它就一直拖著。”

  在案件代理中﹐律師發現了一些問題。代理律師王殿學說﹐不少司法機關在審查刑事申訴案件時﹐長時間不出具任何決定﹐不決定再審 ﹐也不駁回﹐當事人想向上一級法院申訴都沒有機會。

  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陳永生認為﹐最高人民法院此前已經對案件再審﹐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要求縣法院重審﹐結果縣法院在沒有增加任何證據的情況下﹐依然維持了以前的有罪判決﹐這非常不合理。

  陳永生進一步分析﹐按照我國刑事訴訟法的規定﹐目前刑事案件的再審通常是由作出生效裁判的法院再審。由於作出生效裁判的法院和這個案件實際上形成了利害關係﹐而且有了先入之見﹐所以對糾正錯案非常不利。比如聶樹斌案由河北高院審查再審﹐審查了10多年﹐一直沒有啟動再審程序﹐最後由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東高院異地審查﹐才啟動了再審程序﹐改判無罪。

  2017年12月﹐最高檢出臺《人民檢察院刑事申訴案件異地審查規定》﹐其中規定﹐基於各種原因拒不受理﹑拖延辦理或辦理不力的﹐辦案中遇到較大阻力﹐可能影響案件公正處理的﹐申訴人長期申訴上訪﹐可能影響案件公正處理的﹐可以異地審查。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顧永忠分析認為﹐應當在適當條件下探索建立異地審查申訴的制度﹐起碼可以打消當事人﹑申訴人﹐以及申訴的律師對司法機關會有先入為主﹑會受生效裁判影響這樣的顧慮。

  中國社科院研究員支振峰說﹕“如果以後的刑事訴訟法再有修改﹐我們要把刑事申訴異地審查制度體現出來。”

[責任編輯:孫滿桃]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