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打破信息孤島 “系統警察”讓“老賴”寸步難行

2018-06-23 01:03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8-06-23 01:03:38來源﹕中國青年報作者﹕責任編輯﹕孫滿桃

  原標題﹕打破信息孤島 聯合獎懲監管

  “系統警察” 讓“老賴”寸步難行

  一邊打破部門間信息孤島﹐一邊“捏合”散落在各行政機關的“數據碎片”﹐繪製出每個企業和個人完整的信用檔案……日前﹐天津上線啟用了全國唯一全覆蓋並實現聯合懲戒的數字化監管系統。

  在“破”和“立”之間﹐行政機關部門間的信息壁壘被打通﹐懲戒和獎勵的信息得以無障礙地“跑”起來﹐新技術為信用社會建立起“保護罩”﹐真正置“老賴”于“一處違法﹑處處失信﹑寸步難行”的境地。

  一家剛剛出現稅收違法行為的企業﹐轉身又準備參加一個政府採購項目的招標。然而在它看不見的地方﹐“系統警察”已經將它“盯上”。組織招標的市財政局通過系統查詢企業信息時﹐此前國稅局標記過的這家企業的違法信息立刻顯示出來。因此﹐該企業立刻被禁止參加投標活動。與此同時﹐“系統警察”還會提示市場監管部門﹐依據其違法的嚴重性﹐決定是否弔銷其營業執照。

  天津市市場監管委主任林立軍表示﹐這個“系統警察”最大的特點在於全覆蓋﹐既通過建立信用記錄數據庫﹐覆蓋各類市場主體和相關自然人﹐又通過聯合獎懲工作機制﹐覆蓋各行政機關。與此同時﹐建立聯合獎懲措施目錄﹐覆蓋全部法律法規規定的聯合激勵與聯合懲戒措施﹐“確保對市場主體信用記錄實施全領域聯合獎懲。”截至目前﹐聯合獎懲目錄中包括了全市44個行政機關的976項聯合激勵與懲戒措施目錄。

  此前﹐各行政機關其實都有各自的“黑名單”﹐並通過各自渠道公開﹐但跨部門的信用信息共享機制還未完全有效形成﹐“原有的失信信息分散在各個部門﹐不同部門之間因各自信息的採集程序﹑內容架構等不同﹐導致信息的融合﹑溝通極為困難。”

  這套系統通過聯合監管平臺的數據歸集能力﹐形成各行政機關“黑名單”的共享﹐記錄違法違規信息﹐遞送聯合懲戒信息﹐依法實施聯合懲戒措施。各行政機關在執法活動中﹐發生聯合懲戒目錄規定情形的﹐在7個工作日內﹐將產生的違法違規信息記入當事人信用記錄。

  據介紹﹐系統包含了市場主體及相關自然人的信用信息數據庫﹐以現有的企業﹑農民專業合作社和個體工商戶主體數據庫為基礎﹐增加以企業法定代表人﹑股東﹑高級管理人員﹑法院失信被執行人﹑重點行業從業人員等為主要監管對象的自然人信息。各行政機關通過上傳信用信息﹑遞送監管信息﹐將同一市場主體散落在各行政機關業務系統中的“數據碎片”匯集起來﹐共同豐富和建立市場主體“信用檔案”。

  對“老賴”對失信個人來說﹐系統可以通過姓名和身份證號碼精確定位查詢﹐凡列入失信目錄的自然人﹐不可以再擔任企業法人﹐不能乘坐高鐵﹑飛機等﹐各相關委辦局都會對該自然人採取對應的限制﹑懲戒措施。

  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執行局局長郝樹龍說﹐聯合獎懲系統的上線運行必將推動“基本解決執行難”﹐成為打擊“老賴”的又一利器。他介紹﹐目前人民法院通過執法辦案形成的被執行人失信信息已經具有極高的權威性﹐是社會信用信息中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該系統將失信被執行人信息嵌入行政審批或事中事後監管系統﹐實現對失信被執行人信用懲戒在全市行政機關全覆蓋﹐讓各個機關“聯動起來”﹐對失信被執行人起到了強有力的聯合信用懲戒作用。

  同時﹐藉助該系統對失信被執行人信用懲戒落實情況進行跟蹤分析﹐人民法院可以進一步完善懲戒措施﹐擴大失信被執行人信息傳播範圍﹐加大失信成本﹐使失信被執行人在更廣的範圍和領域受到懲戒。

  這也是新系統不同於以往監管模式的新特點﹐林立軍說﹐系統建立起協同監管信息交互渠道﹐讓監管更加高效﹐“依托聯合監管網絡平臺﹐跳出單純的聯合獎懲﹐將事前的行政審批﹑事中的協同監管﹑事後的信用懲戒串聯在一起﹐實現各行政機關信息交互運用﹐為對市場主體全程監管提供了暢通渠道。”

  與此同時﹐通過統一的平臺實施統一管理﹐對獎懲流程予以統一規範﹐“避免了信用信息採集和利用的隨意性﹐限制了聯合獎懲權利尋租空間﹐增加了獎懲措施的實施的有效性和時效性。”

  貸款買房﹑買車等﹐先查徵信記錄﹐很多人對個人信用的認識﹐大多源於央行建立起來的徵信系統。“有的金融機構向我們反映﹐查詢徵信系統後被拒絕貸款的客戶約佔其申請客戶的10%。”中國人民銀行天津分行副行長陳好孟說﹐經過10多年的發展﹐徵信系統接入機構不斷擴充﹐收錄信息數量快速增長。

  截至2018年3月末﹐個人徵信系統和企業徵信系統接入機構分別超過3000家﹔累計收錄9.57億自然人和2524萬戶企業及其他組織的信用信息﹐這其中﹐收錄了天津市983.73萬自然人和23.67萬戶企業及其他經濟組織的信用信息。2017年﹐天津市查詢個人信用報告筆數比2016年增長了124.9%。

  “一些省份在各類評先評優﹑財政貼息項目審查﹑項目招投標等活動中將央行徵信系統的信用報告作為評價指標之一﹐”陳好孟說﹐天津市將個人信用記錄居住證積分指標納入到積分入戶管理中﹐由此可見﹐徵信在社會信用體系建設中的基礎性作用逐漸顯現。他認為﹐未來應圍繞守信聯合激勵和失信聯合懲戒機制﹐在全社會進一步突出“讓守信者一路綠燈﹐讓失信者寸步難行”的理念。

  同時﹐鼓勵社會信用服務機構參與信用體系建設工作﹐加強第三方信用評價和應用﹐最大限度發揮聯合獎懲的作用。因為完善的社會信用體系將給經濟轉型昇級﹑提質增效和實體經濟發展提供更有力的支持。(記者 胡春艷)

[責任編輯:孫滿桃]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