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立法和知識產權立法重大成果

2018-07-02 13:11 來源﹕法制日報 
2018-07-02 13:11:09來源﹕法制日報作者﹕責任編輯﹕孫滿桃

  6月28日,李克強總理簽署國務院令第699號,公佈修訂後的《奧林匹克標誌保護條例》(以下簡稱《條例》)。這是我國體育立法和知識產權立法的重大成果。

  原《條例》于2002年4月1日起施行,在當時補充和完善了我國奧林匹克知識產權保護法律體系,創新了管理和執法體制,為有特色﹑高水平地舉辦北京2008年奧運會提供了重要的法律保障,獲得國際奧委會和國內外輿論的一致好評。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閉幕前,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為奧林匹克標誌權利人辦理了奧101號至奧314號的奧林匹克標誌備案手續。北京奧運會後至今,《條例》仍然有效,相關奧林匹克標誌繼續受到《條例》保護。

  原《條例》頒行的16年間,我國社會主義法制建設取得了巨大成就,全面依法治國不斷深入推進。與此同時,國際奧林匹克運動有了很大發展,國際奧委會對奧林匹克知識產權保護提出了不少新要求。隨著北京2022年冬奧會﹑冬殘奧會籌辦工作逐步深入,修訂《條例》的需求越來越迫切。為此,國務院曾三次在年度立法工作計劃中提及修訂《條例》,國家體育總局在北京申辦冬奧會成功10余天后決定成立修改《奧林匹克標誌保護條例》工作小組。

  《條例》修訂適應了舉辦北京2022年冬奧會和冬殘奧會的法律保障需求。原《條例》共15條,本次修訂涉及其中11條,並新增3條,其修訂幅度之大顯而易見。

  《條例》有哪些重大變化呢?《法制日報》記者獨家採訪了中國法學會體育法學研究會會長劉岩。他認為主要有以下幾方面重大變化:

  一是對奧林匹克標誌的主客體給予了更為全面的保護。原《條例》保護的主體,不可能包括北京2022年冬奧會和冬殘奧會組織委員會。通過修訂,《條例》將權利主體擴大到在中國境內舉辦奧運會的各個申辦機構﹑組織機構,在保護對象上涵蓋了在中國境內舉辦的所有奧運會涉及的奧林匹克標誌,保護的主體客體範圍更加全面。

  二是簡化了奧林匹克標誌權利確認程序。原《條例》規定,奧林匹克標誌權利人應當將奧林匹克標誌報國務院工商行政管理部門備案,由國務院工商行政管理部門公告,奧林匹克標誌權利人應當將使用許可合同報國務院工商行政管理部門備案。依據《國務院關於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審批項目的決定》(國發〔2014〕5號),該備案制度已於2014年取消。修訂後的《條例》將權利確認程序規定為,奧林匹克標誌權利人應當將奧林匹克標誌提交國務院知識產權主管部門,由國務院知識產權主管部門公告﹔奧林匹克標誌權利人應當將其許可使用奧林匹克標誌的種類﹑被許可人﹑許可使用的商品或者服務項目﹑時限﹑地域範圍等信息及時披露。

  三是明確了奧林匹克標誌保護期限。原《條例》未規定奧林匹克標誌保護期限,修訂後的《條例》規定了奧林匹克標誌10年的有效期及續展程序,使國際奧委會﹑中國奧委會的奧林匹克標誌可通過續展方式持續受到保護,平衡了奧林匹克標誌權利人的權利與社會公共利益。

  四是規制了利用與奧林匹克運動有關的元素構成不正當競爭的行為。原《條例》既沒有提及隱性營銷行為,也沒有提及不正當競爭行為。北京冬奧會《申辦報告》和《保證書》做出承諾,就反對隱性營銷行為進一步完善法律法規。《主辦城市合同》約定,主辦城市所在國對隱性營銷行為採取立法和執法措施。對此,國際奧委會高度關注。《條例》增加了新條款“除本條例第五條規定外,利用與奧林匹克運動有關的元素開展活動,足以引人誤認為與奧林匹克標誌權利人之間有贊助或者其他支持關係,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的,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處理”。顯然,奧林匹克標誌可以納入“與奧林匹克運動有關的元素”的範圍,前者範圍小於後者。修訂後《條例》規制不正當競爭行為的條款,雖然未使用“隱性營銷”及類似詞彙,但實質上有利於防範和制止隱性營銷行為,屬於明顯的立法進步。

  五是不再區分侵權行為人的商業目的類型。原《條例》在規定未經奧林匹克標誌權利人許可,任何人不得為商業目的使用奧林匹克標誌的同時,特別提及了潛在商業目的,言外之意是區分直接商業目的和潛在商業目的。《條例》實施以來的經驗表明,針對侵權行為人商業目的進行區分,判定是直接或潛在,對於保護奧林匹克標誌,對於依法查處侵權行為,沒有任何積極意義和實際價值。修訂後的《條例》刪除了“潛在商業目的”表述,對商業目的不再區分。

  六是擴大了對侵犯奧林匹克標誌專有權行為的認定範圍。依據原《條例》,未經權利人許可,為商業目的擅自使用與奧林匹克標誌類似的標誌,難於認定為侵權行為。例如,曾有人把奧運五環變形為橢圓形五環用於商業目的,且辯稱該橢圓形五環不是奧林匹克標誌,不適用《條例》。修訂後的《條例》規定,“未經奧林匹克標誌權利人許可,為商業目的擅自使用奧林匹克標誌,或者使用足以引人誤認的近似標誌,即侵犯奧林匹克標誌專有權”,修補了條款缺陷,完善了保護奧林匹克標誌的制度。

  七是提高了奧林匹克標誌侵權行為的行政處罰標準。原《條例》規定,對於侵犯奧林匹克標誌專有權,“有違法所得的,沒收違法所得,可以並處違法所得5倍以下的罰款﹔沒有違法所得的,可以並處5萬元以下的罰款”。修訂後的《條例》提高了行政處罰標準,規定“違法經營額5萬元以上的,可以並處違法經營額5倍以下的罰款,沒有違法經營額或者違法經營額不足5萬元的,可以並處25萬元以下的罰款”。這一規定提高了侵權人的違法成本,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有關行政處罰的內容保持一致。

  八是增加了對殘奧會有關標誌的保護。原《條例》沒有提及殘奧會。修訂後的《條例》增加了“對殘奧會有關標誌的保護,參照本條例執行”的條款,使殘奧會有關標誌在立法上獲得了與奧林匹克標誌同等的保護。

  劉岩認為,修訂《條例》考慮了我國實際,落實了對外承諾,兼顧了奧林匹克標誌保護與社會公共利益的平衡,保持了與相關法律法規的融合協調,再次確認了“未經奧林匹克標誌權利人許可,任何人不得為商業目的使用奧林匹克標誌”的原則,反映了我國保護奧林匹克知識產權的信心和決心,可以說是我國體育立法和知識產權立法的最新成果。(梁士斌)

[責任編輯:孫滿桃]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