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中西部高校之間搶人才 有些人才跳來跳去不斷刷薪

2017-03-20 08:39 來源﹕科技日報 
2017-03-20 08:39:01來源﹕科技日報作者﹕責任編輯﹕劉洋

  有些所謂的人才﹐利用東部高校‘求人心切’的心態﹐在不同學校之間跳來跳去﹐不斷刷新自己的薪酬標準﹐你說這個過程他的學術水平提高了嗎﹖並沒有﹗更誇張的是還有人最後跳了一圈後還回到原來學校﹐待遇翻了好幾番﹐這對那些踏實做學問的人公平嗎﹖

  本報記者 李 艷

  高校人才的流動問題成為今年兩會的熱議話題之一。全國政協委員﹑復旦大學教授葛劍雄﹑全國人大代表﹑西安工程大學校長高嶺﹑全國政協委員﹑北京交通大學教授鐘章隊﹑全國政協委員﹑蘇州大學校長熊思東等許多代表﹑委員都在不同場合對這一問題表達了自己的關注和憂慮。

  全國政協委員﹑華中師範大學黨委書記馬敏更是提交了名為“關於在‘雙一流’建設中規範高校人才隊伍流動”的提案。

  “東部各高校對中西部高校的人才要手下留情”﹐教育部部長陳寶生在2月24日的中西部高等教育振興計劃工作推進會上發出呼籲﹐稱搶挖人才就是在掘中西部高校的“命根”。

  “雙一流”建設成為繼“211工程”和“985工程”之後﹐再次引發各大高校爭搶人才的連鎖反應﹐蔓延之勢銳不可當。

  “帽子”人才跳一圈 待遇翻了好幾番﹐終點又回到起點

  說起來﹐高校之間因為人才引發的“厮殺”並不是什麼新現象。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就曾有著名的“孔雀東南飛”──中西部高校的有實力教師被吸引到東部發達地區。

  此後二十多年的時間裡﹐這種流動一直存在。

  東部發達地區的高校有地理﹑經濟優勢﹐加上各式各樣的攻勢﹐造成西部高校的人才流失十分嚴重。網上有個著名的段子﹐將蘭州大學稱為“最委屈大學”。說的正是這座歷史悠久﹑曾經群英薈萃的西部高校在歷次搶人潮中屢戰屢敗﹐甚至出現人才斷檔的慘烈局面。

  元培教育科學研究院副院長洪文在接受科技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東部高校在薪資待遇﹑發展空間﹑學科平臺方面有很大的競爭優勢。此外﹐東部地區的生活環境和管理水平比中西部高校好﹐也是吸引人才流向的重要原因。

  “雙一流”的啟動﹐進一步加劇了東部高校與中西部高校之間的人才競爭。“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是以擁有長江學者﹑院士等高層次人才的數量來體現的。為了爭取這些高層次人才﹐東部高校願意高價搶人﹐而他們開出的優厚條件也著實讓很多人無法拒絕。在這一背景下﹐中西部高校的人才形勢更為嚴峻。”洪文說。

  一位西部高校的管理工作者告訴科技日報記者﹐很多人認為這波搶人潮中受害的主要是能力和財力都欠佳的中西部高校﹐但實際上﹐很多東部高校也是受害者。他說﹕“有些所謂的人才﹐利用東部高校‘求人心切’的心態﹐在不同學校之間跳來跳去﹐不斷刷新自己的薪酬標準﹐你說這個過程他的學術水平提高了嗎﹖並沒有﹗更誇張的是還有人最後跳了一圈後還回到原來學校﹐待遇翻了好幾番﹐這對那些踏實做學問的人公平嗎﹖”

  創一流不是搶“帽子” 業內期待上層有新動作

  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若以長江學者﹑傑出青年科學家﹑院士等高層次人才的數量為依據來排名﹐“‘數人頭’的做法助長了高校間的惡性‘人才戰’”。

  人們不禁要問﹐在這波搶人潮中﹐高校到底搶的是人才還是這些人擁有的頭銜﹖

  全國政協委員﹑北京交通大學教授鐘章隊在今年兩會上表示﹐目前高校的“挖人”行為﹐其實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在“挖頭銜”。祗要有“頭銜”﹐不管人才本身是否適應學校的具體情況﹐一律挖來。絲毫不顧人才引進後是否能真的把學科建設帶上去﹐將所在學科建成名副其實的世界一流學科。

  在他看來﹐“雙一流”建設需要有時間的沉澱。而現在很多高校卻過於功利化﹐祗顧一味地“砸錢”﹐並沒有考慮學校發展的核心理念和文化究竟是什麼﹐這對於高校的發展﹐乃至整個高等教育的發展十分不利。

  “我們曾經針對業內人士做過不少的諮詢和訪談﹐業內普遍還是期望管理部門能採取一些相應的措施。比如設立薪酬上限﹐以及不以頭銜論英雄。”洪文說﹐當長江學者﹑傑出青年科學家﹑院士等等這些“帽子”與世俗利益綁定得過分緊密之後﹐必然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問題。

  馬敏在今年的兩會提案中也建議﹐要精簡名目眾多的人才引進計劃﹔並設置合理的工資“天花板”﹐以避免各高校間對人才的盲目攀比和競相叫價。

  今年1月份﹐教育部印發《關於堅持正確導向促進高校高層次人才合理有序流動的通知》﹐明確提出“不鼓勵東部高校從中西部﹑東北地區高校引進人才”“高校之間不得片面依賴高薪酬﹑高待遇競價搶挖人才”。顯然也是注意到了這些問題的嚴重性。

  人才流動應得到尊重 中西部高校發展一流學科是突破口

  在洪文看來﹐儘管這場人才搶奪戰中大家都反對個別高校的挖人行為﹐也在爭取早日結束這種“混戰”﹐但是人才有流動的自由﹐這種自由應該得到尊重。

  他認為﹐如果要說這場人才搶奪戰有什麼積極意義的話﹐那就是作為高校教學和科研的主要力量﹐高校教師隊伍建設受到了越來越多高校的重視﹐有利於優秀人才和團隊將獲得更好的機會和發展空間。

  中國歷史上﹐曾經有過一些特定的時期人才流動十分自由﹐成就了許多大師和思想的爭鳴。民國時期﹐不祗是大學教授們能自由流動﹐中小學教師隊伍也能自由流動。

  洪文認為﹐雖然目前的情況與歷史不盡相同﹐但要求政府部門出政策限制人才流動是不現實的﹐中西部高校更應該從自身情況入手﹐尋求突破。

  坊間流傳﹐目前在大學間﹐定價水平大約為﹕“長江”“傑青”學者“年薪100萬元+1套住房+2000萬元科研啟動經費”。這樣的“價格”﹐對中西部高校來說確實有點高。

  洪文表示﹐《實施辦法》鼓勵各地區突出區位優勢重點建設特色學科。這也意味著未來國內的高校發展將呈現出多元化﹑個性化﹑地方化的特點。他建議中西部高校在建設“雙一流”過程中﹐還是要以發展一流學科為突破口。實際上就算北大﹑清華﹑復旦知名院校﹐也不是所有學科都是一流。

  中西部高校因地理位置和歷史積累﹐在一些特定的學科極有優勢﹐比如內蒙古的畜牧﹑農業學科﹑蘭州的冰川凍土研究﹑甘肅的的敦煌和絲綢之路研究等都有不可取代的優勢。洪文建議﹐中西部地區的高校可以根據自身條件﹐辦高水平的專業﹐學科辦好了自然有了吸引人才﹑留住人才的籌碼。

[責任編輯:劉洋]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