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甘肅民勤治沙﹕風沙線上建成300公里“綠色長城”

2018-06-26 09:02 來源﹕中新社微信公眾號 
2018-06-26 09:02:42來源﹕中新社微信公眾號作者﹕責任編輯﹕劉洋

  這抹沙漠裡的最後一片綠﹐總得有人守護…所以﹐他們留下了

  78歲的王國來最初栽種的梭梭樹已有一人多高了﹐它們挺立于甘肅省民勤縣宋和村外﹐不遠處便是茫茫沙漠。

  70年前流傳于當地的民謠﹐王國來仍能清楚地記得﹐“登高望遠全是沙﹐一颳大風不見家。莊稼田地被沙壓﹐流離失所奔天下。”

  位於河西走廊東北部的甘肅民勤﹐是中國重要的沙塵暴策源地之一﹐中國第三大沙漠巴丹吉林和第四大沙漠騰格里從東西北三麵包圍﹐民勤綠洲像楔子一樣插進沙海﹐阻截了兩大沙漠在此合攏的“企圖”。

  2018年4月下旬﹐甘肅民勤縣民眾在沙漠植樹。民勤縣東西北三面被巴丹吉林和騰格里兩大沙漠包圍﹐沙漠和荒漠化面積佔全縣總面積的90%。(資料圖)楊艷敏攝

  民勤﹐離不開抗爭風沙。

  20世紀60年代﹐王國來與村裡的年輕人一起加入了治沙隊﹐他們推著木軱轆大車﹐背著乾糧和水﹐壓沙栽樹。宋和村在不斷實踐中創造的黏土沙障與林木封育結合的治沙新模式﹐被學術界稱為“宋和樣板”﹐著名科學家竺可楨將其命名為“民勤模式”。

  地處巴丹吉林沙漠東緣的三角城林場是民勤縣唯一的國營林場﹐今年已退休的張兆祥還時常給孫子講起“林場歲月”。20世紀70年代至80年代﹐每到春季﹐他便隨工友吃住在沙漠裡﹐“那時候條件艱苦﹐住的是簡易草棚﹐風一刮就倒﹔吃的是干饃饃﹐很多時候就著沙子。”

  “那時候每隔3天或5天就有一場‘黃風黑浪’﹐飛沙走石﹐迎風根本站不住腳﹐還經常把工友吹散。”張兆祥說。

  頻繁的風沙﹐威脅著新栽種的梭梭苗。59歲的王能己剛工作不久就為梭梭落過淚﹐他起早貪黑栽種的6畝樹苗﹐一場風沙過後全被埋在了沙子裡﹐祗能跪在旁邊﹐一棵一棵地刨出來﹐重新栽種。“這種情況經常發生﹐以後慢慢也就習慣了。”

  圖為木軱轆大車。徐雪 攝

  由於當時條件有限祗能依靠人力﹐再加上沙漠裡的惡劣氣候﹐工作尤為辛苦﹐治沙人用架子車﹑木軱轆大車將物資運來後﹐還要挑著扁擔為新栽的樹苗澆水。“挑一擔子祗能澆兩棵樹﹐一天下來﹐肩膀被壓腫﹐胳膊都抬不起來。”王能己稱。

  如今﹐13萬畝的梭梭林由近及遠延伸開來﹐王能己與張兆祥一有時間會和家人一起在附近走走﹐看看曾經“戰鬥”過的地方。

  接替父親成為林業技術員的馬心林坦言﹐相比父親那時的“人推肩扛”﹐現在機械化程度的提高﹐讓工作輕鬆了許多﹐但與沙漠打交道還是要“耐得住寂寞”﹐連續一個多月駐守在沙漠裡﹐手機沒有信號﹐聯繫不上家人﹐晚上祗能數著星星發呆。

  “80後”田玉大學畢業後就考入三角城林場﹐剛來第二天就作為技術監理進了沙漠﹐“那是我第一次見到沙漠﹐也第一次看見大批人在壓沙﹐身旁的梭梭林一直向沙漠腹地延伸﹐心就突然被擊中了﹐一時間找不到詞語來表達。”

  6月中旬﹐當地民眾在沙漠裡為樹木澆水。徐雪攝

  與水打了多年交道的民勤縣水務局副局長魏多玉曾在老鄉院子裡看見與院牆齊平的“小沙丘”﹐在沙塵暴肆意侵襲的90年代裡﹐沙子甚至堆到了村民的房頂上﹐再加之當地過渡開發地下水和破壞生態﹐導致地下水位迅速下降。

  王國來回憶說﹐最開始打深度5米的土井就能出水﹐後來水位越來越低﹐打了30米的機井也不見一滴水。

  石羊河發源於祁連山﹐是民勤的母親河﹐沿著綠洲一路流向東北方﹐最終匯入青土湖。1968年以來﹐石羊河來水逐年減少﹐夾在兩大沙漠之間的青土湖于1959年完全乾涸﹐沙漠一度“步步緊逼”著民勤綠洲。

  2006年民勤縣開始重點治理石羊河流域﹐統一合理分配水資源﹐實行高效的節水措施﹐接連關閉了3018口機井﹐家家戶戶也通上了自來水。

  圖為航拍青土湖。(資料圖)楊艷敏 攝

  乾涸51年之久的青土湖重現碧波﹐如今不時還有多種水鳥游弋其中﹐形成旱區濕地106平方公里﹐有效阻隔了兩大沙漠的合攏。

  魏多玉說﹐目前﹐地下水有回升現象﹐在黃案灘封育區關閉的機井由於水位回升﹐還形成了自流湧泉。

  在民勤縣﹐治沙人不分男女老少。徐雪攝

  “黃風黑浪”亦在近年來鮮有“露面”。上王化村村民韓中榮家裡的10畝田地就是證明﹐從被風沙摧殘得顆粒不收﹐到現在畝產近千斤﹐感受到治沙帶來實惠後﹐韓中榮當起了護林員﹐巡護著一萬畝的“綠色長城”。

  馬菊林是三角城林場為數不多的女護林員之一﹐由於栽種在沙漠裡的樹木大多為低矮的梭梭樹﹐所以巡護一萬畝的沙海﹐頭頂毒辣的太陽是首先要經歷的考驗。

  一身迷彩服﹐一頂帽子﹐一些乾糧和水是馬菊林工作時的裝備﹐每日循環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沙漠裡一到晌午﹐連沙子都是滾燙的﹐她硬是咬牙堅持了下來﹐守護了梭梭林近10年。

  在民勤縣的村莊裡﹐成排的樹木隨處可見。徐雪攝

  “以前就算門窗緊閉﹐一颳風屋內的傢具還是會落上一層沙子﹐現在風小了﹐房子裡也乾淨了許多。”42歲的農民劉小燕認為被綠色“包裹”的村莊﹐就是屬於自己的“金山銀山”﹐每到農閑時﹐她還與丈夫參加治沙隊﹐貼補家用的同時﹐也為家園的守護添了份力。

  民勤縣林業局局長楊青文說﹐經過民勤一代又一代治沙人的努力﹐408公里的風沙線上已建成長達300多公里的“綠色長城”﹐沙漠固然可怕﹐但也是不可或缺的地貌﹐我們要在守住這方綠洲不被風沙侵擾的前提下﹐學著與它們和諧共處。

[責任編輯:劉洋]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