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生活頻道> > 正文

2017年住房公積金“國家賬本” 繳存金額持續增加

2018-07-10 09:14 來源﹕中國經濟周刊 
2018-07-10 09:14:28來源﹕中國經濟周刊作者﹕責任編輯﹕孫佳涵

  近日﹐住房城鄉建設部﹑財政部﹑央行聯合印發《全國住房公積金2017年年度報告》(下稱“《報告》”)﹐以規範準確的文字﹑豐富翔實的數據﹐全面披露了2017年全國住房公積金管理運行情況﹐以及產生的社會經濟效益。在這份涵蓋31個省份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公積金“國家賬本”中﹐有哪些乾貨﹖如何看懂這份報告﹖

  住房公積金制度覆蓋面進一步擴大﹐繳存金額持續增加

  《報告》中不乏“增長”數據。

  首先是繳費單位和實繳職工人數。《報告》顯示﹐2017年住房公積金實繳單位262.33萬個﹐實繳職工13737.22萬人﹐分別比2016年增長10.11%和5.15%。新開戶單位37.69萬個﹐新開戶職工1828.28萬人。

  其次是繳費金額。2017年住房公積金繳存額18726.74億元﹐比上年增長13.06%。這也是住房公積金年度繳存額連續5年保持兩位數以上的增長速度。

  不僅如此﹐2017年末住房公積金繳存總額124845.12億元﹐繳存餘額51620.74億元﹐也分別比上年末增長17.68%和13.13%。

  這幾項增長數據背後的原因是什麼﹖

  中央財經大學保險學院教授﹑社會保障系主任褚福靈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採訪時表示﹐原因是多方面的﹐主要有三個﹐一是企業對於保障職工權益意識的提昇。企業通過給職工繳納住房公積金﹐能夠增強企業對職工的凝聚力和向心力﹔二是跟我國整體經濟環境向好有關。2017年我國經濟總體向好﹐表現在企業層面﹐企業營收寬裕﹐就有能力為職工繳納住房公積金﹔三是國家對住房公積金實施的免稅優惠政策﹐也是住房公積金增長的原因之一。

  當然﹐《報告》中也有減少的數據項。比如﹐2017年發放住房公積金個人住房貸款254.76萬筆﹑9534.85億元﹐分別比上年降低22.21%和24.93%。

  又是什麼導致住房公積金貸款金額減少﹖褚福靈對此解釋說﹐發放住房公積金個人住房貸款減少﹐首先跟房子的供應量有關﹐“住房公積金主要是用來貸款買房﹐2017年不少地方出臺了更加嚴格的限購政策﹐因為供給是限制的﹐相應地公積金的貸款金額也會下降。”

  其次跟住房公積金的使用效率有關。公積金作為一種購房扶持﹐它的利率基本上為商業貸款基准利率的6.8折左右。“因為利率低﹐因此不少購房者都繳納了公積金﹐並按照各地公積金政策貸款。但是在手續的便捷性上還存在一些問題﹐甚至有城市的房地產開發企業和房屋銷售中介機構存在限制﹑阻撓﹑拒絕住房公積金貸款的行為。因此﹐要加強對住房公積金貸款的監督﹑評價以及規範﹐提高住房公積金的使用效率。”褚福靈說。

  這樣說是有根據的。據媒體報道﹐今年4月底﹐合肥兩處在售樓盤﹐建發房地產集團合肥有限公司開發的“雍龍府”項目和安徽融和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開發的“觀瀾花園”項目﹐因在銷售過程中拒絕符合住房公積金貸款資格的購房人使用住房公積金貸款購房被查處。

  該事件的處理結果是﹕合肥市房產局﹑市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給予其通報批評並責令限期改正。另外﹐兩部門要求涉事房企對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給予處分。

  買房子的時候﹐開發商總是以各種理由拒絕使用公積金貸款﹐這讓購房者很難享受到相關紅利。開發商如此做的動機在哪兒﹖

  對此有業內分析認為﹐開發商之所以排除購房者使用公積金貸款﹐主要原因就是回款速度慢。公積金貸款流程複雜﹑放款周期長﹐直接拉長了房企回款周期﹐導致資金周轉率下降。因此﹐追求高周轉﹑規模快速擴張的房企對公積金貸款會產生抵觸情緒。

  為保護購房人的合法權益﹐今年以來﹐石家莊﹑太原等多個城市出臺相關文件﹐規範違規拒貸公積金問題。

  比如﹐今年早些時候石家莊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官網發佈的《關於開展拒絕繳存職工使用住房公積金貸款購房問題專項整治行動的通知》顯示﹐2018年3月21日至5月20日﹐對全市房地產開發企業和房屋銷售中介機構存在限制﹑阻撓﹑拒絕住房公積金貸款行為進行重點檢查﹐存在問題的﹐責令期限改正。對違規嚴重﹐拒不整改的﹐採取公開曝光﹑暫停項目網上簽約和預售資金監管賬戶的資金撥付﹑納入企業徵信系統等手段﹐依法嚴肅處理。

  非公經濟繳存人員佔比近半

  根據《報告》﹐全國住房公積金繳存職工中﹐城鎮私營企業及其他城鎮企業﹑外商投資企業﹑民辦非企業單位和其他類型單位職工佔45.31%﹐比上年增加2.45個百分點﹐非公經濟繳存人員佔比已接近一半。

  此外﹐新開戶職工中﹐城鎮私營企業及其他城鎮企業﹑外商投資企業﹑民辦非企業單位和其他類型單位的職工佔比達71.37%﹐比上年增加2.26個百分點﹐非公經濟繳存人已成為新增繳存的主力軍。

  “非公經濟繳存人員佔比突飛猛進﹐原因是多方面的。”褚福靈將其歸納為兩點﹕

  首先是《住房公積金管理條例》(下稱“《條例》”) 所具有的“強制性”的作用。《條例》規定﹐單位不辦理住房公積金繳存登記或者不為本單位職工辦理住房公積金賬戶設立手續的﹐由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責令限期辦理﹔逾期不辦理的﹐處1萬元以上5萬元以下的罰款。單位逾期不繳或者少繳住房公積金的﹐由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責令限期繳存﹔逾期仍不繳存的﹐可以申請人民法院強制執行。

  “《條例》雖然不是法律條令﹐但也是行政法規﹐同樣具備法律效力﹐有它‘強制性’的作用。事實上﹐我們鮮少看到因民營企業不給職工上住房公積金而被法院強制執行的案例。這是私營企業住房公積金猛增的原因之一。”褚福靈說。

  其次是來自減輕企業負擔的舉措。2016年4月﹐住建部會同有關部門印發了《關於規範和階段性適當降低住房公積金繳存比例的通知》﹐要求從2016年5月1日起(暫按兩年執行)階段性降低住房公積金繳存比例﹐凡住房公積金繳存比例高於12%的﹐一律予以規範調整﹐不得超過12%。此外﹐生產經營困難企業除可以降低繳存比例外﹐還可以申請暫緩繳存住房公積金。

  “企業規模較小或者收入不穩定的企業﹐可以交一個低限﹐這樣更多的企業職工就能夠邁過這個門檻。這也是繳存的這些企業的量增加的原因之一﹐因為門檻低了﹐進來的人也就多了。”褚福靈如是分析道。

  住房公積金增值收益仍需提高

  住房公積金增值收益﹐指使用公積金餘額購買國債的收益﹐公積金存款的利息收入等。此次《報告》顯示的增值收益有喜有憂。喜的是﹐2017年﹐我國的住房公積金增值收益763.22億元﹐比上年增長10.98%﹔憂的是﹐增值收益率1.57%(編者注﹕“增值收益率”指增值收益與月均繳存餘額的比率)﹐略低於2016年的1.59%。

  記者對比發現﹐北京﹑山西﹑內蒙古﹑吉林﹑上海﹑安徽﹑江西﹑湖北﹑湖南﹑廣東﹑廣西﹑海南﹑四川﹑雲南﹑甘肅﹑新疆兵團等16個地區2017年的住房公積金增值收益率超過或與全國平均數持平。

  “1.57%的增值收益率不算高。”褚福靈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分析說﹐住房公積金應該在存成定期後一定的餘額之外﹐在安全的前提下盡可能讓它增值。要在力所能及﹑保證機動性﹑流動性的前提下﹐採取一定的安全保障增值措施﹐確保住房公積金有一個適中的或者更高一點的收益。

  “比如﹐可以投資國債或者金融債等比較長期穩定的項目﹐這是比較穩妥的。這樣收益就會高一些。”褚福靈建議﹐在增值方面應當出臺一定的辦法﹐加強這方面的獎勵和約束﹐使有關機構和部門對這筆基金能夠管好用好﹐確保它穩定增值。“這應該成為住房公積金監督考核的一個重要方面。”

  2017年全國住房公積金繳存排行榜﹐哪個省“含金量”最高﹖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根據《全國住房公積金2017年年度報告》﹐將各省份住房公積金相關信息進行了排名﹐哪個省份表現最好﹖

  廣東拔頭籌

  數據顯示﹐廣東2017年住房公積金繳存額全國排名第一。2017年廣東住房公積金繳存額2035.20億元﹐比2016年增加262.11億元﹐漲幅14.78%。

  除了2017年繳存額﹐繳存總額廣東省也是位居全國第一的位次。褚福靈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分析說﹐廣東是勞動力的流入省﹐有許多企業在廣東興業﹐有許多勞動者到廣東就業。因為廣東省企業多﹐勞動力人口多﹐人人都繳費﹐所繳的住房公積金數額就比較大。

  北京與上海分列第二與第五位

  榜單顯示﹐北京市2017年繳存額是1711.59億元﹐比第一名的廣東省少了323.61億元﹔繳存總額11116.27億元﹐比排位第一的廣東省少了1854.14億元﹐兩項指標均位列全國第二。

  如果把繳費單位個數和繳費人數考慮進去﹐會發現北京住房公積金的含金量比較高﹕北京2017年實繳單位是15.83萬個﹐僅為廣東省(32.11萬個)的49%﹔北京2017年住房公積金的繳存人數是732.23萬人﹐也僅為廣東省(1788.57萬人)的41%。在繳存單位個數和繳存人數都不及廣東省一半的情況下﹐北京與廣東的繳存金額差別卻不大﹐僅為323.61億元。

  褚福靈認為﹐北京的單位少但規模較大﹐中央國家機關和各大國際總部以及央企都在北京﹐大型企業較多﹐總部企業較多﹐工資收入水平相對較高﹐因此﹐繳存額度相對會大一些。而廣東省主要是以私企為主﹐大部分企業是私營企業﹐企業規模偏小﹐工資水平也比北京低。

  上海2017年住房公積金的繳存額是1133.69億元﹐比北京低了577.90億元﹐排名第五。

  雖然繳存額低於北京﹐但是上海的實繳單位個數和實繳職工人數卻不比北京少。從實繳單位個數看﹐上海(35.24萬個)是北京(15.83萬個)的2倍還多﹔從實繳職工人數看﹐上海(809.91萬人)也比北京(732.23萬人)高出77.68萬人。

  那麼為何實際繳存額卻低於北京﹖在褚福靈看來﹐上海雖然是中國的國際金融中心﹐畢竟是以企業為主﹐儘管工資收入水平上海和北京差不多﹐但是機構在規模上卻小於北京。

[責任編輯:孫佳涵]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