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攪拌車撞裂牌坊 要賠126萬元﹖

2018-07-10 09:24 來源﹕廣州日報 
2018-07-10 09:24:30來源﹕廣州日報作者﹕責任編輯﹕孫佳涵

  事發後﹐牌坊被圍蔽。

  文/圖 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陳家源

  牌坊街是外地遊客到潮州旅遊的必去景點。可就在去年3月10日晚﹐這裡闖進了一位“不速之客”﹕一輛揭陽牌照的水泥攪拌車夜闖牌坊街﹐在通過“理學儒宗”牌坊時被牌坊中間的橫樑卡得動彈不得﹐造成該牌坊正中橫樑存在裂縫﹐裂縫寬度為0.5毫米。

  事發後﹐車主方先支付5萬元維修費用。不過﹐就在幾天前﹐車主石先生收到牌坊街管理辦公室的賠償通知﹐通知顯示﹐經核算牌坊維修費達126萬餘元﹐其中僅設計費就花了5萬多元。這在石先生看來是“天價維修費用”。那麼﹐這條0.5毫米寬的裂縫為何維修費需要126萬餘元﹖記者就此向潮州市湘橋區旅遊部門求證。

  被撞裂的橫樑已被拆下來。

  事件還原﹕

  新司機闖禁 撞裂牌坊橫樑

  車主石先生向記者回憶起事件經過。原來﹐當晚駕駛水泥攪拌車的並非他本人﹐而是由他僱佣的一位馬姓司機。2017年3月10日晚11時許﹐司機正準備將一車混凝土運送到牌坊街附近一目的地。

  由於牌坊街白天禁止一切車輛進入﹐但到晚上9點半後會將禁止通行的鐵鏈松開﹐允許小型轎車駛入﹐但大型車輛依舊不得駛入。石先生說﹐由於司機人生地不熟﹐當晚按照導航駕駛﹐在進入牌坊街來到第一個牌坊面前﹐司機還下車查看是否能順利通過。

  可當水泥攪拌車行駛到第七個牌坊時﹐意外發生了。石先生說﹐因為這個牌坊的高度可能相對較低﹐司機晚上也無法準確判斷﹐導致車被卡住。石先生第二天到現場查看發現﹐牌坊上的裂縫“祗有頭髮絲大小”﹐直到兩天後才稍微變大。

  弔車正將牌坊上的構件一件件拆卸下來。

  石先生承認司機確實違反禁行規定﹐並表示願意承擔責任﹐事發後一直在積極配合潮州當地交警和政府部門﹐並先行支付了5萬元賠償費。可幾天前﹐他收到一份由潮州市湘橋區旅遊局發來的《關於支付“理學儒宗”牌坊修復費用的通知》(以下簡稱“修復費用通知”)﹐稱“理學儒宗”牌坊的修復工程已於2017年9月26日竣工驗收恢復通行﹐項目共需修復資金合計1263495.24元。

  看到如此巨大的數額﹐石先生直言“真是欲哭無淚啊﹗”石先生是重慶人﹐幾年前一家四口來到潮州定居﹐運營攪拌車是他們家的全部收入來源。“好不容易還完車貸﹐如今一下要賠120多萬元﹐這簡直是‘天文數字’。”石先生表示﹐儘管車輛買了保險﹐但保險公司稱最多祗能賠付90萬元﹐剩餘的30多萬元仍需石先生自己承擔。“真的是賠不起啊﹗”

  求證1﹕維修費為什麼要126萬餘元﹖

  石先生表示﹐牌坊橫樑祗是被撞裂一條細小的裂縫﹐但沒想到賠償卻如此高額。維修費用是如何計算的呢﹖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就此向潮州市湘橋區旅遊部門求證。

  近日﹐潮州市湘橋區旅遊局向記者發來一份《潮州牌坊街“理學儒宗”牌坊修繕過程及修繕費用說明》(以下簡稱“說明”)﹐說明中明確﹐2017年3月22日﹐經廣東省建築科學研究院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評估鑒定﹕“理學儒宗”牌坊正中橫樑存在全截面貫穿裂縫﹐裂縫寬度為0.5毫米﹐坊柱側向位移2毫米﹐屬嚴重破壞。

  說明提到﹐牌坊街是海內外潮人共有的文化遺產﹐“理學儒宗坊”具有重大的歷史文化和藝術價值﹐而且牌坊中含有歷史老構件﹐具備准文物的性質﹐鑒於對歷史文化的保護與傳承﹐按照《文物保護法》規定﹐必須按照“不改變文物原狀”原則進行維修。

  而修復的難度在於﹕“理學儒宗坊”是全石疊置式暨榫卯結構﹐由於受損橫樑位於整個牌坊的最下端正中處﹐要置換這根橫樑﹐必須自上而下對整個牌坊全部拆卸﹔拆剩下4根立柱﹐拆換橫樑後﹐再自下而上對牌坊重新組裝﹐這過程是為建築安裝工程的逆操作。

  加之該坊左右坊眼及心間額坊板﹐都為原構遺件﹐極具文物價值﹔但這些石構件均屬於脆性構件﹐構件在解除關聯時特別容易出現偶然的殘損破壞﹐施工過程必須特別小心細緻﹐且不可避免地會出現損壞。

  據統計﹐整個牌坊共需拆除石構件40件﹐更換石構件23件﹐拆解﹑製作﹑安裝過程耗費了大量專業人力。該牌坊通高9.24m﹐拆解﹑運送﹑安裝過程均需要不斷啟動大型機械施工。

  說明中稱﹐今年5月﹐經湘橋區財政局委託第三方審核結算定案﹕“理學儒宗坊”建設安裝工程審定造價為1142727.75元﹐連同其他費用共計1263495.24元。

  求證2﹕設計費為什麼要5.7萬元﹖

  在修復費用通知中﹐其中一項費用為設計費﹐金額為57593.48元。而這項費用又是如何來的呢﹖

  對此﹐潮州市湘橋區旅遊局一負責人告訴記者﹐2017年5月﹐牌坊街管理辦公室委託潮州市建築設計院吳國泰設計師開始製作牌坊修複方案﹐編制施工設計圖紙。至於設計費用﹐“是按國家規定標準套用公式計算﹐還要經財政審核”。

  記者隨後聯繫到牌坊修復設計者吳國泰﹐他也是該牌坊修建時的設計者。吳國泰告訴記者﹐此次修復有點類似于文物修繕﹐難度在於整個牌坊幾乎要重新拆卸﹐再進行重裝﹐而拆卸過程會出現一些意想不到的損毀﹐因此設計時要全部重新畫圖﹐一旦哪一個部件出現損毀﹐就要按設計圖紙中的尺寸重新加工。

  吳國泰告訴記者﹐整套設計圖紙前後共耗時一個多月﹐全部都是手工畫圖﹐還備注了修復注意事項和建議等﹐此外他從一開始損壞的勘查到最後修復竣工都需全程跟蹤。至於設計費是否合理﹖吳國泰表示﹕“這都是按國家標準定價。”

  牌坊被圍蔽起來維修。

  湘橋區牌坊街管理辦公室的情況說明中還提到﹐“理學儒宗”石牌坊受損修復工程依法依規進行﹐所有費用均按有關規定進行審核﹐公開透明。該事故經交警部門認定車主負全責﹐水泥攪拌車違規闖禁行進入牌坊街歷史街區﹐造成嚴重影響。事故發生後﹐牌坊街管理辦公室多次請求交警部門協調車主進行理賠﹐但肇事車主卻拒不理賠﹐至今只支付5萬元賠償款。接下來﹐牌坊街管理辦公室將依法依規採取措施對肇事車主進行追償。

  而車主石先生則表示﹐他並非拒絕賠償﹐而是無法接受如此巨額的維修費用﹐目前他希望通過司法途徑解決他和牌坊街管理辦公室的意見分歧。

  觀點﹕

  對古建築要懷有敬畏之心

  近年來﹐對於景點或歷史建築的人為破壞屢見不鮮。作為潮州市歷史建築和傳統村落專家委員會的專家成員﹐吳國泰經常碰到文物或歷史建築遭人為破壞的情況﹐如使用單位對古屋進行開窗﹑改變地面標高等建設性破壞﹐又如遊客在景區刻“到此一游”字樣等。

  吳國泰認為﹐這些不文明行為在當事人看來可能祗是“小事一樁”﹐但會對古建築造成不可逆的破壞﹐修復成本極大﹐甚至有些是無法修復。他也呼籲市民要對古建築懷有一種敬畏之心﹐不隨意破壞。

  回到牌坊被撞事件﹐吳國泰認為這是一個“天大的教訓”。在他看來﹐牌坊街明確標有禁止大貨車通行的標識﹐司機本人卻心存僥幸心理﹐缺乏交通意識和保護古建築的意識﹐才釀成大禍。他希望通過此事能警醒更多人﹐學會遵守規則﹐提高保護古建築的意識。

[責任編輯:孫佳涵]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