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商產品真偽難辨 非法微商利用模特照片“養號”

2018-07-11 09:37 來源﹕中國之聲 
2018-07-11 09:37:21來源﹕中國之聲作者﹕責任編輯﹕孫佳涵

  誠實守信是我們的傳統美德﹐是中華民族綿延數千年﹑凝而不散的重要原因﹐也是現代社會的黏合劑和市場經濟的基石。但隨著近些年來中國從農耕社會向工業社會的急劇轉型﹐誠信這一傳統﹐受到拜金主義的侵蝕﹐製假售假﹑逃債騙貸﹐甚至專找熟人下手等現象屢有發生﹐誠信缺失已經成為急需治理的突出社會問題之一﹐也成為制約經濟社會發展的一大因素。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企業無信﹐則難求發展﹔社會無信﹐則人人自危﹔政府無信﹐則權威不立。十九大報告指出﹐要“推進誠信建設和志願服務制度化﹐強化社會責任意識﹑規則意識﹑奉獻意識”。可以說﹐社會全員樹立誠信意識﹐是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必然要求﹐也是全社會的共同期盼。

  微商產品真偽難辨

  原廠代理“面膜﹑精油﹑電子煙﹑乳膠枕﹑塑形內衣……”等各類產品﹐銷售額喜人﹐加入三個月﹐就可以喜提“豪車﹑房產﹑五百萬”﹐這是人們對微商的調侃﹐這種利用互聯網空間﹐藉助於社交軟件來推銷產品的模式﹐已經滲透到很多人的生活中。

  安徽合肥的王先生對中國之聲說﹕買過兩次日用品﹐感覺挺好的。但是﹐有一次被騙了﹐那次付款之後就不能發貨。

  不能發貨祗是其一。微商所售的產品真偽難辨﹐如果出現糾紛如何有效監管﹐是更棘手的難題。

  近日﹐江蘇鎮江公安機關偵破兩起“美容針”特大生產銷售假藥案﹐鎮江市公安局潤州分局警官王凡說﹕其中就是這個工作室的負責人﹐自己美容過﹑微整形過﹐在做這個微整形的過程中﹐發現自己可以通過網上購買﹑轉售這種行為有錢賺﹐然後從網上進貨﹐特別是肉毒素﹑含有(利多卡因)的玻尿酸﹐進貨後就在網上的朋友圈發這種廣告。

  縱向建立層級代理﹐層層賺取差價

  這些售賣虛假美容產品的微商﹐橫向和縱向都建有銷售網絡。王凡說﹕我們抓獲的每個犯罪嫌疑人手上都有一個多個甚至十幾個數十個美容交流群﹐全國各地的人都在群裡﹐看看你有什麼貨我有什麼貨﹐他們稱之為甩單。這邊的客戶要什麼貨﹐賣家沒貨就發到群裡﹐誰有貨的就出來接單然後互加微信﹐付款。這樣就有關聯了﹐以後需要同樣的貨就找賣家。

  縱向銷售網絡是指賣家與賣家之間﹐縱向建立層級代理﹐層層賺取差價。

  鎮江京口派出所民警何鳴﹕分一級代理和二級代理﹐三級代理……比如說一級代理先是跟顧客談好﹐然後轉手給二級代理﹐將顧客的發貨地和收貨地發給二級代理並且把錢收了﹐二級代理再發給三級代理﹐再從中賺個差價﹐三級代理再報給四級代理﹐這樣就能保證他們每天能接很多單子﹐不用一個個跟人家慢慢聊﹐直接安排到倉庫發貨就行了。

  王凡警官說﹐微信群內交易涉及人群廣泛﹐多層級制度更是加大了警方偵辦案件的難度。

  王凡說﹕銷售韓國肉毒素﹐含有利多卡因未經批准的玻尿酸﹐是違法犯罪這點共識﹐所以他們在群裡會溝通﹐我們在抓到犯罪嫌疑人的第一時間對犯罪嫌疑人的初審是很重要的﹐(因為)他們在群裡從方方面面接到信息後﹐會否認事實。對自己規避法律責任非常清楚。

  營銷騙局一般周期為60天﹐團夥聘請模特“養號”

  在自己的朋友圈發佈假冒偽劣產品信息﹐“一對多”進行銷售的模式﹐比較常見。除此之外﹐還有“一對一”服務的新模式。“一對一”售賣假冒偽劣產品﹐具體怎麼操作﹖如何監管﹖

  “整個營銷騙局一般周期為60天﹐每天都有具體步驟﹕15天閑聊﹐失戀5天﹐辭職回鄉20天﹐期間做義工﹑學炒茶﹑照顧外公等﹐最終以每斤580元﹑880元﹑1280元等價格﹐將進貨價僅為每斤50元左右的劣質茶葉﹐推銷給事主。” 在看到廣東惠州警方成功打掉利用微信交友實施虛假銷售的特大詐騙團夥後﹐劉先生發了一條朋友圈﹕自己就被這樣套路過。

  劉先生說﹕有一天一個女的加我的微信﹐然後這邊顯示對方是通過手機通訊錄添加的﹐干我們這行的老是會和不同的人打交道﹐所以我就沒多想就通過了。然後她就回我說這個號不用了﹐我就加了她另一個號﹐問“你是誰啊﹖”她回答說“可能是我的手機通訊錄錯了﹐就希望沒打擾到您﹐加錯人了。抱歉﹗”我就沒當回事。

  添加微信祗是第一步。劉先生說﹐添加之後﹐即便不理會對方﹐她也會經常主動發來微信﹐自說自話﹐“是一個看著蠻漂亮的女孩子吧﹐會發一些她所謂的生活近照﹐各種各樣的工作跟生活的近況。我這邊就收到一個熱衷公益﹑喜歡運動啊﹑喜歡小動物啊﹑對生活積極向上而且充滿正能量這種良好的形象。”

  隨後幾天﹐對方又主動聯繫劉先生﹐從私事談起──自己跟異地戀男友發生了一些矛盾﹐分手後十分傷心辭職回老家休息一段時間﹐這祗是推銷產品前長長的鋪墊。

  劉先生說﹕然後她又說她爺爺在福建這邊有個茶園﹐現在在鄉下幫爺爺去採茶啊﹐然後她也會發一些她爺爺的照片﹐講她爺爺生活怎麼怎麼艱苦﹐今年的茶好像又滯銷又怎麼樣。就問我說這邊需不需要幫忙帶一份福建的武夷山紅茶回去。

  根據警方的偵查﹐此類套路的團夥﹐一般手中掌握著上千個作案微信賬號。前期先“養號”﹐也就是將微信賬號頭像設置為團夥聘請的“模特”照片﹐在微信粉絲達到一定數量﹑朋友圈內容比較成熟後﹐交給業務員進行虛假偽劣產品的銷售。

  定期購買微信號﹐十元到幾百元不等

  製假售假的微商十分謹慎﹐會定期更換微信。龐大數量的微信號從哪裡來﹖其實﹐層級微商和“一對一”售假團夥﹐會定期從別人手中購買微信號。一個微信號﹐根據是否實名﹑交易記錄﹑使用時間等﹐價格從十元到幾百元不等。

  鎮江京口派出所民警何鳴在接受中國之聲的採訪時說﹕對於越上級的人來說﹐他的警覺性越高﹐基本上上級的人﹐兩個月之內就會把微信都換掉。因為怕公安機關通過這些東西找到他們。

  記者在QQ群中以“微信”為關鍵詞搜索﹐會出現幾十個相關銷售群﹐很多是2000人規模的大群﹐群內成員十分謹慎﹐記者隨機加入的幾個群中全員禁言﹐僅能看到對話框中管理員“買號請加VX﹐十分鐘後自動退群”字樣。

  中國之聲記者隨後添加了幾個商家。

  “新號40(元)﹐實名號75塊錢一個。如果量大的也可以便宜。你先說需要多少吧﹐我這邊(一天)幾十個應該不成問題。”

  一個收號的商家證實﹐這些號主要就是供應給做微商的客戶。

  收號的商家說﹕我們這邊需要5000個﹐價格大概是40到200。數據養的號咱不要﹐祗要自己的私人號﹐咱是做平臺和微商的。

  2016年7月開始實施的《非銀行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業務管理辦法》規定﹐祗有實名制之後的賬戶才能具備收款﹑轉賬等功能﹐同時實名制之後的賬戶﹐抗平臺封號能力較強﹐因此實名制﹑有交易記錄﹑使用時間長的賬號﹐價格更高。

  這部分賬戶﹐有些是盜取的﹑更大一部分是商家通過收購閑置手機號碼註冊獲得﹐甚至還有商家給中國之聲記者發來大量洩漏的身份證號與姓名圖片﹐表示可以協助微信賬號實名。

  按照《騰訊微信軟件許可及服務協議》﹐“初始申請註冊人不得贈與﹑借用﹑租用﹑轉讓或售賣微信賬號或者以其他方式許可非初始申請註冊人使用微信賬號”﹐但是想要叫停賬號買賣行為﹐在現實中有難度。

  微信客服表示﹕買賣賬號﹐我們是明令禁止的﹐你提交過來我們也是有相關的工作人員會去根據您提交的資料去查詢﹐然後對這些壞人進行一定的打擊。

  微信朋友圈是社交媒體﹐即便很多人已經把它當做商品買賣的平臺﹐它有沒有審核賣家身份及廣告內容真實性的義務﹖在中國人民大學商法研究所所長劉俊海看來﹐微信﹑朋友圈的虛假廣告﹑售賣行為﹐平臺方首先應該承擔起責任。

  劉俊海說﹕第一﹐微信平臺是你搭建的﹔第二﹐交易規則﹐包括微信圈的廣告規則也可以由平臺去起草去影響。第三﹐能夠做微信圈的用戶是要經過平臺審查的﹔第四﹐平臺有大數據﹔第五﹐消費者的每一項消費活動都會給企業帶來效益﹔第六﹐要擔當社會道義。

  值得關注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子商務法(草案三次審議稿)》首次將“微商”納入到“電子商務經營者”的範圍﹐IT法律專家趙佔領認為﹐這將從立法上解決微商的管理問題﹐但是在政策落地上﹐需要多地﹑多部門聯動。

  趙佔領說﹕之前的一審稿和二審稿﹐它不屬於電子商務法所規定電商的範圍﹐這樣(三審稿)在立法上解決了一個問題﹐就是說到底能不能通過《電子商務法》規範微商。第二個是監管層面﹐無論是監管的手段還是按地域來管轄的監管方法都帶來了一些衝擊﹐這也要求我們的監管部門和機構做出相關的調整﹐組成一個技術的監管機制。另外一個是屬地管轄﹐微商是屬於個人註冊的﹐個人屬於哪個管轄的區域﹐這個確實也是個問題﹐要判斷哪個工商部門﹑哪個質檢部門有權去監管﹑有能力去監管。

  記者﹕周益帆 實習生﹕尹希寧﹑ 黃春燕

[責任編輯:孫佳涵]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