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超級玩家”父子五年打造火車庭院 造價百萬(圖)

“超級玩家”父子五年打造火車庭院 造價百萬(圖)

2018-09-13 10:51來源﹕北京青年報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超級玩家”張久安父子 五年打造火車庭院

  “對所愛好的能較較真﹐也是一種幸福”

張久安與霍夫曼

  ◎王若婷

  “轟隆隆‧‧‧‧‧‧嗚‧‧‧‧‧‧”﹐伴隨著車輪與軌道的撞擊﹐一聲汽笛悠揚響起﹐一列火車駛上了交錯延伸的鐵軌﹐穿過隧道﹑鐵橋﹐向遠方的車站駛去﹐車外兩邊的月臺站牌﹑民居工廠﹑樹木草地也悉數隨之向後一閃而去‧‧‧‧‧‧這不是哪列火車奔馳的真實場景﹐而是原華西醫大英語教師張久安同兒子﹑朋友一起﹐花了5年時間﹐在成都溫江親手打造的“火車庭院”。隨著火車模型的抵站﹐參觀者似乎也完成了一段時光倒流的旅程。

木工房

  今年八月﹐關於“六旬老人打造火車庭院”的視頻﹑短文頻繁刷屏﹐不少網友為這個不跳廣場舞﹑不打牌的退休大爺叫好﹐然而﹐人們只將火車模型看做玩具﹐卻不明白其中的數理奧秘與魅力﹔祗見到了場景佈置生動有趣﹐卻疏忽了建築模型的文化意義﹔只羨慕父子二人以夢為馬﹐卻不知道他們為此付出了什麼。就讓我們一起參觀下這座私人的火車庭院吧﹗

  為愛好一擲千金﹐百萬造價火車庭院

  一走進張久安家的院子﹐無人不被地面上縱橫交錯的微型鐵軌﹑有序排列的建築模型所深深吸引﹕水塔﹑煤塔﹑水鶴﹑點火房的出現讓人恍若隔世﹐仿佛置身於蒸汽機車的時代。63歲的張久安指著一排黃牆黑頂的小房子說﹐“這是車庫的模型﹐六扇庫門都是自動控制。所有的車都能通過這裡駛上軌道。”

  看過車庫模型﹐他帶記者來到真正放置火車模型的房間﹐“這是我們真正的車庫﹐因為不可能將模型放在室外風吹日曬。”祗見屋子四周都是一米高的櫃子﹐透過玻璃櫃門﹐可以看到幾條平行軌道蜿蜒在櫃底﹐被擦得锃亮的G型火車模型一列列整裝待發﹐一旦接通電源﹐接到指令﹐它們便會有序出動。

曾經的車庫

  而控制整個火車微縮世界的關鍵﹐則在庭院中一個小二層的建築中。張久安的兒子張馳告訴記者﹐“這棟小樓的木架構基本都是我父親和我一同手工完成的。這些對於我們玩模型的人來說﹐都是小case。何況基礎建設時﹐我們捉襟見肘﹐每一分錢都得花在刀刃上。”小樓一層是木工房﹐一面牆上掛滿了手工工具﹐工作臺上還擺放著未完成的手工製品。二層就是總調度室﹐雖然祗有一臺小小的電腦﹐但是可以對全院的火車模型進行調度。張馳說﹐“我們模擬的是現實中的火車調度﹐分毫不差﹐不像旁人想得那麼簡單。”走出調度室﹐來到觀景平臺﹐便可以俯瞰庭院﹐近四分之三的軌道狀況皆可納入眼簾。

  極目遠望﹐張久安指著稍遠處說﹐“其實我們目前只完成了擬定計劃的三分之一﹐還有許多細節沒有完善填充。之後還會細化﹐直到完整呈現出火車庭院在我們心中的樣子。”

  眼前這片錯落有致的火車庭院動工于2013年﹐按照1:22.5的比例建造﹐室外軌道目前鋪設300多米﹐沿途景致大致有10多處。“這個比例是火車模型界中的最大比例﹐祗能放在室外﹐作專門的Garden Railway﹐一般只出現在公園﹑博物館。現在我們時間緊任務急﹐且經濟狀況有所好轉﹐所以能買則買。”張馳接著說﹐“軌道兩旁的建築有些是直接買來按需求做二次加工﹐有些買不到的﹐祗能自己動手做。”而在他看來﹐現階段的“自己動手”也不同於傳統意義上的匠人手作﹐“利用電腦進行繪圖﹐一些重復操作交給機械。”據他估算﹐每做一個建築模型大約需要上千個小零件﹐整個庭院的工程量還是很艱巨的。

  問及造價﹐張馳說﹐“300多米的軌道在1:22.5這個比例中就算是比較長的﹐而且又要考慮室外因素﹐就要求很多部件的可靠性能﹐便注定祗能買最好的。”接著他耐心地一項項進行瞭解說﹕“好多火車模型買不起﹐有的模型是幫別人改裝時送我們的﹐但拿回來還需要二次加工﹔控制設備祗能從國外購買﹐其中還走過彎路﹔道岔要防水﹑防紫外線抗老化﹐也祗能從國外買﹔軌道每鋪設21.6米﹐就要花費7500元。”再加上鐵軌兩邊的景致修建﹐以及雜七雜八的費用﹐“一百萬元造價不是誇張。”

車庫中的動態模擬沙盤

  張久安父子坦言自己不是土豪﹐並打趣道﹐“我們初期建設的時候每天中午就是干啃烤饅頭。不過人總得有所追求吧﹐各有所好﹐我們不過是為愛好一擲千金。”

  將私家車趕出車庫﹐做當年全成都最大的火車動態模擬沙盤

  談及父親張久安對火車模型的這份痴愛﹐時光還需要倒流至24年前﹐那時張久安還在澳大利亞留學。有一天行走在街頭﹐張久安被一家賣火車模型的商店所吸引﹐看著玻璃櫥窗內精緻的機械小火車行駛于軌道之間﹐他被這種新奇的玩法所驚呆。回憶起當時的場景﹐張久安依舊難掩興奮的神色。離開之前﹐他乘坐火車進行環澳旅遊。途中遇到一位畫家﹐談話間﹐張久安得知對方曾在鐵路系統工作﹐雙方聊得十分投機。他笑稱“這次談話是我第一堂火車及鐵路知識的啟蒙課”。

  回到國內﹐張久安拜託朋友從美國寄回來一輛火車模型。“那是我第一輛車﹐只不過後來兒子也玩上火車模型﹐被他耍壞嘍。”張久安接著說﹐“回來之後﹐我也有機會去到美國﹐發現那裡玩火車模型的人比比皆是﹐自然而然就更有興趣了。”

  然而國外製作的火車模型終究是遠水解不了近渴。2002年﹐張久安驚喜地發現國內也有專門生產火車模型的品牌。可好景不長﹐第二年該品牌就因為銷售業績不理想要撤出成都市場。由於沒有了購買渠道﹐張久安便致電該公司在上海的總部﹐希望諮詢其他購買方式。對方回復道﹐“雖然在成都的銷售點撤了﹐但貨物還沒有運走﹐如果需要的話﹐可以全部買下來﹐我們允許你做一個代理商。”

張久安和他的火車庭院

  在2003年﹐火車模型大概是一百多元一節車廂﹐三百五十元一節車頭。當時經濟並不充裕的張久安沒有考慮太多﹐借了兩萬元﹐再加上自己的五千元﹐將櫃檯上所剩下的模型全部買下。張馳回憶道﹐“大約買回來一百多節車廂﹐四五十節車頭﹐還有一些軌道﹑小人。我父親當時就是擔心以後買不到﹐或者不方便買﹐所以借錢也要買下來。”

  這些模型被張久安妥善放置在一個十平方米的儲藏室內﹐他有空就拿出來把玩一番。而成都的火車迷也不在少數﹐就在他們以為成都難以買到火車模型的時候﹐意外得知張久安這裡還有一些存貨﹐就登門向他購買﹐生意就這樣漸漸做起來了。

  2007年﹐為了建造一個動態模擬沙盤﹐張久安將自己的私家車趕出了二十平方米的車庫﹐反而讓這裡成為了火車模型的天下。六平方米的動態模擬沙盤幾乎容納了所有鐵路元素﹕涵洞﹑隧道﹑交叉搭扣一應俱全﹐鐵軌旁的草地﹑樹林﹑池塘﹑公路應有盡有﹐還有不可或缺的火車站與機務段。

  張久安回憶道﹐“那個沙盤是我歷時一年根據寶成線成都至西安段的部分實景﹐按照1:87的比例進行復建的﹐候車站臺是重現了之前的青白江火車站。由於資金短缺﹐那時我是能自己做就自己做。涵洞﹑隧道﹑路基都是用泡沫一點一點雕刻出原始模子﹐隨後在上面按照石頭的形狀澆上石膏﹐再上色﹑貼草皮﹐力爭都和鐵路邊的景物一模一樣。”

  張久安坦承自己並未學過設計與規劃﹐祗是憑藉著照片資料以及自己的記憶﹐一段段慢慢做再拼裝起來。沙盤完成之後﹐張久安以自己的居住地﹐為其中的車站起名為“中央花園站”﹐該沙盤也成為當年全成都最大的火車動態模擬沙盤﹐吸引了不少火車迷前來參觀。

  德國友人加入﹐三個人各司其職作業流水線

  2009年﹐正在成都工作的德國裝配工程師霍夫曼恰巧在網上看到了張久安所製作的動態模擬沙盤﹐同為火車迷的他沒有想到能在中國與火車模型再續前緣。他請妻子致電張久安父子﹐“我丈夫也愛玩火車模型﹐不知可否前去參觀一下﹖”張久安立即應允﹐沒想到兩人一見如故﹐不久就成了朋友。

  張馳解釋道﹐“在火車迷的圈子中﹐外國人往往玩大比例模型﹐比如1:22.5的﹐而中國人由於資金﹑場地等因素的制約﹐普遍都玩小比例的﹐比如1:87的。霍大爺在德國時﹐玩的正是大比例火車模型。”

  正巧同年﹐張久安在成都溫江買了一處150平方米的房子﹐附帶300平方米的院落。彼時這裡還非常偏僻﹐張久安也沒有想到有朝一日能在這裡建起一片火車庭院。但與霍夫曼的相遇﹐讓他開始對建造大比例動態沙盤心動了。當他拿到溫江房子的鑰匙﹐張久安像個孩子一樣興奮地在院子中踱來踱去﹐準備大幹一場。

  而一同加入這個隊伍的﹐還有德國友人霍夫曼﹐以及張久安學計算數學與應用軟件的兒子張馳。

  大學畢業後﹐張馳的工作經歷並非一帆風順。求職時﹐常有公司問他是否會編代碼。學過基礎數學與軟件工程的他﹐就祗能很不好意思地說﹐“對不起﹐只會一點﹐我主要學理論的。”儘管難以找到專業對口的工作﹐張馳也不願意放棄學了四年的專業。做什麼能用上自己的專長呢﹖他立即想到了火車模型調度這個行業。

  但當他向一家德國企業投出簡歷後﹐對方以“中國玩火車模型的氛圍不強﹐恐怕你很難讀懂我們的設備說明書”為由﹐企圖拒絕張馳。在張馳看來﹐對方的拒絕也在情理之中﹐因為火車模型調度絕非常人所想的那樣簡單﹐而是與火車真實調度的情況比較貼近﹐也要考慮道岔怎麼聯動﹐如何安排控制線﹐以及閉塞空間等一系列問題。

  霍夫曼瞭解到張馳的困難後﹐用自己的人格為他進行了擔保﹐請該企業主管讓這個年輕人試一試。“之後對方給我發了一個技術文檔﹐也就是操作手冊﹐我印象很深刻﹐一共兩萬八千字﹐”張馳回憶道﹐“裡面是一些簡單原理﹐讓我譯成中文。”兩個月後﹐翻譯完成﹐張馳不僅提交了手冊的中文版﹐還一並附上了自己在原文中所發現的錯誤對照表。如此﹐張馳發現了能讓自己有所作為的領域﹐用他自己的話說﹐“與其為大眾重復﹐不如為小眾創造。”

  在張馳看來﹐父親﹑霍大爺與自己三個人各有分工﹐各司其職﹐並不是傳統意義上的手工匠人﹐更像是一條流水線。每天早上﹐三人便齊聚在工作室﹐一邊喝咖啡﹐一邊探討工作計劃。往往先由霍夫曼提出模型修建的標準﹐之後再由張馳根據這一標準﹐電腦輔助繪出草圖﹑三維圖﹑三維爆炸圖﹐在此基礎上來論證標準的可實現性﹐並輔之考慮加工﹑裝配的困難程度。論證無誤後﹐張馳再拆分出零件加工圖﹐送至工廠生產模型零件。最終由張久安負責組裝。

  而這種流水線式的流程﹐張久安透露﹐“霍夫曼功不可沒。他是德國一個世界五百強鋼鐵集團的援華專家﹐退休前級別很高﹐專門負責驗收裝配。有了他﹐我們不僅進度更快了﹐設計可靠性也得到了提高。而張馳的加入﹐更讓我切身感受到火車模型領域中科技的魅力。”

  火車庭院其實並不簡單﹐希望懂的人來看

  有人將張久安的火車庭院稱為是現實版的多多島﹐張馳認為這並不確切﹐“儘管二者比較相像﹐但多多島設計的初衷是為了讓孩子觀看﹐而我們設計的火車庭院其實希望是懂的人來看。外界總會把我們的庭院想的非常簡單。”

  可實際上﹐火車庭院的每一處都耗費了設計者的心血。比如泊車轉盤﹐張馳介紹道﹐“蒸汽機車祗有一個車頭﹐轉盤也是為了節約蒸汽機車停泊時的佔地面積﹐裝配好後﹐轉盤可以實現自動對位﹐精度是0.5毫米。”而與之配套的車庫設計標準就更高﹐繪製圖紙大概就花費了他600多個小時。

  “車庫我們做的是一個彈性設計﹐”張馳解釋道﹐“它長度可以調節﹐左右也可以任意添加車庫單元。祗要有場地﹐就可以裝配成360度或者270度的大車庫。”也因設計的難度大﹐那一年的春節﹐他幾乎就是在霍夫曼家度過﹐“電視上放著春晚﹐我們低著頭改圖紙。”張馳如是說道。

  在三個人的齊心協力之下﹐眼前的火車庭院初具雛形。而這其中所附帶的經濟價值也日益凸顯﹐張馳解釋說﹐“我們這裡就是一個火車調度的試驗場。所產生的實際經驗以及科學成果﹐都可以作為商用場景以及相關教學的參考。”

  就拿鐵軌來說﹐國內能夠調度幾百米的軌道就算難能可貴﹐而張馳已經接觸過好幾公里的鐵軌調度﹐深知鐵軌在火車調度中的關鍵性﹐而目前全世界可靠性最高的軌道就是由他們向國內同行進行提供。

  火車模型亦如是﹐“一個火車模型生產出來之後﹐祗是一個車殼加一個直流電機。買來之後﹐我們會先給它添加一個控制部件。該領域國內比較薄弱﹐中國公司目前還無法與國外公司抗衡﹐”張馳繼續說道﹐“儘管中國高鐵已經走向世界﹐但那是剛需﹐有整個國家作為後盾。一些領先技術﹐我們民間既不可能有渠道購買﹐也不可能承擔得起。而火車模型調度行業在國外已有近百年歷史﹐三十多年前就制定了行業標準﹐相比之下﹐國內起步晚﹐市場需求小﹐發展較緩慢。”

  當談到未來的發展時﹐張馳滿懷激情地介紹了目前正在著手進行的兩個項目﹕可以逆向測繪的文化古建模型﹐採集火車的聲音。對於前者﹐他坦言靈感來源於德國﹐“二戰時﹐紐倫堡的許多歷史建築被毀﹐檔案館也不復存在﹐但他們根據民間的照片﹑模型﹐復建了一些古建。所以﹐二戰後﹐興起了建築模型行業﹐通過精確測繪歷史建築﹐生產模型﹐銷售給大眾﹐實際是將古建的尺寸藏于民間。有朝一日﹐如發生不測﹐那麼祗要還有一個人在﹐整座城市都不會被摧毀。”

軌道局部圖

  而他最想復建的是全世界唯一一座哥特式的火車站──青島老火車站﹐成都當地的地標──華西壩的老鐘樓﹐以及自己父親的出生地──成都陝西街147號民區。張馳吐露心聲﹐“青島老火車站早已被拆除﹐而成都位於地震帶上﹐萬一老鐘樓坍塌﹐是否還有復建的可能﹖這就是我想做的事情。”

  至於採集火車的聲音﹐他說﹐“這是最為急迫的﹐今年我國將退役三款火車﹐這就意味著我們再也聽不到它們的聲音。”張馳並不同意普通人對火車聲音的怨聲載道﹐在他看來﹐這是人類文明發展的必然產物﹐“影視作品中的火車聲音難道就是真正火車的聲音嗎﹖有沒有人想過不同型號的火車﹐所發出的聲音也是不一樣的﹖隨著無線電成為趨勢﹐有誰還會瞭解在無線電產生之前指令與聲音的關係﹖我們沒有想過﹐不代表國外沒有人思考。比如英國﹑意大利﹐就已經基本完成了自己國內所有車型聲音的採集﹐那我們是不是也該有所行動﹖”

  也有人對這對父子的想法嗤之以鼻﹐“不過是一個玩的東西﹐何必那麼較真﹖”對此﹐張馳撓撓頭﹐“我現在以此為事業﹐全身心都撲在這上面。我父親說﹐人就活一次﹐對所愛好的能較較真﹐也是一種幸福。”

  本版供圖/張久安

[責編﹕張倩]

閱讀剩餘全文(

相關閱讀

您此時的心情

新聞表情排行 /
  • 開心
     
    0
  • 難過
     
    0
  • 點讚
     
    0
  • 飄過
     
    0

視覺焦點

  • 馬尼拉掠影

  • “科學”號起航維護昇級西太實時科學觀測網

獨家策劃

推薦閱讀
11月18日﹐米奇迎來90周年紀念日﹐在上海迪士尼度假區與粉絲共慶生日。1928年11月18日﹐米奇在《威利號汽船》中首次登上銀幕。圖為米奇與米妮換上定製版生日禮服﹐參加在奇幻童話城堡前舉行的生日慶典活動
2018-11-19 14:44
11月18日﹐在三門峽天鵝湖國家城市濕地公園﹐成群的白天鵝在園內飛翔﹑游弋﹐吸引大批遊客前來觀賞。據三門峽市發佈的消息﹐截至11月18日﹐飛抵該濕地公園棲息過冬的白天鵝數量已達5300
2018-11-19 14:42
文萊古稱“浡泥”﹐自古便是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組成部分。在文萊首都斯里巴加灣市的海事博物館﹐珍藏著來自一艘古代沉船的遺物﹐它們正是中文兩國通過海上絲綢之路進行交往的歷史見證。
2018-11-19 11:27
這是一場茶的視聽盛宴﹐茶品展覽﹑茶藝研討﹑茶道與冥想﹑書畫與茶﹑太極與茶﹑茶與琵琶等以茶為主題的活動陸續展開。
2018-11-19 11:26
一場紛紛揚揚的大雪將西嶽華山裝扮得銀裝素裹﹐滿山的雪淞讓遊客流連忘返。一場紛紛揚揚的大雪將西嶽華山裝扮得銀裝素裹﹐滿山的雪淞讓遊客流連忘返。一場紛紛揚揚的大雪將西嶽華山裝扮得銀裝素裹﹐滿山的雪淞讓遊客流連忘返。
2018-11-19 09:05
銀杉﹐是中國“國家一級保護植物”﹐由於稀有珍貴﹐被植物學家稱為“植物熊貓”。新華網發(汪新 攝)   李家兄弟的日常工作﹐就是在密林找到銀杉﹐給每株銀杉編號﹑掛牌﹐定期巡查﹐掌握生長情況。
2018-11-18 10:04
11月17日無人機拍攝的華山南峰與三公山。當日凌晨的一場大雪將西嶽華山變成白雪皚皚的世界﹐白雪與蒼翠的華山奇松﹑靈動的雲海交相輝映﹐如夢如幻﹔滿山遍野玉樹瓊花﹐樹枝上通體的霧淞晶瑩剔透﹐繪就冬日畫境﹐美不勝收﹐遊人如置身人間仙境。
2018-11-18 09:31
骨生長質量差﹑力量耐力不足﹑肥胖近視高發……中國青少年目前的體質狀況令人擔憂。圖為2017年3月16日﹐廣州第四十一中學陸地冰球隊正在校內一塊帶有圍欄護網和專用地板的陸地冰球場訓練﹐近年來該校建有三塊輪滑場地﹑購置了一批陸地冰球裝備。
2018-11-18 08:46
泰國普吉傾覆沉沒的“鳳凰”號遊船打撈出水
2018-11-18 08:28
11月14日﹐張怡寧(左)在訓練中心指導巴布亞新几內亞國家隊男單一號選手傑弗裡‧洛伊。11月11日到17日﹐上海體育學院中國乒乓球學院巴新訓練中心第一期訓練營第二階段的訓練在巴布亞新几內亞的莫爾茲比港舉辦﹐上海體育學院副院長﹑中國乒乓球學院院長施之皓與上海體育學院中國乒乓球學院教師﹑奧運冠軍張怡寧來到訓練中心指導巴布亞新几內亞國家隊隊員。
2018-11-16 16:38
11月14日﹐山東省淄博市沂源縣歷山街道東儒林村的農民在大棚裡施肥準備耕種。初冬時節﹐山東省沂源縣迎來設施農業生產管護的忙碌時節﹐當地農民忙著在大棚裡進行土地耕種﹑果蔬種植等﹐到處一片繁忙景象。
2018-11-15 09:04
初冬時節﹐江蘇省淮安市盱眙縣天泉湖內的紅杉林枝葉飄紅﹐別有一番韻味。 新華社發(周海軍 攝)  這是11月14日拍攝的盱眙縣天泉湖紅杉林景色。 新華社發(周海軍 攝)  這是11月14日拍攝的盱眙縣天泉湖紅杉林景色。
2018-11-15 09:01
初冬時節﹐安徽省黃山市黟縣塔川村落層林盡染﹐美不勝收。這是11月13日在黃山市黟縣塔川村拍攝的景色。這是11月13日在黃山市黟縣塔川村拍攝的景色。新華社發(施廣德 攝)
2018-11-15 09:01
11月13日﹐江西省南豐縣市山鎮包坊村的桔農駕船運輸蜜桔(無人機拍攝)。近日﹐江西省撫州市南豐縣70萬畝蜜桔迎來收穫季﹐桔農們通過水路成批運輸蜜桔﹐滿載而歸。近日﹐江西省撫州市南豐縣70萬畝蜜桔迎來收穫季﹐桔農們通過水路成批運輸蜜桔﹐滿載而歸。
2018-11-15 09:01
近日﹐雲南省昆明市陽光明媚﹑氣候宜人﹐不少市民和遊客來到滇池大壩﹑大觀公園等地﹐觀賞前來越冬的紅嘴鷗。近日﹐雲南省昆明市陽光明媚﹑氣候宜人﹐不少市民和遊客來到滇池大壩﹑大觀公園等地﹐觀賞前來越冬的紅嘴鷗。
2018-11-15 09:01
11月14日﹐在石家莊市行唐縣鐵匠莊村﹐李住軍在工作室查看劍面紋理。河北省石家莊市行唐縣鐵匠莊村以打鐵遠近聞名﹐幾百年來﹐這門技藝在鐵匠莊村傳承不絕。11月14日﹐在石家莊市行唐縣鐵匠莊村﹐李住軍在工作室製作傳統工藝劍。
2018-11-15 09:01
安徽省合肥市包河區包公街道一處老舊鍋爐房﹐經過10名設計師共同出資設計﹐改造成為一個集聚會﹑閱讀﹑住宿等功能於一體的文化創意空間﹐成為合肥一處“新地標”﹐吸引了不少市民及外地遊客前來參觀。
2018-11-14 08:54
加載更多